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最難不過憶苦甜 > 79 魚非魚也

79 魚非魚也

  不過她已經是大燕的皇后了,還能以什么名義再去打擾她呢?

  亂臣賊子?

  畢竟樓蘭受過大燕恩惠,要去龍京只有造反這一條路。

  秦墨笑出聲,讓瀘欣感到害怕,他臉上長長的傷疤就像樓蘭巫師養的那種蟲子,長長的,又帶著毒液,不知道蹤跡地游動。

  “大王…”

  擔心地喚出聲,卻已經被他覆上唇去,春宵帳暖,一夜無話。

  第二天起床的時候,瀘欣感覺臉上那種奇怪的感覺消失了,腰上也沒有那條叮當作響的鈴鐺,看看身邊的樓蘭王,他沒有受傷的半邊臉完美無瑕,讓瀘欣心神蕩漾。

  想起昨天他溫柔備至的動作,臉上都微微發燙。

  輕輕推了推他,用柔媚的聲音輕輕喚他,“大王,大王,早起了…”

  秦墨猛地睜開眼睛,在她身上打量了一番,眼神里充滿了厭惡,讓瀘欣心里一顫。

  “沒有孤的允許不要碰孤。”

  還是那般艾草聲線,卻完全變了,從溫柔到冰寒,為什么這樣的切換自如。

  “是。”瀘欣眼中含淚,低著頭回應他。

  秦墨冷漠地穿好衣衫,翻身下床,動作行云流水,大踏步走出了還充滿著新婚氣氛的宮殿。

  瀘欣一個人望著他遠去的背影發呆,清晨有些不知名的鳥兒在鳴叫,她終于由抽泣轉向大哭…

  出了新殿以后,秦墨就去了聽折房,現在還早,不需要處理奏折,他要去看的,不過是那張已經看過幾百遍幾千遍的畫像。

  她的每一根頭發,每一個神情,他都記得清清楚楚,他的求而不得,現在還記得他嗎?

  生命里的匆匆過客,永遠無法得知是否還會有交集,她還在意嗎?

  她都已經快要臨盆了,這是女子最困難的一關,現在醫療條件又差,真不知道她能不能熬過這一關…

  如果可以,他真想觸發那個開關,打開那個選項,能讓他過去她的身邊…

  但他不知道游戲什么時候開啟,也不知道劇情的走向。

  是的,這就是一個游戲,群雄爭霸,不過大燕勢力較強,他不知道怎么來到這里。

  也許是車禍把他帶到了虛擬的世界,他莫名其妙就變成了游戲里的一員,憑借著自己的意志來游戲,但總會無意間觸發游戲的隱藏任務。

  他從大燕皇宮出來的時候,曾經遇到過隱藏在市井中的暗衛勢力,他差點就被抓回去,關鍵時候他進了異空間,眼睜睜看著他們從他眼前經過,就這樣有驚無險地逃過。

  那次游戲的開發者曾經對他說過一句話:“助人者,人恒助之。”

  他是人?

  開發者,也是活生生的人?

  可憑什么,他就要在這里,無能為力得猶如一只卑微的螞蟻。

  而他們就要在游戲外,像造物主一樣俯瞰游戲中的點點滴滴,還可以肆意妄為?

  從那天起他就經常想這個問題,不過開發者再也沒說過話了。

  “大王…”

  是一個男人的聲音,把他從回憶中拉了出來。

  秦墨往房梁上看,就看到一身黑衣的赫連邕,他銀色的面具在曦光下閃著光澤。

  “大王想回大燕?想主大燕?”

  赫連邕的聲音很有誘惑力,但秦墨不為所動。

  “孤不知道你怎么進來的,不過你最好趕緊離開,不然你會死無葬身之地。”

  “不然你天天看燕皇后的畫像干嘛?哦!你喜歡她?”

  赫連邕像輕快的少年一般輕笑幾聲,飛身下來,落在畫前,仔細打量了一番。

  “我見過她,身懷六甲,馬上就要臨盆了,燕皇很在意她,每天都給她帶補藥,二人情意綿綿,神仙眷侶,你呢,你只能在這里看著畫像,把人皮面具戴在別的女人臉上聊表相思之意,要是我,嘖嘖,我肯定…”

  話還沒說完秦墨就已經出手了,他用的是針,針尖上涂滿了見血封喉的毒藥,出手就是殺招。

  赫連邕哪有那么容易對付,靈活地躲避他的攻擊,最后反身一扯,極有技巧地把畫摘了下來。

  秦墨瞳孔一縮,當即收了手。

  “你把畫給我,我讓你離開。”聲音都是顫抖的,生怕他一個不注意就毀了。

  “你怕什么,你都記住了,再畫一幅不就行了?”

  說著作勢就要撕。

  “你說!”秦墨一聲大喝。

  赫連邕停下了手,滿懷期待地看著他。

  “你說你的條件。”秦墨慌張地說。

  “條件嗎?讓我好好想想,這可是樓蘭王你親自要求我說的。”

  赫連邕作勢在房間里轉了幾圈,手上不停地變化著姿勢,卻始終不放下那卷畫,或揚或落,看得秦墨膽戰心驚。

  “你他媽別走了,快說行不行?”

  赫連邕被嚇了一跳,隨即平靜如常,慢悠悠地開口:“條件嘛,當然是有的,不過我怎么才能相信你?”

  “給。”秦墨從懷里掏出一物,扔到赫連邕懷里。

  “這是我的私印,你拿走。”

  “我要你私印干嘛?”

  “不然呢,我總不能把樓蘭玉璽給你吧,你到底說不說?”

  赫連邕撇了撇嘴,把畫卷隨手一扔,秦墨慌忙伸手去接。

  “看你緊張的,一副破畫,”看秦墨面有怒色,他擺擺手說道,“好了,不逗你了,不過你那畫已經被我沾上涅槃粉,除不掉的,你若騙我,就寶貝著這幅畫,千萬別被我燒了啊!”

  秦墨急忙打開查看,卻和往常一樣,沒有半分不同。

  “涅槃粉是什么?”

  赫連邕眨眨眼睛,“就字面上的意思嘍,我這邊燒了母粉,子粉當然也會燒掉,嗷,忘了告訴你,在燕皇后身邊,我也灑了一點兒…”

  秦墨已經扣住他的脖子,眼睛里泛著危險的光,帶著十足的警告:“你可以試試。”

  “你也可以試試。”

  赫連邕帶著挑釁,秦墨被徹底激怒,剛想用力卻覺得手里像是握了水一般,輕盈無形。

  赫連邕的身影也越來越模糊,終于退出了他的手心。

  “你看,你殺不死我,除非我自己動手。”

  他頗為惋惜,繼續圍著書案打轉,“這樣看來你不值得我信任,但我握住了你的軟肋,我可以把我的條件告訴你了。”

  

  (http://www.ybnsfg.tw/book_94484/48375325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ybnsfg.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com
500万彩票网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