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狼行三國 > 第八百五十六章 盧縣之戰 下

第八百五十六章 盧縣之戰 下


        龍驤軍中有校尉呂翔敢于率領麾下士卒拼死阻擊青州營的撤退大軍,他們可以為青州之戰全局的勝利而不惜性命!如此的將領不僅僅只在燕軍之中,青州營一樣有這般戰將,盧縣城內城外的廝殺已然有近一個時辰之久,如此長的時間鞠義的后援大軍應該早就趕到才是,可此時苦苦支撐之中的武安國與呂翔二人卻看不見同袍熟悉的身影,烈火軍主力亦被曹軍的士卒阻擊在半路之上,可說其目標一開始就是鞠義的主力大軍,為此甚至放過了武安國的先鋒人馬!

        這隊曹軍士卒有八千之眾,統軍戰將姓韓名浩字伯先,亦是于禁一手從軍中提拔上來的年青校尉,為人果決剛勇,每戰必身先士卒很受麾下擁戴,曹操當日巡營之時亦稱之為能!在此處關鍵所在于文則便派了韓伯先前來,目的就在阻擋徐晃鞠義的大軍。傳達軍令之時于禁的口氣很是平靜,卻絲毫沒有交代后撤之法,韓浩久隨將軍,對其心意自能知曉,自己此番前去阻擊,是要有著與敵皆亡的覺悟了。

        如果說呂翔是為了大局臨機決斷不惜犧牲自身的話,韓浩在來此之前便知此戰九死一生,將軍做出的安排就是要最大可能保證青州營主力的安全撤離,而這在很大程度上取決與自己能在鞠義面前支撐多少時間,此人之聲名雖不如張合徐晃那般天下盡知,可觀劉毅以他為統軍之將便知其能,燕軍戰力更是堅強,加之眾寡懸殊他肩頭重擔足有千鈞之重!放過武安國先鋒營乃是他自行做出的安排,以免為此而打草驚蛇,數千燕軍相信李將軍一定可以應付,此時他也不怕戰后于將軍可能會因此以軍法制他了,恐怕自己也不會再有戰后。

        自駐地出發全速趕往盧縣的路程之中,鞠義隨時都在提防著曹軍的出現,雖然戰前一切軍情都在顯示青州營主力主要分布在北部,可在戰時一切情況都可能發生突然的改變的,有備才能無患。韓浩所部的出現并未讓他有太多的驚訝,可對方士卒那份誓死的決心和由之而爆發出的堅強戰力卻是出乎了他的意料。此戰之前甘寧與徐晃都曾多次向他敘述過曹軍的英勇善戰,稱其戰力并不在燕軍之下,鞠義也在心中盡可能的去抬高對手的實力,但真正面對之時才會有深刻的感觸!今世由于劉毅的出現,曹操袁紹這一對勁敵并未有過正面交手的機會,鞠義也一直未曾與曹軍真正敵對,不過當年在冀幽之交他與高覽一處是與甘寧統帥的燕運營有過激戰的,如今觀前曹軍并不在當年的幽州軍之下,甚至還要有所過之,其戰意戰心牢不可破!

        “趙韓二位校尉,你等所部列鋒矢陣沖擊曹軍兩翼,切記只求穿透不可戀戰,需速速趕往盧縣接應武安將軍與呂校尉,來啊,擂響戰鼓,先登戟士何在?隨我擊破敵軍!”韓浩選擇的阻擊地形乃是官道之上最為狹窄之處,其目的便在于使得燕軍的優勢兵力一時難以發揮,因不管雙方如何眾寡懸殊,在第一線交戰的正面之上始終只有一定數量的士卒交手,雙方戰力相差無幾的情況之下,兵力占優的一方亦只能與敵軍拼士卒消耗,而這正是韓浩最希望看見的局面!

        龍驤軍一共殺上兩營士卒,正與敵軍激戰一處各不相讓,鞠義則立于后陣詳觀戰情,此時在他的面孔之上雖仍舊是一片平靜可心中已是極為焦急,敵軍的阻擊部隊既然能夠出現此間,想必盧縣怕是已有大隊青州營駐扎,武安國與呂翔二人統領的兩營士卒先行而去若被敵全力擊之將是兇多吉少,眼下他必須盡快突破眼前這些悍不畏死的曹軍的阻擋,立刻趕往盧縣加以增援,眼下時間比什么都要珍貴!

        不過形勢越是緊急,心情越是急切,鞠義更要逼著自己強行冷靜下來,只有如此他才能找出當面之敵的弱點給予打擊,從而達到擊潰敵軍的目的,一陣細查之后他幾乎可以肯定對方戰將的戰略意圖了,這是于禁派出的一支決死之師,其目的便在不顧一切的阻止自己進擊盧縣,倘若對方想要誘敵深入,打到眼前這個程度戲也做的夠了,既如此前方又無太多的喊殺之聲敵軍埋伏的可能大大降低,否則以武安國與呂翔麾下總會有人沖出重圍,唯一的可能就是盧縣各處都在激戰之中,單憑眼前這些曹軍的決死之意就想拖住自己,于禁你未眠太過小瞧于人了,計議一定,鞠義立刻開始下達軍令準備親自出戰!

        對付步軍的厚實陣型,騎兵有一種戰術名為“鑿穿”,亦是燕王最為拿手之道,自潁川之戰突襲數十萬黃巾并斬殺賊帥張晃之首與萬軍之中,再到奔狼一戰面對匈奴精銳的擒賊擒王,這種戰術始終貫穿著朗生的軍事生涯,如今鞠義就要用步軍采取這樣的戰術來突破敵軍的阻擊,他的目的不在殲敵,而在迅速將之穿透馳援盧縣之處,龍驤軍主力盡在此間,這數千曹軍就算再如何勇悍亦是插翅難飛!

        這一出手便是三箭齊發,先登營是鞠義從在韓馥麾下開始變一手帶出的精銳之師,此時共有八百五十六人,人人手使大戟,亦是一支名聞天下的雄獅,又被稱為大戟士,在步軍之中若論攻城他可能要略遜高順麾下的陷陣營一籌,可若論沖陣,即使當年面對幽州軍鞠義亦有著戰而勝之的信心!這八百余人由他親自率領出擊,其意便在盡量吸引曹軍的精力與此處以便兩翼的趙睿韓呂子迅速通過敵陣!

        此時龍驤軍的兩營士卒是與敵軍纏戰一處的,也會給后繼同袍的沖擊帶來極大的困難,而鞠義下令擂響戰鼓便是一種隱藏的軍令,聽見那陣密集有致的鼓聲之后,正面與曹軍交戰的士卒已經開始往兩側讓出一條通道,而幾乎與此同時,鞠義戰刀高舉之下,先登營的沖擊亦是迅速展開,兩陣之間的配合頗為精妙,曹軍在酣戰之中忽見對方左右分開,還在稍稍一愣之間便見一隊黑衣甲士迅捷無比的沖殺而來,剛到近前二十丈之處但見他們齊整的揮動手臂,一支支帶著凜冽風聲的短戟就到了眼前,猝不及防之下很多士卒應聲而倒,如此近的距離,先登營又是精與此道,這些短戟的威力還在強攻硬弩之上。

        兩年方略之中燕軍的大練兵是深入到了軍事之中的各個領域的,這鼓聲傳令的精細亦是眾人齊心合力研討出來的成果,其中經過了多次的反復與無數的實驗方才正式運用在操練之中!在此之前大兵團之間的對戰多是依靠旗語,戰鼓只是輔助表達幾個明確而又簡單的意思,封丘之戰中劉毅與曹操之間的斗陣便是通過這樣的方法實現的。

        可戰場之上的情勢瞬息萬變,尤其是在大兵團的決戰之中,指望全力以赴拼殺之間的士卒們再去顧及后軍的旗語顯然頗為困難,且在夜戰之中這個難度還要加大,如何能夠保證統軍大將的軍令能夠最為及時的傳達給正在酣戰之中的士卒,思來想去之后劉毅與眾將還是覺得運用戰鼓最為可行,經過年余的刻苦操練,燕軍各軍之中已經形成了自己一套獨特的戰鼓傳令之法,這些鼓聲的含義在平素的苦練之中被士卒們深深記在心間,近乎形成了一種條件反射!正因如此,在眼前如此復雜的纏戰之中,鞠義才敢毫無顧忌的沖殺上去。


  (http://www.ybnsfg.tw/book_4939/355406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ybnsfg.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com
500万彩票网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