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狼行三國 > 第四百二十一章 黃雀在后

第四百二十一章 黃雀在后


        沉重的馬蹄聲伴著猛烈的風聲越來越近,很多龍驤營士卒的衣角都已被吹動,可數萬人的方陣此時還保持著平靜,有的時候沉默也能給敵軍帶來如山的壓力,當冀州騎軍發現他們狂沖而來的氣勢并沒有讓對方的士卒產生半點畏懼的時候,便很清晰的感受到了那種無聲的壓力,之前絕少會有對手能夠在這樣的場面下還能如此的平靜!

        眼敵騎離木欄陣只有三百步左右的距離,徐晃的右臂高高舉在空中猛力的向下一劃!“放!”他身后弓箭手位于最后的一排已經射出了手中的箭矢,千余根羽箭如同飛蝗一般猛烈的扎入了沖擊而來的騎兵隊伍之中,引起了一陣人仰馬翻!而在后排這一隊弓手放箭的同時,前面共計六排的弓手都是單膝跪地為他們讓開視野!待第一輪的箭雨過后,倒數第二排的士卒起立放箭,跟著便是倒數第三排,整個放箭的過程便如海浪起伏一般連綿不絕周而復始,將一蓬蓬的箭雨灑向對面的敵軍,一時間人喊馬嘶之聲響成一片,騎軍陣型為之一澀。

        弓手用步軍用來對抗騎軍的不二利器,這套連環發箭的陣型也在操練時演練過多次,其最大的好處便在于能夠在弓弩最大殺傷距離之內將箭矢的威力發揮到極致,當然這其中的配合極為關鍵,任何一個環節的疏忽都會讓箭雨的環環相扣收到嚴重的影響。今日這種苦練的箭陣初上戰場算是有了一個圓滿的開頭,給予了對方很大的殺傷。

        不過冀州騎兵亦是百戰精銳,雖然很多騎士中箭而倒可他們的沖勢也只不過被延緩了一些而已,他們的經驗極為豐富,敵軍的箭陣除了給予他們殺傷之外最大的目的還在擾亂他們的陣型,此時最佳的應對便是爭取在最短的時間內縮小與對方的距離,一旦稍有猶豫伴隨而來的必然是巨大的傷亡,沖擊對方穩固陣型總是要付出代價的。

        見自己的箭雨只給敵軍帶來了小范圍的混亂,更多的騎軍則是稍作調整便又飛快的沖上,且毫不畏懼的揮動手中兵刃格擋著如雨的箭矢,徐晃心中暗暗點頭,這才是一只精銳騎兵應該有的表現!不過此時可不是贊賞對方的時候,左臂再揮,一隊人馬自兩翼而出擋在了木欄陣之后數十布的地方,此中士卒都兩兩配對,一人置常盾與地上結成一條盾陣,而另一人則手持長槍將之自盾牌縫隙之中遞出,持盾者單膝跪地,持槍著則馬步扎實,如此一來這個拒馬陣在瞬間便又行成了一道堅固的防線,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克制對方騎軍的沖力!

        本來像這樣的拒馬陣軍中并不少見,可幽州軍中卻給他加上了制造精良的大長盾這一細節,是的本來就頗有成效的陣型顯得更為穩固,除此之外他們與木欄之間保持的距離也十分講究,以這些木欄的高度,冀州騎軍準備充足之下的確可以一躍而過,不過這樣的屏障會使得騎軍的陣型出現一定的脫節,而拒馬陣士卒的姿勢不會影響他們身后弓手的放箭,眼前這短短五百步的距離對于冀州騎軍而言卻顯得無比的漫長,這樣的戰陣布置絕非劉毅或是諸將哪一人之功,而是集體智慧的結晶并有著實踐作為依據,也是徐晃敢于行險的最大原因。

        僅僅是這五百步的距離就讓冀州騎兵的損失不下千余,的陣前顏文二將都是一陣心痛,不過眼下除了強行沖擊之外并沒有更好的辦法,代價已經付出去了,自然要想辦法得到回報。此時幾排弓手已經開始邊放箭邊漸漸的后退以保持自己與對方騎軍的距離,同時他們還要隨時準備完成轉向,因為兩翼包抄的騎軍也開始迅速的接近了。

        此時公明陣型再變,后軍的士卒殺上前來在兩翼也擺下了拒馬陣,在他們的身后還有很多士卒手持短槍,就在等著對方的接近,這種短槍在近距離之內比之箭矢的殺傷力還要強大,也可在一定程度上彌補前方缺少了木欄陣這道屏障的不足,后來的場面的也說明這點,那些強勁的標槍將一個個冀州騎軍射翻在地,這與步軍沖鋒還不相同,萬馬奔騰之中一但手上落地便是慘不堪言。

        不過在這樣的地形上作戰,騎兵的優勢是天生的,付出了一定的傷亡來到拒馬陣外圍之后,龍驤營的陣型也開始被他們沖出一個又一個的缺口,只是在徐晃沉穩的指揮之下,更多的盾牌手與長槍手趕上前去構筑第二甚至是第三道防線,給敵軍的前進帶來了極大的阻礙。

        著自己麾下的騎兵自三面而上漸漸與敵軍絞殺一處,顏良文丑二將幾乎同時出了一口氣,以眼下這樣的局面,就算徐晃用兵得當,陣型變化萬千也絕對難挽頹勢!事實也證明了他們的觀點,冀州騎軍的傷亡越來越小,而隨著更對后續的殺上,龍驤營堅固的拒馬陣防線也便的岌岌可危起來,弓箭手的威力更受到了極大的削弱!這絕非公明指揮不利,能給對方造成如此大的殺傷并將之沖勢降到最低已經讓顏文二人贊嘆不已了,這樣的地形下騎兵的優勢實在太大。

        “士平,以眼下形勢,若敵軍再無后手,想必徐公明是在劫難逃了。”文丑靜靜觀察了戰場形勢之后出言對身邊的顏良說道。

        “哼,此人為將之名絕非虛至,幽州軍竟有如此巧妙的陣型,倒是讓人欽佩,不過他的手段也已經用盡了,還能有什么后手?不過我等還需率軍而上全力以赴,否則我軍的傷亡就難以估量了,通傳夏侯將軍,讓他全力出擊,將眼前敵軍一舉擊潰!”顏良說完一催胯下戰馬便舞刀而上,文丑亦是緊跟其后,兄弟對時機的判斷可謂精準,此時正要將對方圓陣一舉沖垮,便可予取予求了。

        城頭之上的高干眼見顏文二將親自出擊,夏侯淵的虎豹騎也加快了速度,面上的興奮之色已是難以掩蓋,只要他們一舉殺傷,縱使徐公明有通天徹地之能也難挽敗局!當下便要傳令士卒擂響城上戰鼓以為城下騎軍鼓舞士氣,可就在此時,變故陡生。

        黎陽城東與東北兩面已是一陣塵煙飛揚,熟悉的大地顫動再一次作響起來,暴雨傾盆一般的馬蹄聲漸漸由遠及近,兩道洪流同時出現在了袁軍的視線之中,他們兵鋒所指絕非黎陽,而是顏文二人正與徐晃龍驤營糾纏一處的奇兵,而幾乎與此同時徐晃一聲大喝,龍驤營士卒的戰力瞬間便山呼海嘯一般的爆發出來,他們悍不畏死的沖擊著對方的強大的騎軍,甚至不惜用三四個步卒去換取一個騎士的性命,放在平時這樣的舉動雖然剛烈可實際效果卻與自殺無異,不過在眼前這個特殊的局面之下,龍驤營的舉動與逐漸沖近的兩對騎軍卻形成了巧妙的配合,步軍遇上騎軍自然處于劣勢,可若是騎軍交鋒一方沖勢驚人而一方卻陣型松散的話,這勝敗之數不問可知。徐晃不惜麾下的重大傷亡也要將敵軍牢牢吸引在周圍等的就是這一刻的變數。

        西涼營!白馬營!顏良文丑二人對奔襲而來的這兩對騎軍絕不陌生,雙方上次便在幽冀邊境有過交手,對方的戰力絕不在自己之下,且此時還占了沖力的便宜,難怪徐晃面對數萬騎軍還能如此鎮定,卻原來來他們一直想做捕蟬的螳螂,對方的應對便是在后的黃雀!


  (http://www.ybnsfg.tw/book_4939/354978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ybnsfg.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com
500万彩票网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