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狼行三國 > 電光火石定生死

電光火石定生死


        明月當空,星星點點,天空之下,花查要塞周圍大戰打得是如火如荼,燕云虎衛龍驤三軍聯手起的夜襲氣勢恢宏,人數的對比雖然是兩萬對四萬,但場面上漢軍依舊處在攻勢的主動地位。除了強悍的戰力和各軍配合默契之外,夜戰的因素也提現出來,而羅馬軍團空有數十萬大軍一時卻不敢從兩翼包抄,蓋因魯王劉信率領的騎軍游弋在側,而兩軍之間騎軍的戰力差距比之步卒還要明顯,夜間就更加增大了。

        相對而言斯潘諾里斯軍團在羅馬各部之中還顯得最為頑強,能夠與正面漢軍分庭抗禮,最大的原因當然是阿里納斯一人就擋住了王雙和楊青這對鋒銳的箭頭。而隨著酣戰繼續,當斯潘諾里斯親自加入戰局之后,這場高峰對戰的天平便開始向著羅馬軍一方傾斜,雖說羅馬二將缺少配合,但實力上差距還是顯示出來,他們要做的是逼王雙楊青各自為戰,而后者就要竭力避免,只要聯手之勢還在,就能將戰局支撐下去。

        在漢軍三大王牌戰陣后方數百步便是張遼等人的總指揮高臺,隨著大漢的不斷強大,各方面都有了極大的進步,今日這個指揮臺已經全是精鋼打造還能夠折疊,相對而言很是輕便靈活,擁有一定機動能力,更能根據需要來調節高低。

        此刻燕云軍統領征南將軍將軍張遼,虎衛軍副統領臧霸及一眾參謀都在高臺之上,還有一黑甲大漢極為醒目,似文遠宣高已然很是雄壯,但與之一比還是矮了一頭,目測要在一丈左右,正是天寶大將軍淚無痕,今日他是被劉信特地留在軍中的。

        三員大將人手一個千里鏡在觀察前方戰局,這還是去年的最新款,下全軍不久,已然帶上了伸縮功能,借著前方火把的亮光戰局便可盡收眼底,配合指揮臺和號角旗語,張遼等人便能對第一線的戰況做出最快的反應,亦算是軍事科技的運用。

        “文遠將軍,再有半個時辰差不多就可以收了。”片刻之后臧霸放下千里鏡先言道,今天組織的大規模夜襲,其戰略目的在于增加敵軍進軍的難度,最大限度的殺傷敵軍,進一步挫傷他們的士氣從而讓漢軍在心理上占據優勢的同時更能爭取時間,一旦徐晃的遠征軍主力到了,攻守之勢便會立刻倒轉,因此及時脫離也是一門學問。

        “嗯,宣高所言不假,半個時辰差不多了,傳令下去,各軍奮力向前,不需有所保留,聽我號令行事!”張遼聞言微微頷,隨即便下令道,酣戰之中和敵軍脫離是極為講究時機的,也只有張遼臧霸這般宿將還要有三大王牌這般強軍才能做到極之盡矣!在撤軍之前瘋狂的攻擊是很有必要的,是保證順利撤下來的前提條件。

        “半個時辰?夠了,二位將軍,淚無痕請戰!”和張臧二將不同,淚大將軍的焦點一直都在阿里納斯之處,親眼見過對方和甘定趙統聯手大戰的他深知對方的實力,如此人物就連劉信都會見獵心喜,那么之前將之剪除卻也不差。到了淚無痕如今的地步,對手的實力已然絕不會影響他的信心,況且他出戰肯定對眼下戰局有利。

        “天寶將軍小心,不可戀戰。”張遼沒有猶豫,王雙的第三軍被斯潘諾里斯阻擊的極多,阿里納斯的確厲害,假如自己在盛年之時倒是可與之一戰,但眼下來看漢軍之中能與之匹敵者不會過三人之數,也只有魯王劉信和天寶大將軍有可能勝之。

        “將軍放心,時間足夠。”淚無痕答應一聲解開戰袍,也不走高臺的臺階,直接便從兩丈之處飛身而下,別看他猶如一座巨塔,但落地卻是十分輕盈,隨即大步流星便往王雙燕云三軍之處趕去,戰在高臺之上觀看,他的度竟然不遜奔馬。

        “淚將軍這么一去,那阿里納斯也有的受了,霸現在只盼公明將軍能早點到來,則面前羅馬遠征軍將會是我軍盤中之餐。”臧霸一笑以手點指羅馬軍陣笑道,言語之中豪情無限,在場亦皆是深信,主力到了哪里還有羅馬遠征軍的活路?

        “在此之前我軍還需步步為營節節抵抗,不讓羅馬軍輕易前進一步。”張遼正色道,眼下戰役的主題便是襲擾與反襲擾,處在守勢的漢軍更要想方設法來爭取戰場的主動,不但要給敵軍兵力上的巨大打擊,更要在心理上讓他們產生無法抗拒的想法。

        淚無痕邁開大步快如流星,漢軍士卒則是極為默契的為將軍閃開道路,越是到了面前淚無痕越是注意控制自己的腳步和力量,他的選目標并非阿里納斯而是羅馬軍蛟龍軍團的領斯潘諾里斯,倘若能先行解決此人,對戰局就會影響巨大!此乃戰場而非練武場,偷襲并不是什么丟人的手段,被人偷襲就只能說明你學藝不精。

        直到距離四人交戰之處二十步,淚無痕方才出一聲大喝,其聲有若雷鳴,隨即大步踏上,手中鑌鐵齊眉棍排山倒海一般攜帶無窮勁力便砸向斯潘諾里斯!以淚無痕的天生神力加上快步而來帶起的沖擊力,倘若這一棍砸實那么不要說是羅馬將軍,就算是一個鐵人他都能砸扁,純論力量當年便是虎癡許褚的烈馬狂刀都要稍遜一籌。

        場中最先感覺到危險的還是阿里納斯,盡管淚無痕已然極為小心隱藏自己的行跡,但絕頂高手的直覺有時候并不能用常理來解釋!那種汗毛炸起讓阿里納斯立刻意識到了有高手前來,因此手中戰刀是用盡全力出擊將王雙逼得飛退,而要保持聯手之勢王雙一退楊青也必須后退,就在這一瞬之間大喝傳來,淚無痕人已經到了。

        斯潘諾里斯察覺到危險要在阿里納斯之后,等他看清那個巨大的身影之時,淚無痕的鑌鐵齊眉棍已經當面砸來,斯潘的第一個想法就是退,這個巨漢的力道絕不是自己能夠比擬的。可淚無痕既然選擇出手偷襲自然準備周全,那條棍潑水不進卻將斯潘諾里斯身周五尺之地盡數封鎖,就是要逼著斯潘諾里斯和自己硬拼一記!

        電光火石,生死俄傾,斯潘諾里斯亦展現出了一名羅馬強大武者的不凡,手中大刀斜斜一個反撩迎擊淚無痕的鑌鐵齊眉棍,身軀矮下小碎步向后滑退。他很清楚這一下迎擊是必不可少的,單純后退他就算躲過對方這驚天動地的一棍也必將會被接下來的追擊所擊殺!因此不堅定信念絕難逃脫,在此過程之中也必須腳踏實地,唯有如此他方能有借力的余地,否則一旦飛退沒有任何反擊手段那便是離死不遠了。

        看見對手的應對,淚無痕心中也是暗暗點頭,一瞬間斯潘諾里斯做出了當前形勢之下最為正確的選擇,倘若他選擇一味后退那么自己就有九成把握能取對方性命!以攻對攻更不可能,換了阿里納斯才有這個實力!現在將斯潘諾里斯立斃棍下,淚無痕的把握已然降低了很多,因為在斯潘做出迅反應的同時,阿里納斯的側襲也已經開始,他的戰刀攻的是淚無痕左肋之處,亦是錘棍等重兵器戰將最難照顧到得地方。

        但這并不妨礙淚無痕繼續全力出擊,不管阿里納斯的攻勢如何兇猛卻也終究慢了自己一步,他還有足夠的把握在轟出對斯潘諾里斯的全力一擊之后再回頭對付阿里納斯,至于這一擊能造成什么樣的效果就要看自己以及對手的揮了。

        斯潘諾里斯五歲之時就開始進行戰斗方面的訓練,在貴族家庭中是十分罕見了,記得童年之時幼小的他經常會被強大的對手如同扔沙袋一般扔出很遠,那些人的力量是自己無法抗衡的。父親對自己要求更是極為嚴格,既然他選了這條戰士之路,那么任何在場上的手下留情都只會害了他,摸爬滾打與受傷對戰士而言就是家常便飯。

        斯潘諾里斯堅持了下來,回那些歲月,那些苦難,便是自己成為羅馬最年輕兵團統帥的原因。到了成年之后他再也體會不到那種感覺了,有的只是將一個個強大對手砍與刀下的驕傲與快樂。但在今天,在天竺的大地上,面對強大的乎他想象的對手之時,童年的感覺再一次回來了,帶給他這種感覺的當然是天寶大將軍淚無痕。

        鑌鐵齊眉棍和戰刀交接之時,斯潘諾里斯又一次覺得自己像是在童年時面對那些無法戰勝的對手,那一份力道簡直沛然莫御,更是透過刀身直傳他的內府之處,由外到內都受到了極大的震蕩!唯一和童年不同的是現在的他已經會去準備,具備在劣勢之下控制的能力,拼著內府受傷他也一定要盡量穩定自己的腳步,通過不斷地位移來消解那巨大的力道,雙手虎口開始流血他依舊要緊握戰刀,絕不能讓之離開。


  (http://www.ybnsfg.tw/book_4939/2729386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ybnsfg.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com
500万彩票网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