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狼行三國 > 雙肩之負逾萬鈞

雙肩之負逾萬鈞


  燕云軍的梅花大陣之外燃起一陣熊熊烈火,荊南軍士卒則一時為火勢而阻。這一切在張遼看來都是順理成章,對方的戰力不可謂不強,恐怕比之當年曹操麾下的精兵也不遜色多少,可六年以來漢軍的戰力卻是增長的更多,經過一陣接觸他對敵軍也有了更多的認識,眼下最理想的便莫過于荊南軍強攻他的梅花陣,只要對方顧忌時間而產生急躁的情緒,憑借穩固的陣型他就能讓對方付出更大的代價。

  不過荊南軍的攻擊并沒有像張遼想象之中的那樣立刻到來,敵軍的陣型也有了改變,接下來的攻擊他們不再是猶如潮水一般的涌上,而是列出堂堂之陣開始緩緩的壓近,刀盾手在前弓弩手在后,三陣之間則有騎兵游弋不停。此時張遼的面色稍稍一沉,周瑜果然不愧是陛下口中的用兵大家,在第一次沖擊受到巨大打擊的情況下依舊可以冷靜的做出調整,接下來的戰局燕云軍就絕不會輕松了。

  當然對于周瑜而言如此的應對也并非是理想的情況,要知道他的對手可不僅僅是眼前的張遼和燕云軍,這張文遠既然敢于輕軍突進,漢軍后繼的部隊肯定會源源不斷的趕到。誰也不敢輕視趙云與張虎的用兵,而漢軍之間的協作也是被無數次大戰所證明了的,假如荊南軍不能在圍殲燕云軍之后及時抽身,那么只要被對方纏上無論能否殲滅張遼所部亦是于事無補。此更是周瑜沒有一開始就排出厚陣的原因,他還是有著一絲盡快擊破對方的心理的。

  隨著荊南軍從三個方向接近燕云軍的陣型,雙方弓手之間的對射就開始了,論射術與弓弩無疑是后者占據上風,但前者卻占據了人數上的優勢,雙方一時間打了個勢均力敵,但由于周瑜采用了厚陣,燕云軍的短促突擊再想像一開始那樣建功也是難于登天了。一旦己方能對敵軍進行有效的牽制,再度發起沖擊之時威力就會大上許多,半個時辰之后荊南軍已經開始在撞擊燕云軍的外圍盾陣了。

  在雙方對射之中荊南軍是非常注意打擊燕云軍身處高臺之上的軍官的,剛才在土山之上周瑜也十分仔細的觀察了張遼的排兵布陣,戰斗之前也許他無法去做到知己知彼,可在戰陣之中他對于敵軍的了解是十分細致的,此亦是一名主帥或是大將所必備的素質。那一個個站在高臺之上的燕云軍軍官組成了對方極為有效的指揮體系,盡力給予打擊就算不能使敵軍指揮癱瘓也要最大程度的影響對方。

  “弩手后撤,第一軍第二軍輪番出擊,高臺后移,長弓迎敵。”觀察了一會兒敵軍的攻勢之后張遼也及時做出了應對,敵方意在先破燕云軍外圍的盾陣,一時間弩手在對方刻意防范及箭手的牽制下作用已經變小,那么利用長弓射程遠的優勢來壓制對方就成了極為自然的選擇。短促突擊依舊不能放棄,哪怕此舉并不能給敵軍帶來太大的殺傷,張遼的真正目的還在延緩敵軍對盾陣的破壞。

  有過剛才的經驗,荊南軍對燕云軍的短促突擊就有了極大的防范,因此雙方在陣前的短兵相接一時也打的是勢均力敵,燕云軍只能占據稍稍的上風卻不能像一開始那樣的完全壓制了。在如此的對戰中雙方的傷亡也在不停增大,你來我往對陣的局面就形成了拉鋸,應該說從總體來看荊南軍還是占據了一定的上風。

  見到這樣的戰局,呂蒙凌統包括程普在內都暗暗的松了一口氣,在這樣兩軍堂堂之陣的對壘中一方一旦形成優勢另一方的反轉就會變得更加困難,大都督不愧是大都督,別的不說就是這一份冷靜便是常人難及。可此時在周瑜的面上你卻是看不到半點的得意之情,相反他的一對濃眉還在不斷的收緊。

  “太慢了……”這是周瑜心中的想法,自己用上了這個陣型來加以攻擊,取得上風是意料中事,畢竟他在兵力上占據絕對的優勢,可這一點的優勢絕不能讓他滿意,相反假如現在能看見文遠的表情的話,對戰局滿意的反而變成了處在下風的張遼。如此的形勢敵軍的確可以對自己的陣型逐步蠶食,可與此同時他們也會消耗掉極為寶貴的時間,對張遼而言只要做到這一點他就成功了。

  “傳令,全...”正當傳令兵全神貫注的傾聽都督之命準備傳達之時,他卻訝異的發現周瑜的話說道一般卻頓住了,這在之前還是從來沒有出現過的場面,任何時候大都督都是殺伐決斷的,而此時他卻雙眼緊盯戰局又恢復了之前的模樣,似乎剛才的命令根本沒有下達一般,看了一眼傳令兵重新低下頭去。

  “還不到全線壓進的時候,現在的優勢還不足以這般。”看了看身邊士卒手上所捧的沙漏,周瑜這才發現不知不覺之間自己雙手的掌心已經滿是汗水,目前的戰局自己下令的時機太過關鍵了,而且所背負的職責也是泰山之重,他不能不謹慎以對,越是關鍵時刻越需要冷靜的判斷,此戰不勝全局就再難扭轉了。

  一軍之帥,統帥千軍萬馬,運籌帷幄決勝千里,但同時雙肩之上承擔的壓力更是重于萬鈞,尤其對于眼前的周瑜更是如此,孫策讓他率領荊南軍主力來此已經是將所有的賭注押在他身上了。而與之相比張遼在心態上就要好的多了,敢于在敵軍圍攻的威脅下依舊選擇突進,就是效法當年霸王破釜沉舟的決心!而即使燕云軍此戰失敗漢軍的同袍依舊可以爭勝,他可以沒有負擔的全心見招拆招。

  “傳令下去,全軍突襲。”又等待了片刻之后周瑜終于下達了軍令,荊南軍的陣型已經足夠穩固,戰局亦處于上風,現在定要給張遼以不斷增加的壓力。而就在傳令士卒揮動旗幟的同時北邊卻傳來了一陣極為響亮的喊殺之聲,周瑜知道那絕不是自己的麾下士卒。


  (http://www.ybnsfg.tw/book_4939/3037035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ybnsfg.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com
500万彩票网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