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狼行三國 > 第七十一章 月夜佳人

第七十一章 月夜佳人


        蔡邕終究是不太放心女兒,過不多時業已回轉,劉毅此時可要恭恭敬敬的以禮相見了,這畢竟會是自己的泰山大人,雖然他不是什么才子文士,可說道對人心的揣摩與察言觀色后世商場上的摸爬滾打給了他太多的經驗,一行迎合之下很快便消去了蔡邕的怒氣。

        二人一番商議,上門提親必須要有家中長者,劉毅父親早亡,祖父年老母親體弱都是不宜長途奔波,便準備讓劉度作為自己的長輩來提這門親事,只是時間上還要過上一月,至于嫁妝嗎,劉毅現在還愁這個?金銀珠寶之外當然少不了很多的書畫古籍,這可是要投老丈人的歡心,果然在這一點上蔡邕并無過分要求,只要做到體面符合身份即可,當然劉毅還沒忘了對搖紅表示歉意,這個舉動也讓小丫頭惶恐不已,可見到劉將軍的確是出于一片誠意,又歡喜起來。

        當晚便在皇甫嵩府上歡飲,此事蔡邕已經決定日后找個機會對老將軍明言,今日還是不提為宜,事關蔡大儒顏面,劉毅自然不會反對,至于蔡琰被父親叮囑先行回府,雖是心中有些不舍,可想到一月之后大事可定也就乖乖的去了,今日她可算心滿意足了。

        晚間飲宴之時皇甫嵩的話題自然離不開軍事,眼下張角雖亡,張梁卻在,黃巾軍在遭受朝廷的沉重打擊之后潛伏了一段時日,近日卻又有死灰復燃的跡象。劉毅則說起張梁此人威望遠在張角之下,黃巾軍雖是勢力不俗可卻是烏合之眾,況且只能各自為戰已經不能給朝廷帶來太大的威脅,不過黃巾之中也不是沒有人才,波才便是能征慣戰之將,或許在局部他們尚能有所作為可要撼動根基卻是不能了,老將軍對于劉毅的這份分析極為贊賞,更是不吝夸贊,蔡邕雖是不通軍事,可向來知道這個老友從不是妄言之人,向來自己這個未來女婿的確是有真才實學,況且最近天子對他也頗為親近,封為西園八尉之一,以他年紀自是前途無量,女兒當是所托得人,這立場一旦有了轉化,看問題的角度自然不同,宦臣之事已經被他忽略,自是賓主盡歡。

        劉毅回到府上之時雖不是深夜,可大部分侍女下人早已睡下,此時可不同于后世,有著那么多的娛樂方式可以打發時間,基本是天一黑就要上床就寢的,尤其是尋常百姓人家,晚間的照明對他們來說都是一筆不小的開支,自然是能省則省,睡得早起的就早,有很多的寒門學子都是凌晨起身借著家中的爐火來讀書的。

        到了自己住處的外間,翠縷與流珠還在等侯,不過臉上已經頗有倦容了,劉毅怕打攪到里屋的方仙兒休息,特地讓她們放輕了聲音,讓丫鬟們伺候著更換了朝服略作漱洗便讓她們歇息去了。

        躡手躡腳的進了里屋,此時屋中燭火未熄,仙兒則和衣趴在案幾之上已然睡去,面前猶自放著一壺香茶,劉毅緩緩的走了過去,燭火掩映下的那張嬌俏面容顯得更是嬌艷欲滴,似方仙兒這般的少女在閉月閣中可是受過極為嚴格的言行訓練的,比之一般大戶人家都要認真的多,否則豈能讓那些名流世家趨之若鶩,便是睡姿也是極為優雅,比之平日還更多了一份平靜的美態,讓人欣賞不已。

        劉毅今日第一次以自己在戰場上的心態去面對兒女私情,卻是覺得大有收獲,現在的心情極好,看著仙兒優美的睡姿,不由得起了玩笑之心,慢慢的將臉孔湊近,仙兒的皮膚還真不是一般的好,所謂膚如凝脂,吹彈得破說的恐怕就是這個了,以她的膚質和美色就算素面朝天劉毅也深信她絕對不亞于那些拍攝化妝品廣告的大明星。感受到劉毅接近之后熱烈的呼吸,仙兒美目的睫毛震顫幾下,睜了開來。

        “啊。。。公子,你,你回來了?”仙兒惺忪的睡眼方一睜開,就有一張男子的面容近在咫尺,不由得驚呼出聲,立刻向后閃去,待看清面孔的主人乃是劉毅之后,眼中卻有又羞又喜的神色,輕聲說道。

        “是啊,傻丫頭,這么晚了還不上榻,在這里睡受了風寒怎么是好。”美人春睡方醒,自是別有一番風情,劉毅愛憐的說道。

        “奴婢是在等候公子,不知不覺間就睡著了,公子你答應過不叫仙兒做丫頭的。”方仙兒看著劉毅愛憐的神情心中暗喜,可她就是受不了他把自己當成小女孩,早就是大姑娘了。

        “呵呵,你以為劉某對什么人都這樣叫啊,告訴你,除了玉兒之外你還是頭一個,丫頭,今日劉某有一事問你,你可要斟酌清楚再做回答。”劉毅微微一笑,又在說道,今日得了蔡琰提醒,他的確要給方仙兒一個交代,或者說是要在張讓面前表個態。

        “公子盡管問,仙兒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仙兒聽得他竟然把自己和玉兒夫人相提并論一時間心花怒放,現在反而怕他不喊自己丫頭了,又聽他后面問話,急忙答道,心中已是充滿了期待。

        “張大人既然把你送給了我,你就是我劉家的人了,不過劉某絕對不是強人所難之人,你若是愿意隨我,我會給你一個交代,若是不愿,就先委屈一段時日,待回去之后再做計較。”劉毅正色言道。

        “張大人將奴婢贈與將軍一事已是天下皆知,奴婢哪里有不隨將軍的道理?”仙兒聞言低下螓首輕聲說道,此時已是俏面微紅,方才聽聞劉毅將她稱作劉家人時心中一顆大石早已落地,自然千肯萬肯。

        “我不是說這個,我是說你的心思,這些你不用計較,你若不愿劉某自有辦法為你改頭換面。”劉毅又再言道。

        方仙兒聞言略微有些慌亂,這個男人還真是霸道的可以,自己的心思不是已經很明顯了嗎?難道非要親口說出來?此時對于面前這個咄咄逼人的劉毅,她不禁又愛又恨,可有不敢不說。

        “仙兒的心思,將軍還不明了,非要逼女兒家說那羞人之言。”仙兒的螓首已經快低到胸口上去了,聲音也是猶若蚊鳴。

        “哈哈哈,劉某就是個老粗,可不會打什么機鋒,你不說我不知道的,看樣子你是愿意了,那就好。”劉毅大笑聲中將方仙兒橫抱在手便向榻上行去,隨手也將屋中燭火熄滅。

        仙兒緊閉著雙眼,腦袋緊緊貼在劉毅寬厚的胸膛之上,臉上燙的驚人,她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么,身在青樓之中,雖說是個清倌可對這些事情卻比尋常女子要了解的多了,此時心中又是期待又是緊張。果然劉毅已經開始解除她的衣衫,仙兒本能的就想推拒,可立刻就停止了動作,這不是自己想得嗎?聽姐妹們說這有這樣過了女人才是真正的女人,不過緊張還是使得她的兩只小粉拳緊緊的捏在胸前,呼吸也變得不均勻起來,脫衣的同時劉毅的大手與她的身體偶有接觸,雖是短短一刻又隔著衣物可仙兒似乎也有發麻的感覺,周身酥軟無力,特別是劉毅給她除去鞋襪時一只大手有意無意的包住了她的玉足,仙兒暮然之間只覺得一陣天暈地轉,那種肌膚之間的接觸竟讓她嚶嚀出生,此時自己的聲音聽在耳里和平時夜間偶爾在閣中所聽的靡靡之聲極為相似,仙兒不由羞得更是用雙手捂住面龐,貝齒緊緊咬住下唇,不敢讓自己再發出半點聲響。


  (http://www.ybnsfg.tw/book_4939/315556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ybnsfg.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com
500万彩票网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