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大魏霸主 > 第659章誰給你的底氣

第659章誰給你的底氣

  第659章誰給你的底氣

  苻寶每天都在擔驚受怕,也在擔心吊膽。

  沒有理會那個頭目與幾名軍士驚訝的目光,苻寶徑直走回自己的小帳。不知不覺中,苻寶已經淚流滿面。

  恐怕這兩千士卒,沒有想到苻寶這次并不是來偷襲上邽,而是自動來上邽當冉明的俘虜。在這個時代,俘虜敵人的妻女,留在身邊享用,這是勝利者的特權。就算冉明不給她名份,也不給她什么有待,但是只要能留在冉明身邊,默默的看著她,這對苻寶來說,已經是最大的奢望了。

  一夜無眠,次日天亮之后,太陽居然出現了,盡管在這個時候太陽光幾乎沒有什么溫度,可是卻給心中添加不少暖意。

  這時,苻寶卻遇到了久違的困難。陰平雖然掌握在苻堅手中,可是如果她此時出現在陰平,必然會被苻堅得知。如果以苻寶的身份,想通過陰平并不困難,可是現在苻寶想在不驚動苻堅的情況下經過陰平,困難就大了。

  偏偏這陰平是川、甘、陜交界之處,自從鄧艾在此鑿山開辟棧道,這里就是陰平古道的必經之處。苻寶很是為難,她既不能背生兩翼,沖天而飛。可是想繞過去,也非常難。這里是秦國與苻堅勢力的交界處,苻堅剛剛給冉明來了一手突襲,他還害怕冉明還以顏色呢,所以此刻,陰平的防守非常嚴密。

  思來想去,苻寶還是決定智取陰平。

  在智取陰平之前,苻寶還是派出了幾個比較精明,且精通漢語的士卒先行潛入陰平,打探陰平的動靜。至于結果如何,到時候再隨機應變。

  然而,一個絕妙的機會突然降臨在苻寶的頭上。就在苻寶所部快要走出陰平古道時,前面探路的斥候居然意外的抓到了一群人。經過審問得知,這群人都是陰平米氏的仆從。

  這個米氏和漢族始于堯舜時期姚氏分支米氏并不是一回事時。而是康國米納勒族人,屬于昭武九姓之一,原居住是昭武城,后來遷至陰平。因為米氏世代經商,所以家資雄厚,屬于富商豪賈。

  如今的米氏家主叫米來財,是一個非常土氣的名字。雖然名字土氣,但是人卻不土,反而異常精明。米來財有一個特點,那就是他生了二十多個貌美如花的女兒,米來財用這些女兒四處與當地豪門大戶聯姻。別看米來財是胡人的身份,向來被人看輕,他的女兒自然不可能成為漢人豪門的正室夫人,為了幫助女兒固寵,米來財可是煞費苦心。他專門請了幾個資深妓女,在家中教導女兒。當然他并不是教導女兒琴棋書畫,而是如何利用身體優勢,如何誘惑男人。所以別看米氏女兒們出身不好,可是在夫家卻非常有地位。

  這不,這米來財要過六十大壽,就派出通知其女兒和女婿前來參加他的壽宴。這批隨從則是前往益昌縣去其請其十四小姐。其實這批隨從如果不從陰平古道經過,也可以抵達益昌縣,但是這么以來,他們則需要多走四百多里地,可是從陰平古道內通過,就可以節省近半的路程。

  他們也感覺只是普通隨從,又沒有攜帶什么財物,從陰平古道通過也不會出現什么意外,然而偏偏遇到了苻寶所部。更加巧合的是,米來財的十四女婿并不是什么漢族高門大戶,反而是益昌境內白馬氐族的楊盤。這個白馬氐人楊部。其實就是楊難敵的孫子,因為楊盤在原來的仇池國并沒有什么地位,只是一個邊緣人物,所以并不受苻堅重視。

  苻寶卻看到了極好的機會,在得知這個楊盤從來沒有來過陰平之后,苻寶就打算冒充楊盤所部,打著祝壽的名義,進入陰平。

  其實苻寶的優勢太明顯了,她的部曲基本上都是氐人,和氐人白馬部并沒有明顯的區別。利用部分部曲打著楊盤的旗號突襲陰平,就算苻堅知道了,也只會把氣撒在楊盤頭上。

  陰平城頭,一名小校厲聲喝道:“城下何方兵馬,前來陰平有何要事?”

  不待苻寶答話,一名被嚇破膽的米氏仆從出列道:“不知城里如今何人做主?”

  城門伯一看來人居然是熟人,不解的道:“你不是要去請你們十四小姐回府嗎,怎么這么快就回來了?”

  米氏仆從道:“我們十四小姐早已準備前來陰平為太爺拜壽,所以在半路上我們就碰到了,這不我們一起回來了。”

  城門伯不懷疑,畢竟米來財大名鼎鼎,雖然說商賈地位低,那也要看跟誰比。再低賤的商賈,也不是他們這些大頭兵可以得罪的。再說米來財也是他們的衣食父母。

  城門伯道:“你們怎么來這么多人馬?想造反嗎?都在下面等著,檢查無誤后再進城!”

  城門被打開,里面沖出來數十名士卒。雖然沒有懷疑,可是城門伯仍看出了不尋常,你們遠來拜壽,總得有壽禮,人雖然多,可是都是空著手,唯一一輛馬車,孤零零的異常顯眼。

  就在里面士卒準備檢查時,異變突起,那名答話的米氏仆從居然瘋狂的向前跑去,高喝:“軍爺快救我。”苻寶一看,再也裝不下去了,直接下令動手硬闖。

  城門伯剛剛下令升起吊橋,就被一名沖上來的苻寶部騎兵一刀砍翻。

  其他城門守卒大驚失色,驚恐的吼道:“攔住他們,攔住他們。”

  可惜,已經發動的騎兵哪里容他們攔截,不一會兒,苻寶前鋒就沖進陰平。這個時代,只要突破城門,一般情況下守軍就會士氣受挫,再無抵抗意志。就在苻寶所部攻進陰平之后,守軍就開始四散奔逃。

  然而苻寶并沒有占據城池的心思,她率領部曲沖進城池之后,就開始縱兵搶劫,糧食、御寒物資都是他們的目標,當晚苻寶就帶著滿載而歸的將士出陰平北門而去,從而不知去向。

  過陰平之后,就進入秦國武都郡境內,由于苻堅軍撤退,緊張半個多月的武都軍民剛剛松懈了下來,苻寶只求速度,反而讓武都郡上下大驚。

  秦國狼煙再起,當冉明知道消息時,苻寶所部已經距離上邽三百多里了,可是苻寶所部全部騎兵,這三百余里路,只需要一天一夜就可以輕松抵達上邽城下,留給冉明從容布置的時間太少了。

  此時,冉明也是一頭霧水。要說是苻堅殺他一個回馬槍,可是這兩千來人馬能夠干嘛,如果冉明不知道這個消息,或許他們還有可趁之機,但是現在他們已經暴露,半點機會都沒有。冉明現在甚至不用調兵遣將,光上邽守軍就足夠應付他們。當然,冉明不會以打敗來襲之敵為目標,而是以全殲的情況下。

  是什么給了敵人將領如此強烈自信,居然敢輕敵冒進,孤軍深入?

  鄴城,魏國東宮,冉智一身單衣,非常愜意的躺在胡床上,享受著火墻和地龍帶來的滾滾暖意。一個身段姣好的美婢輕輕的摩挲著冉智的肩頭。

  冉智心中莫名奇妙的生出一股燥熱,就在這時,侍候在東宮內的宮娥宦官識趣的離開。只見一個小宦官手忙腳亂的跑進來稟告道:“太子殿下,裴先生求見!”

  這一聲突如其來的報令聲,讓血管噴張的冉智快速冷靜了下來,那股燥熱和欲火也像遇到一盆冷水,一下澆滅了。冉智也在疑惑,裴弼為何會在這個時候出現。不過作為冉智共同患難過的難友,裴弼用他自己的行動換取了冉智的忠誠。冉智和冉明、冉閔都是一樣的人,只要認可了你,就能對你掏心掏肺,毫無保留的信任。

  看著那名已經被冉智撫摸得滿臉潮紅的美婢,冉智嘆了口氣道:“都下去吧,沒有本宮的吩咐,任何人不得打擾!”

  那名美婢怯怯離去,正巧在退出宮門時讓裴弼看到了臉上的那股春潮。裴弼笑道:“殿下,是不是微臣來得太不是時候了!”

  “先生這是哪里的話!事情的輕重緩急,智還是分得清的。”冉智邊整理整理衣襟,邊問道:“不知先生到來,所謂何事?”

  裴弼道:“太子殿下,微臣在這里向太子殿下通知一個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冉智一聽這話,臉上笑開了花。

  裴弼道:“想必太子殿下也聽說了,陌刀軍中出現了貪腐一案,如今這個處置結果已經出來了。”

  陌刀軍陌刀將軍雄健是冉明的弟子,也是如今唯一一個擔任軍中主將的人。原本這件是一件非常普通的貪污案件,陌刀軍中一批御寒物資被軍中一些手腳不干凈的人轉挪出去,賣給了商賈,謀得重利。這個案件其實并不大,涉案金額也不太多。不過因為陌刀將軍雄健身上冉明的印記太過明顯,對于雄健的處置,一直牽掛著無數人的心。

  (http://www.ybnsfg.tw/book_88810/44935084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ybnsfg.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com
500万彩票网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