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大世乾坤 > 第139章 奇葩的二世祖

第139章 奇葩的二世祖

  咔……咔……!

  此時,隨著陳耳力度持續加大,大漢臉色青紅交加,豆大的汗珠布滿額頭。

  咔……咔……!

  重物擠壓的聲音連續不斷,此時再看大漢,整個身體都在顫抖,左手藏于背后,頃刻間揮拳向陳耳打去。

  “找死!”

  陳耳早就提防著大漢,待大漢動手之際,抬腿蹬在大漢的腹部,直接將大漢踹進對門的房間。

  啪嚓撲通!

  對面的房門被大漢撞的四分五裂,大漢緊捂著右手躺在地上。

  “告訴你了別等老子發火,你就是不聽,回去告訴你狗屁的主人,想要見我備好厚禮恭候著。”

  陳耳并沒有痛下殺手,而是說完轉身走回房間,重重將房門關上。

  砰!

  大漢盯著陳耳的房門萬般恐懼,他算是親身體會到了無極的強悍,對方只是握握手就將他的手指捏成粘連狀態,如果是下了殺機,后果可想而知。

  大漢自知主人交代任務是完不成了,再糾纏下去說不定命就要留在此地,艱難的站起身后,灰頭土臉的選擇了離開。

  ……

  此時此刻,蜂窩內部的軍營人聲嘈雜,一處訓練基地開始整裝列隊,估摸著人數少說也有數百,觀其現場氣氛怒火沖天。

  “你們說,自家的兄弟受到欺負應該怎么辦!”

  眾人面前,是一位吊兒郎當的二世祖,他軍帽反戴,作訓服敞懷露肩。

  “打回去!”

  二世祖說完,數百士兵齊聲答道。

  “很好!既然你們有同樣的想法,那我就與你們并肩作戰。”

  二世祖舉止裝模作樣,像極了不可一世的沙場君王。

  “目標蜂巢頂層觀光房,任務是……只要打不死就行。”二世祖過足了沙場點兵的癮,隨后下達了任務指令。

  再看數百士兵,真的就執行了二世祖的命令,徒步的向著蜂巢的位置奔襲。

  是了,他們的目標正是陳耳,先前大漢受傷回去復命,二世祖當場大發雷霆,嚷嚷著讓所謂的十一先生付出代價。

  當然,二世祖一切的行為皆是背著基地負責人干的,就連大漢當初的行為也是二世祖的命令。

  其主要原因便是聽到家父談論無極群體的存在,更是得知有位排名無極十一的人員到達了蜂窩。本著好奇的心思,所以才有了大漢邀請無極先生的事件。

  然而,事情的發展另二世祖極為不爽,他印象里可沒有畏懼那一說,或許是過慣了囂張跋扈的封閉式生活,總想找些刺激的快感。

  “沖啊!目標距離我們不足十公里,千萬不能讓對方跑了!”

  全天下的二世祖皆是一個德性,天生就缺根弦,他絲毫不考慮這種行為的后果,更不會考慮為什么無極剛剛到來,便引起大人物們的注意。

  “我們要讓對方知道,惹了咱們就是惹怒了神仙,就算趴在地上磕頭求饒也不行!”

  二世祖此時正在興奮頭上,他看著路上的人員皆朝著他看時,那種內心的膨脹得到極大滿足。

  殊不知,他帶領士兵前腳剛走,一封電子信息便傳到其父的面前。

  “混賬小子,他這是在找死!”

  二世祖不了解無極的恐怖,不代表其父也不了解,當得知混賬兒子帶領士兵去找無極的麻煩時,這名基地負責人冷汗直冒。即刻命令貼身警衛前去追回二世祖。

  然而,前去阻止的警衛最終還是晚了一些,當他們趕到蜂巢時,蜂巢大廳外跪滿了人員,正是二世祖以及所帶領的士兵。

  “大,大哥,您大人有大量,宰相肚里能撐船,能讓我先起來嗎?”

  二世祖鼻青臉腫說話漏風,一顆門牙孤零零落在地上,顯然之前是受了非人的虐待。

  此時陳耳心里暗笑,面前二世祖搞笑的程度不亞于胖子,其思維方式甚至略低于胖子,說白了就是腦袋天生短路。

  “不行!說好的三小時還沒到,誰也不能起來,否則你地上的門牙會多一位兄弟。”

  二世祖一副生無可戀,帶領數百人跪在地上屁都不敢放一聲,而他也知道,這次估計是踢到了鐵板。

  原因無他,起先他還懷有著豪情萬丈,誓要讓不知好歹的陳耳付出代價,然而,當他帶領士兵將陳耳堵在蜂巢后,結局急劇反轉。

  二世祖終于領略到什么叫做現實中的差距,他代領的數百人在陳耳面前猶如嬰兒。

  可想可知,不管人員數量有多少,嬰兒面對身體健碩的成年人來說,根本就沒有對抗的可能。

  而事實也確實如此,當陳耳冷笑著出手后,數百人類似于待收的白菜,被陳耳擊倒一茬又一茬,躺在地上嚎叫。

  好在陳耳出手也有分寸,他只攻擊對方的疼痛感最強烈之處,看似出手重,實則上除了疼以外,對方受不到任何致命的傷害。并且,陳耳動手之際就將無盡的殺意盡數爆發開來,在心里上已經另對方感到萬般恐懼。

  “嗚嗚……做人不能這樣,我只是想著恐嚇你,你卻這么對待我們,不公平!”

  二世祖的腦回路超出陳耳心里預期太多,他還是頭一次看到成人在眾目睽睽下放聲大哭,如同受到迫害的花季少女。

  這……特么也行?

  陳耳心里暗道,在他思維中實在想象不到眼前的一幕。

  “嗚……打也打了,還讓我跪這么長時間,不待這么欺負老實人的。”

  二世祖的話讓陳耳差點笑出內傷,他怎么也無法把老實人同二世祖聯系到一起。

  “你是老實人?呵呵!你也確實太老實了,私自帶領數百士兵攻擊無極,難道你的長輩沒有警告過你嗎?”

  或許陳耳是玩心大開,他潛意識里想戲耍面前的二世祖,便道:“沒警告過你也沒有關系,那我來提醒提醒你。按照家族的規定,無故招惹無極群體,我是可以就地對你進行格殺的。所以,你自己希望是怎么個死法?”

  陳耳說完戲謔的看著對方,怎奈二世祖神情稍楞片刻便開始嗷嚎大哭。

  “我,我不想死!您就把我當個屁放了吧!”

  陳耳臉色難看,全是拜面前的二世祖所賜,那種想笑卻不能笑的狀態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地了的。

  “那可不成,我總不能壞了家族的規矩,痛快點,想個比較舒服的死法。”

  陳耳一時興起戲謔,便是玩的不亦樂乎,他倒要看看二世祖接下來怎么應對局面。

  然而,人在恐懼面前的求生欲望是無限的,二世祖大哭之間說出另陳耳無奈的死法。

  “我,我想老死。”

  這下輪到陳耳傻眼了,饒是心智過人,陳耳也沒有想到還會有這種死法,雖然二世祖說的要求有些邏輯不通,但終歸是一種意義上的死法。

  “呵呵!你這種死法倒是很新穎,念在你這么真誠的份上,我勉強答應你的要求。”

  陳耳說完二世祖如臨大赦,作勢就要站起身來,然而陳耳臉色冰冷,眼神襲擊的盯著他,道:“我讓你站起來了嗎!”

  (http://www.ybnsfg.tw/book_94068/48339502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ybnsfg.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com
500万彩票网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