筆趣閣 > 火神強婚:師弟別跑 > 第一百三十九章 佛門強勢

第一百三十九章 佛門強勢

  這葛待好歹也是佛門恩種,若是因此成了惡鬼,地府豈不是要打了佛門的臉。

  想都未想,崔玨再度筆揮,可有一人似乎比他還快,只見一道明火飛過,那將葛待撈起,只是這腦滿腸肥的身子太過沉重,或是琴桑有些嫌棄,竟隨手將人甩入旁邊的輪回之中。

  只不過,這個入口絕不是人道......

  “你怎么就松手了!我不是說了么?葛待應該入的是入道!人道!!!!”

  此話一出,琴桑似乎也明白過來,自己可能是闖禍了,但嘴上還是要硬一硬得,“他入得什么道,總比剛剛的惡鬼道強吧!”

  “回判官,是畜生道......”此刻,這陰差好像也知道自己剛剛惹了事,小心的插了句嘴,果然引得二位上仙殺人一般的眼神。

  可這眼神再惡有什么用,既入了輪回,神仙也撈不回來。琴桑和崔玨對視無言,倒同時轉身往人間跑。

  不為別的,就想看看這葛待投生了什么玩意。

  也許有些事就是上天注定,當二人尋了半天找到一個農戶時,豬欄里那剛剛生下的一窩小豬讓二人傻了眼。

  只見這一窩小豬個個白軟可愛,唯獨有一只全身的黑白花紋,好似潑墨一般。

  “應該是它吧......”琴桑指了指那顯眼的小豬,“身上還帶著你的“筆跡”呢!”

  “這回麻煩大了......”聞言,崔玨看著有些刺眼的花紋,也有些無語,“這回麻煩大了,佛門肯定要找上門的。”

  “那有什么辦法,一切都是意外,佛門的人也應該聽過什么叫“命中注定”吧!”

  “別廢話了!這些你跟佛門說,他們能聽才怪。”崔玨說著,但要往回走,可這時那小花豬似乎看到了二人,突然發了瘋的大叫起來。

  對此,琴桑也是驚了,“它不會到這會兒,還什么都記得吧!”

  “應該不會,我那一筆下手不清,他現在頂多記得上輩子是人!”崔玨說著,頭也不回的走著。

  琴桑見狀,急忙跟上,心說:還不如全記得呢,說不得還能成了個神豬,死得晚點。

  心雖想著,可這時間真的沒過多久,琴桑便真的沒空再去關心這小花豬能不能成神。因為就像崔玨說著,佛門也不知從哪得了信,真的找到門來。

  一行幾人直接殺到了天庭,為首的更是當年與這葛待有過俗世之緣的弟子,見到天帝二話不說,就只有一個要求,“命火神回殿,佛門要與她當面對峙!”

  對峙。

  這詞用得,真是相當有力。

  琴桑人還未到九天,這消息便已經傳到了耳朵里。可這佛門不好惹啊,就算是他天帝宋順,此時只怕也不敢真的與其硬辯。

  而自己呢?

  琴桑偷偷撓了撓頭,心想:見機行事吧!

  果然,一入天庭,那佛門弟子的問責之意猶如利斧一般,歸著她的臉便劈了過來。

  “敢問火神殿下,那葛待與我佛門緣分深厚,又得先帝貴賞,火神殿下是定了他什么罪,直接入了畜生道?”

  “呃......”沒想到對方竟不顧宋順的面子,直接在天庭搶白,琴桑借機偷偷看了看坐在高位的宋順,那臉色黑的,好似老君的爐灰,沒法看。

  “回大師,葛待與佛門之緣,九天誰人不知,琴桑雖為火神,卻也明白何為機緣天定。如今人間霍亂叢生,葛待身披貴恩,卻不想盡貴臣之責。琴桑得佛門之意,領天帝之旨入人間平禍,竟發現這葛待的貴恩令地仙無計可施,無奈之下只得引其入輪回凈魂,只求其能早一日入佛門之途。”此時,琴桑說得懇切,硬是將滿口糊說八道說得語重心長。

  此時的她一邊說著,也一邊觀察著這幾位佛門弟子,果然,除了那個明顯沒放下葛待俗緣的弟子,其它幾人全都是一臉認同。顯然,這葛待在人間過得什么日子,佛門不是完全不知。想來如今問責,其中的能抓的毛病只有一處。

  “火神殿下的話,小僧聽得清楚,可小僧還是想不明白,為何火神執意要將這葛待送入畜生道,難道他是這九天的罪人!”

  佛門弟子說著,聲音完全沒有佛家該有的善達,反而字字如釘。

  琴桑聞言,跟著不舒服的皺緊了眉頭。看著弟子的眼神也帶著些莫明其妙。

  說好聽了,這是因為與那葛待有幾面俗緣,不知道的,還以為這葛待是他家親戚呢!

  就算是救命恩為,也沒有這樣護的!

  心里想到了這里,琴桑倒也來了脾氣,迎著對方眼線,干脆將殿下的其它人舍去,沖著弟子說道:“大師這話說得有勁,可琴桑想問問大師,命緣天定,佛家也是順天而為,可有逆天而動之心?”

  說到這里,琴桑上前一步,隱隱有威壓之勢。

  這些年,佛門對九天的態度越發嚴苛,即使宋順處處維護,卻難得佛門之意。其中原有,琴桑不知,也一知忙著蕭捱的事,而從未放在心上。

  可此時,琴桑看了看對面弟子一臉防備的模樣,又瞧了瞧越為嚴肅的宋順,琴桑心中有了計較,當即說道:“葛待雖為凡人,卻享天命近千年,其中福祉放在三界也難有可比。即使入那輪回路上,也是按著人道而行。可有決為之,天卻不應,就在這輪回口上,這葛待竟不服天意,執意抵抗,其中粗言穢語不堪入耳,當時地府陰差都聽得清楚。也是因為他自己胡亂折騰,不小心自己跌進了畜生道。葛待是不是九天的罪人,九天不敢狂言,可他為何落到今天這步,卻也不是九天的安排。”

  言到于此,琴桑最后的幾句幾乎是懟在了弟子的臉上。許是這些年佛門嚴苛慣了,此刻琴桑的話雖句句在理,卻也讓弟子面上無光。

  一時間,這天庭之中,有人心中痛快,有人心中憋屈。

  可眾人皆知,有了琴桑這一番定論,葛待的命以然是板上釘了釘,動不了了。

  “這位大師。”見琴桑雖占上風,可這氣氛卻是越來越尷尬,宋順終于開了口,“這葛待與佛門之緣,三界皆知。可如今之處境,卻也是天愿而為,相信葛施主若是與佛門緣深如就,定會在這輪回之中歷經七苦,與佛門之距也會越來越近啊!”

  聞言,琴桑順著這話,對著佛門幾人輕輕點頭,態度也緩和了不少,如此反應若是有心,必會明白其中談和之意。

  只可惜,今日佛門派來的弟子,卻好似真的是鐵了心。可是個見不得九天占勢之人。只見他聽了宋順的話,也是輕輕一笑,好似已被說服,卻又突然轉身,不再看琴桑,只是對著宋順問道:“如此說來,不知因那布星之禍而遭受苦難的凡人,此刻是否已有解脫?”

  “大師放心,火神對此已有妥善安排,那人間天子也是德善之人,流民都已得到安置。”宋順答道。

  “既然如此,小僧替這些苦難之人謝過九天諸仙。”弟子說著,對著宋順一拜,只是再抬起頭,眼神之中卻沒有半分善意,“只是不知,對于衡嶼星君,天帝又是如何處置的?”

  “你!”聽到這話,琴桑當即氣急,可剛說出一個字,卻發現宋順對她極輕的搖了搖頭。

  然而對著弟子說道:“是這樣的,這布星之禍,其中卻有宵小以歹毒手段,引布星大亂。而這衡嶼星君也是受害之人,如今仍身有重傷難愈,如今還在思過中。”

  “即是如此,天帝的安排,小僧不敢置喙,然佛門金身被污乃是佛家大忌,就算衡嶼星君出是被人算計,可其中失察之責卻是避無可避,若只是判其思地,為免輕了些吧!”弟子說著,話中意思明顯是想將琴桑給他的氣全都撒在衡嶼星君的身上。

  可就像他說得,衡嶼星君出事,佛門來問責。卻是火神出面去平事,就算二人已結聯姻,可這若有人深究,卻也有逃避之意。

  然而此刻,宋順的面前便多了這深究之人。

  看著弟子,其面上得意非常,而在他身后不遠的琴桑,卻是滿臉的擔心與憤怒。

  此時若是不給對方一個出口,只怕這幾位佛門弟子回去,嘴里不會有幾句好話,可是......

  見宋順遲遲沒有開口,好似在猶豫什么。弟子冷冷一笑,說道:“小僧以為,如今那佛祖金身被含冤之血所染,不如讓衡嶼星君親手洗凈,放能展其誠心悔意。”

  “你說什么?!”未等對方話音落下,琴桑已是忍無可忍,當即搶話道:“若是要人去洗那佛像,我去!”

  “難道火神殿下不應該督辦那平禍之事么!”

  “平禍之事自有人督辦,我.....”

  “火神!!!”

  見琴桑已有怒極之像,宋順擔心對方會因這怒火,入了對方的局,當即阻了琴桑說到一半的話,也終于將眾人的視線集中到他的身上。

  “如此,便按大師如言安排,于佛門還望大師能如實而告。”

  “出家人不打誑語。”

  (http://www.ybnsfg.tw/book_95154/7210709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ybnsfg.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com
500万彩票网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