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狼行三國 > 第五百三十五章 山中靈物

第五百三十五章 山中靈物


        更新時間:20-05-

        劉母為了給兒子祝禱而要全家一同前往北平城外的山神廟以表現誠意,婆婆難得有如此心思身為兒媳的蔡琰自然一力支持,第二日大將軍府出行的隊伍可謂浩浩蕩蕩,前后足有數百米,光是馬車便有二十余輛,加上跟隨的下人以及護衛劉毅的親衛營士卒,這一行怕要有千人上下,可謂陣仗十足,引來了不少百姓駐足旁觀。

        今日劉毅并沒有騎馬,而是與蔡琰同坐一車,現在的他還不宜在眾人面前拋頭露面,此時策馬其在最前方的那個壯碩少年正是劉毅長子劉桓,如今十三歲的他在經歷了冀州大戰之后雙眼中更是多出了一份沉穩與干練,倘若從背后去與當年的劉毅已有**分的相似。

        一行取道朱雀街出了丹鳳門,他們的目的地乃是城外十里的玉泉山,此處以山泉清冽而得名,每日皇宮與各大臣的府邸都會有專人前往取水而回,大將軍府亦是其中之一,且時辰僅在天子之后!那山神廟便建在玉泉山的另一處山腰之上,此時佛教雖然已經傳入大漢卻還未有后世的興盛,信徒亦遠有不如,百姓信奉的多還是華夏傳承下來的那些神祗,正因這處山神廟極為靈驗才會來者如潮。

        大將軍府的車隊將整個官道都占據了一半,很多百姓見是劉將軍的車丈亦很是自覺的讓到一邊,劉毅從來不喜擾民之舉,因此隨行的家人也并未有什么斥責之聲,這是尋常百姓心中一種發自內心的尊敬,自從劉將軍前來之后他們的日子便一天好過一天,前番聽聞大將軍染病不出,幽州有很多的普通百姓都自發的為他祈福祝禱,此時放眼大漢,能讓統領之下的百姓有此舉的怕也只有漢中張魯了。不過他的情形與劉毅又有不同,更多利用的是一種宗教的信仰。

        大約行了有半個時辰,車隊已經來到玉泉山腳下,在這里將軍府之人要全部下車,徒步順著石階登上,便是老夫人也不例外,在她來,這也是一種誠意的表示,劉母如此,蔡琰自要上前相扶,而劉桓也在另一邊攙扶主母,親衛營的士卒當先開道,長長的隊伍便往半山而去,這些石階都是北平城中的信者出資所建,其中劉母一人就出了一半,當然對于財雄勢大的劉家而言這些不過是小小花費,能讓婆婆開心的話,蔡琰在銀錢之上是決計不會吝嗇的。

        劉母畢竟是上了歲數的人,五十幾歲在后世說來還可稱作中年人,可在漢末那個平均壽命不過三十歲的時代已經算得上老人了,很多似劉母這般大小的婦人已經是四世同堂!雖然有媳婦與長孫相扶,可老夫人還要不時停下休息片刻,他們走在最前,其余劉府眾人自然不敢逾越,因此這山神廟雖是不高可也花費了不少的時間。

        聽聞今日劉母要率全家前來參神,廟祝一早便就起身安排,而此時山神廟的周圍已經被親衛營的士卒遠遠包圍,洪彪亦是半夜便親自率軍到達此間,方圓五里詳詳細細的搜了個遍,此處頗為荒僻,將軍的安危可容不得半點輕忽!這廟祝本是山腳下一處村中的長者,據說是有神人托夢他才上山建了此廟,如今七十許的年紀卻是精神矍鑠,更讓人驚奇的是此人建了山神廟之后一頭白發盡皆轉為烏黑,可說他本人就是這處廟宇的活招牌,這里的興盛與他可是有絕大關系。

        “老朽見過老夫人,夫人、大公子、聞聽老夫人今日要舉家前來這廟中內外皆以安排齊備,老朽與眾人亦在此等候多時了。”見劉母等人步上廟前的平臺,廟祝立刻帶著身后眾人上前參見。

        “老神仙何必如此,老身此次前來是為家人祈福,如此只不過為了在神前做足誠意,倘若誤了別人之事倒是老身的不是了。”劉母見眾人施禮,急忙讓劉桓上前攙扶廟祝,又再出言說道。

        “老朽心中當然知道老夫人的心意,只是今番聽聞將軍也要前來,此處頗為荒僻,定要謹慎戒備才是,老朽得神人之托建立此廟便是為了百姓之福,倘若將軍在此有半點、老朽豈不成了萬夫所指!卻不知大將軍身在何處?”廟祝起身正色答道,昨天半夜洪彪便率人到了此間,不光是廟宇周圍,便是內里也要詳細打探,倘若換了別人,廟祝可能還會加以阻攔,可劉毅在幽州的聲望一時無兩,他平日也是尊敬有加,聽聞將軍亦要前來更是心中歡喜,因此不但沒有阻礙洪彪的行為還表現的極為配合,此時聽劉母出言便也答道。

        “多謝老神仙費心了,毅兒,這位便是此山神廟的廟祝王老神仙,你可需以禮相待!”本來劉母心中對這廟祝便頗為敬重,如今又聽他提起兒子自然不會再多加言語,當下也立刻將劉毅喊了過來與之相見,一行之中朗生是被劉六劉七管亥等人牢牢護在中間的,此時聞聽母親呼喚卻是快步上前,他聽了傳聞倒也想一見這位老者。

        “老朽王倫,見過將軍!”這廟祝當日便住在北平附近,深受公孫瓚暴虐之苦,因此心中對于劉毅的感激之情與周圍百姓一般無二,如今得以親見將軍,激動之下就要上前以大禮參見。

        “老人家不可如此,快快請起。”劉毅見到這個老者之時亦是心中頗為震撼,此人面容雖是有蒼老之態可那一雙眼睛卻是炯炯有神,雙手與頸間的皮膚更是很見光滑,再配上一頭的烏發的確極有出塵之狀,也難怪母親將他稱為老神仙,難道還真有返老還童之說?

        本來劉毅對這鬼神之事并不算深信,以這老者七十余歲的年紀在漢末這個動蕩之時足以稱得上高壽了,州府對于他們的這樣的人是有著專門的優待的,劉毅也不會讓這個老人家給自己行大禮,可當他伸手扶住老者雙臂之時心中的震撼卻是更甚,他可以清楚的感受到他雙臂之上結實的肌肉與力道,便與普通壯漢相比也不會輸之,如此的現象出現在一個七十余歲的老人家身上極為不和常理!且以他的修為一眼就能出這老者并不諳武道,再聯想起他夢見神人的傳聞,心中不由感慨這鬼神之說雖是虛無縹緲可也未必就沒有自身的道理。

        “當年若非將軍領兵前來,老朽一家恐怕早就斷了生路,又豈會有今日?這些信者亦原是北平周圍的農戶,平日務農閑事便會輪流來此幫助老夫打理此廟,聽聞今日將軍前來,都是心中歡喜,似將軍這般人物必有天佑!老夫人是為將軍祈福祝禱而來,不可誤了時辰,待得祭禮之后望再能與將軍一敘。”王倫出言之時身后一眾信者都是連連點頭,向劉毅的目光之中都是一派尊敬仰慕之色,此時廟中一切都已經準備妥當,王倫也不再拖延,立刻開始安排起來。

        這邊劉虎領著家人開始把昨日準備的那些祭祀之物抬了上來,豬牛羊等一應俱全且都是上等之物,那些信眾自家丁手中接過便將之抬進廟內安排起來,劉毅此時正在母親身邊陪伴,可忽然之間心中卻升起一股莫名的感覺,這種感覺似乎是他從來未有過的。

        心中并沒有危險到來前會出現的那種警兆,而是在這玉泉山的某一處有一個熟悉的聲音在不停的召喚著他,劉毅知道其實這根本不是什么聲音,而是自己腦海深處的某種直覺,山林之中一定有著與他很是親密之物,難道是虞山的狼群來了此間?雖說兩地相隔極遠,可劉毅依舊清晰的記得當年賽虎是如何從虞山到上黨來尋找他的。

        可那種感覺又不太像,真要是虞山的狼群此時就算畏懼人多沒有現身卻總該有狼嚎之聲傳來,那種親密之間還略略帶著一點陌生,倘若不是此地家人眾多的話劉毅一定會仰天長嘯一番,他相信山中的那個存在是一定會給予他回應的,這樣的直覺從未錯過。

        “老人家,最近這山上可有什么異常?”劉毅此時不由出言對王倫問道,此人天天都在山神廟中,倘有什么動靜的話一定瞞不過他。

        “異常?哦,月前曾有幾個獵戶與老朽言及在這山中見到了異獸,此物一身雪白,毛發極長,卻是行動神速根本難見究竟,他們也不知到底是個什么獸類,數次想要捕捉可那異獸卻是極為靈活,且似乎能夠知道他們的想法一般,往往是誘餌沒了陷阱卻無半點功效!老朽怕他們傷害了這山中靈物,便每夜都在廟后放些肉食,一到清晨總是不見,只是此物卻不傷人,老朽也沒有窺探之想。”王倫聞言微微一愣,回想了片刻之后方才說起。偶爾之中他也有過驚鴻一瞥,只是所見便只是一道白影,在黑夜之中更是難見究竟。


  (http://www.ybnsfg.tw/book_4939/355329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ybnsfg.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com
500万彩票网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