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賊警 > 第三百八十一章 盡數歸案

第三百八十一章 盡數歸案


        蘇誠很認同歹徒目標是毛小蘭的看法,但是又有幾個疑點,一:為什么殺掉毛小蘭?二,是什么原因要讓吊死鬼劫獄救毛小蘭?三:為什么要在a市動手?按照邏輯來說,毛小蘭會被判處重刑,但不會死,毛小蘭會被送到遠方監獄服刑。講道理,路上救毛小蘭的風險和成本比去看守所劫獄要低的多。四:江浩是什么情況,如果他不是目標,那他的能力,不可能逃過警方的搜捕,衍生出一個疑點,為什么歹徒沒殺江浩,還帶走江浩?

        在蘇誠思考中,周斷站起來,電子地圖出現了一個紅圈,周斷道:“根據發現的線索,目前基本肯定,歹徒只能藏在這三座山中,三座無名山,以海拔命名分別是1000、600、400。三山區域內沒有住戶,只有森林警察有一個點,日常兩人值班,駐點在這里。許璇已經聯系上他們,并且派遣了特警空降駐點。”

        周斷道:“幾位特警負責人和武警負責人經過商討,指定了圍捕計劃,首先是人力包圍區域,其次派遣多支有山林作戰經驗的小組進入尋找蜘絲馬跡。在中間也就是森林警察駐點設立指揮部,一旦小組發現蹤影,就立刻包抄圍攏。”

        局長點頭:“他們是行家,計劃沒有問題。我加一條,多調派直升機到附近,作為支援。”

        周斷:“是。”

        局長看了眼心不在焉的左羅和蘇誠,道:“周斷,抽人將江雯和秦少請來喝茶。”

        “是。”

        “散會。”

        蘇誠對左羅道:“我想去趟看守所。”

        左羅點頭:“我讓陸任一和方凌陪你去。”陸任一有特權。

        “謝謝。”蘇誠問:“你去哪?”不問自己去看守所干嘛……左羅要么是腦子瓦特了,要么是他心不在焉。

        “我想靜靜。”

        “至于嗎?不就抓個前女朋友嗎?又不馬上槍斃。”

        左羅懶得理他,走人。

        ……

        左羅開車,速度不慢,離開了a市,在上午十點半左右到達了無名山外圍指揮部。有一條公路環繞三座無名山,這條公路十米一名警員的站立,保證達到最大封鎖可能。每三百米就有一組全副武裝的武警,大家都比較緊張,不是因為歹徒有多兇狠,再兇狠也扛不過人海戰術。他們緊張是這是起大案,辦不下來,老大們都得倒霉。相應的他們能力也會被質疑。

        養兵千日,用兵一時。

        藍河作為臨場戰術指揮官在指揮車上看著地圖,收聽各方反饋。左羅停車一邊,和附近幾名藍河特警打了招呼,上指揮車大巴,左右看看,藍河正準備打招呼,左羅道:“讓他們先下車。”

        藍河打個響指,做個手勢,五名工作人員離開指揮車。左羅上去,藍河關了車門,扔給左羅一根煙:“干嘛?”

        左羅問:“作戰計劃是誰定的?”

        藍河道:“我,老張,刑警隊特警負責人,特警大隊下屬的二中隊趙中隊長,武警支隊下屬四大隊大隊長。我制定個大概的計劃,他們進行完善。”

        左羅左右看,低聲問:“有沒有人提出這么一點,曾經有山林從軍經驗的人挑選出來,作為偵查小隊到三個山頭找線索?”

        藍河看左羅,讓左羅坐下,道:“趙中隊長,他說他手下有一半有山地作戰經驗,特種兵,偵察兵,都是參加過實戰演習的。”

        “具體怎么安排?”

        “四人小隊搜索,雙狙擊手高處掠陣。”藍河展開地圖:“這邊標記了高點,直升機運輸狙擊手到高點提供策應,小隊進入范圍搜索。”

        “他們分別負責的是?”

        “600和1000由趙中隊長負責,400由特警一中隊負責,其他部分在森林警察駐點,部分分配到外圍這些點,形成全面接應,我敢說一句,只要人真在山里,日落之前,必然有結果。”

        左羅沉吟許久問:“能不能把600和1000撤回來?調藍河、颶風和獵鷹上。”

        “可以,我是總指揮官。”藍河看左羅:“這鍋不小,搶功勞,獨斷……好,我知道你總有原因。”

        藍河拿起對講機:“通知搜山小組立刻撤離,保持封鎖不變。”

        很快對講機傳來聲音:“藍隊,我們剛開始就撤離,什么意思?”

        藍河看著左羅,拿對講機道:“執行命令。”最高長官有暫時不解釋權利。

        左羅道:“你和新搜山小組說一聲,不要先開槍,盡可能抓活的。還有一點,我要直升機喊話:我們是z部門藍河,獵鷹和颶風特警,請放棄不必要的抵抗,馬上投降。”

        藍河道:“好吧,我現在好奇了。”作為一名特警,只執行命令,但是左羅太反常了。

        左羅道:“歹徒活著四個人,還有一個江浩,一個白令。六個人三座山,他們能支撐多久?我相信山里只有一個人,白令。歹徒已經跑了,至于江浩他沒資格能在山里存活下去。”

        左羅湊到藍河耳邊輕聲道:“你還記得有一名特警成為殺手,射殺了可以說非常重要證人林卿嗎?藍叔,我不敢信你,但我信z部門三支特警最少有一大半是可以信任的。”

        藍河額頭冒冷汗:“你表亂說,這話對外一說,就炸了。”

        左羅道:“搜捕了24小時,歹徒沒有蹤跡,藍叔,要么是警方應急預案是狗屎,要么就是有人接應了歹徒。在應急預案啟動后,什么人有資格接應歹徒呢?我現在非常懷疑,警察隊伍中有一股勢力。”

        藍河:“那個內鬼?”

        左羅:“還有歐陽長風。蘇誠曾經問我,現在可以確定吊死鬼的文職來源是樂學基金的渠道,那吊死鬼的武職人員來源哪呢?”

        “干!”藍河罵了句臟話:“行,我知道應該怎么做,你歇著去……不,你就在這里坐著,盯著我。”

        ……

        “藍河突然下令撤退,命令是否取消?”

        “取消命令。”

        “是。”

        ……

        三個小時之后,白令主動的走到了空曠地,面對直升機雙手舉起,附近颶風小組包圍了他,經過搜查沒有發現白令攜帶有武器。

        藍河下令:“直升機輸送。”

        颶風小組愣了片刻:“直升機輸送缺乏安全。”

        藍河:“他不會反抗,執行命令。”

        這邊地形無法停直升機,直升機送下繩梯,白令主動的爬上繩梯,直升機快速朝市區而去。

        進入市區,直升機飛向警局大樓,藍河再下令:“z部門天臺空降。”

        雖然這些命令反常規,但是直升機駕駛員還是執行命令,思南和幾名便衣在天臺等候,白令很乖的從繩梯下來,到了天臺,趴在地上,讓思南戴上手銬,在多名特警簇擁下送到七組審訊室。七組宋凱按照左羅命令,封鎖了七組,禁止非七組人員進入。

        雖然白令戴了手銬,但是宋凱心中打鼓,七組區域內現在只有自己一個人,白令發瘋的話,自己肯定扛不住,左羅下的都什么命令?不過白令非常配合,坐在審訊位上一動不動,甚至出言安撫宋凱:“不要緊張。”

        “我沒緊張。”

        “七組果然有人才,蘇誠確實厲害。”

        宋凱道:“蘇誠去看守所,是左羅下的命令。”

        “哦?那我對左羅要刮目相看。”白令道:“我都來了,蘇誠去看守所做什么?”

        “我不知道。”

        ……

        蘇誠面前坐著三位和毛小蘭曾經同牢房的三位女囚,毛小蘭進入看守所后,先進入一個叫實驗室的牢房,這個實驗室叫法各地不同,有的叫頭房,主要作用的是讓新來的人員適應看守所。因為是重犯監牢,人員并不多。

        “毛小蘭和別人不同,她心態非常輕松。”

        一名女囚接口:“毛小蘭是個狠女人,我第一眼看見就知道這女人不怕死。按照規矩,第一天進來,頭房給她下馬威,她沒反抗不說,也沒有怨恨。”

        “什么下馬威?”

        “我們規矩,進來先報下犯什么事,有沒有老公孩子,收入怎么樣。當晚,必須蹲著,蹲一晚上,如果不從,頭床就會揍她。”女囚道:“這是規矩,不是我們想定這個規矩,看守們鼓勵我們做這個規矩。每個進來的人都要被下馬威,有些比較橫的,和頭床撕起來,兩人都會被帶走,頭床被批評教育,新人就會關禁閉。放出來后,一樣要被下馬威,兩三次后,再橫的也知道規矩,學乖了。毛小蘭她沒有反抗,就蹲了一個晚上,也沒有任何怨言,很淡定。”

        蘇誠看一個瘦弱的女囚:“你為什么不說話?”

        女囚看蘇誠:“說了有好處嗎?”

        “說了未必有好處,不說肯定有壞處。”蘇誠回答:“這里不是北歐,北歐突突殺了一群人,還享受非一般的待遇。你這個態度讓我很不爽,如果你不說點我感興趣的東西,我保證你接下去會很難過。”

        女囚看蘇誠,問:“有煙嗎?”

        蘇誠把香煙遞過去,幫忙點煙。女囚吐出口煙霧,道:“我知道毛小蘭會越獄。”

        “恩?”

        女囚道:“她很注意警衛,換班時間,巡邏路線,監控死角。出去放風,她還用太陽影子計算法,計算距離。我估計自己是無期,有這樣機會我也想跑,一天晚上,我鉆到她床上,她還以為……這些不說了,我問她,她很驚訝,反問我有可能越獄嗎?我說,依靠自己是不可能的。她笑了笑說,我們女人要把命運把握在自己手上。”

        “她說了這句?”

        “恩。”

        蘇誠拿出錢包,抽出五百塊錢給陪同的監獄長:“這錢給她買煙抽,我們走吧。”

        陸任一忙問女囚:“你為什么不舉報?”

        蘇誠替女囚回答:“毛小蘭是性()癮者,她不排斥女人,又為了能抱大腿越獄,她肯定獻身。”

        女囚不置可否。

        蘇誠道:“她死了。”

        女囚一愣,看蘇誠很震驚,眼淚忍不住流出來,趕緊抹一把,看向側面,繼續吸煙,但是手有些顫抖。未必是因為愛情,也許是因為女囚怨恨毛小蘭越獄沒帶上自己,現在認為是自己誤會毛小蘭,也許有其他原因。對蘇誠來說沒興趣關心那么多,重要是毛小蘭說的那句,我們女人要把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上。

        這句話也許就是毛小蘭被殺的原因,這句話也解釋了為什么吊死鬼要劫獄救走毛小蘭。之前一直有個謎團解不開,誰又用什么方式聯絡上毛小蘭,讓毛小蘭自殺送醫的?也許吊死鬼低估了毛小蘭……這級別壞蛋,低估對手就是和自己過不去。雖然現在還有很多謎團,但是蘇誠肯定,吊死鬼劫獄目標就是毛小蘭。

        ……

        蘇誠這么想,但是很多人不這么想,江浩是目前唯一的一名在逃人員,江雯的嫌疑無限被放大。江雯也因此被刑事拘留,警方申請到搜查令,對其通訊,賬戶,住宅等進行的全面搜查。

        很快警方取得了重大突破,越獄發生24個小時之后,江雯接到一個電話,前往近海縣,江雯不會自己接電話,更不可能親自接不明來歷的電話號碼。在秦少幫助下,江雯的私人助理向警方承認,聽聲音打電話來的人很可能是江浩。

        a市法律,至親之人犯罪,親人不舉報,不屬于包庇。但親人如果協助其犯罪,那屬于同謀。比如江雯和江浩越獄無關,事發后接到江浩電話,開車到近海縣給江浩錢,這時候沒有犯罪。但如果江浩用這錢犯罪,那江雯就犯罪。假設江雯幫助江浩聯系非法組織潛逃,也屬于犯罪。

        江雯在律師的協助下,拒不認罪,警方很快在近海縣布控,不出兩個小時,就在江雯名下近海縣一套房子內將江浩抓獲。江浩被抓獲時,身邊有江雯提供的四十多萬現金,根據抓捕警察所說,江浩完全亂了陣腳,警察破門而入,江浩一看見警察就跪了下來,渾然沒有原本那囂張的做派。

        江浩抓住了,警察反而是懵圈了。最大一個問題,江浩怎么能跨越數百公里到達近海縣呢?他是怎么做到的?江浩對此回答,不知道。他被注射了麻醉品,醒來時候人就在近海縣。警察完全不信,有人劫獄,殺了五個,把你安全送到近海縣……歹徒有病嗎?


  (http://www.ybnsfg.tw/book_59878/2372561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ybnsfg.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com
500万彩票网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