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狼行三國 > 毒王出馬天耳隨

毒王出馬天耳隨


        看著那個滿滿的包裹聽到內中發出的金屬碰撞之聲,楊老蛋不由自主的就咽了一口口水,這輩子他見過最多的錢也不過一千,而包裹之中卻是三百兩黃金,相去根本不能以道理計。∮,但很快他卻是雙手連搖不肯接王欣然遞來的包裹與玉佩,嘆了一口氣之后說道。

        “王爺與夫人真是說話算話,但小的不能要,這一次揭了榜文的確是生計所迫,可我、我是真的想見月兒……小的沒本事找不到她但王爺和陛下一定有辦法,假如能讓我再見一次月兒就是立刻死了也心安了,這么多的錢小的也無福消受,收下了只會良心難安,若是承蒙王爺和夫人看得起,小的也有一技之長,只求片瓦遮頭兩餐溫飽。

        楊老蛋的語氣帶著顫抖,說起月兒是幾度哽咽難以為繼,那份思念確是真情流露,他一生未曾娶妻只有這么一個養女,所有的感情亦是寄托在她身上,如今逐漸老去對月兒的思念更是越發的強烈,因此此時出言也全是發自肺腑,千兩黃金在他眼中也不如月兒多矣。

        “老哥,不,你是月兒的養父,救了她養了它,甘某理當叫你一聲叔父,這里都是窮苦出身,你的那些顧忌某家亦是清清楚楚,黃金千兩與甘某而言絕比不上小影的消息,錢一定是你的,誰也拿不走,你要自己養活自己也行,這大漢都市任由你挑選,倘若今生真的有幸能都找到小影,她也該給你養老送終!”甘寧見狀上前一步雙手扶住楊老蛋的雙肩正色說道,此時在錦帆眼中也難得的泛起了淚光。

        “二叔,小影姑姑一定找的到的,嬸嬸不是知道那個郅徵嗎?”楊老蛋聞言一雙淚水再也忍不住流了下來,不知該說什么只是不住的點頭,一旁眾人見狀都是頗為感動,誰能見過靖海王這般模樣?此時卻是一旁的劉信說道,剛才提起苦出身二公子下意識的就往后縮了縮,再怎么說這件事情與他是沒有半點關系的,雖然無論練武還是在軍中歷練他都吃了很多的苦頭,但論起家世卻是顯赫無比。

        “信兒說的是,老茍,你先帶叔父下去歇息,這奔波一日也勞累了。”甘寧重重的點了點頭,隨后對茍昌交代道,愛妻既然有所問必定有所得,再見楊老蛋面有倦色此事倒也不急在一時!

        茍昌聞言自是帶著楊老蛋下去,甘寧這才對王欣然問道:“欣然方才說起那郅徵,可是知道此人的下落?”

        王欣然并未立刻回答,又再回憶了片刻言道:“夫君可曾記得那一年天戮刺客借皇甫將軍的葬禮長街刺殺大哥之事?”

        “當日遼東神劍王越親自出手,若非欣然制住那毒王禽滑庚怕是我與大哥都要險象環生,此等經歷怎生會忘?欣然提起此事,莫非?”十余年前天戮曾經謀劃過一場精巧的刺殺,當時王越潛伏至最佳時機出劍差一點就要了劉毅的性命,幸虧管亥忠心護主卻因此而斷臂,當日情況一度極為兇險,甘寧與大哥這輩子怕也不會忘記。

        “絕羌神劍王越,毒王禽滑,神耳郅徵,此乃天戮之中三大高手,當日我曾聽師兄言及那神耳郅徵也曾出現在北平城中,卻是不知此人為何不曾出手,剛才那楊老蛋所言帶走小影的那個人無論長相身材還是特征都與神耳極為相似,名字亦是分毫不差!”王欣然緩緩言道。

        “欣然既如此說那應該是不會錯了,看重小影的資質倒也符合他的身份,只是當年刺殺之事后大哥與郭軍師便曾讓“天耳”眾人加以反擊,后來這天戮便銷聲匿跡,卻是有數年未聽聞消息了。”甘寧頷首言道,他的舅兄聶離原本也是天戮中的黑墨之人,后來為了妹妹斷然與之決裂,而愛妻的知交亦是大哥妃嬪的風若曦更是其門主之女,能對郅徵的長相描繪的如此詳細倒也極為正常。

        “的確是銷聲匿跡,但肯定沒有消亡,當日我懷著平兒之時那天戮第一殺手便對我出過手,恰逢大哥在側將之逼退,而那人也是個女子!當年出手對付天戮的乃是“天耳”,六公子可知其中詳細?”王欣然言罷卻是對一旁的“藍箭”問道,此人便是天耳核心之一。

        藍箭聞言先是對王欣然行禮,顯得很是恭敬,要知道毒王用毒易容之能獨步天下,當年還曾經做過天耳與暗影的教官,因此無論藍箭還是甘寧身邊的暗三對之都是十分尊敬的。

        “當日是大哥帶著我、烏戈、紫鉞、紅槍以及數百名兄弟前往漢中,其中交手十余次互有損傷,最終才將之擊退,記得那門主遁走之時還曾說過刺殺陛下損耗了太多的高手,否則我們未必能勝!但整個行事之中我從未見過有身手高超的女子的出現,所有的尸體也曾細細查驗,全是須眉男兒。”禮罷藍箭才回憶起當日前往漢中之事。

        “六公子親歷此戰肯定不會記錯,而當日長街之戰對方的尸體是我親自檢查的,并未見到欣然所描述的那種長相,如此看來很可能這神耳郅徵還在人世,只要他在總能想辦法找的出來,張師君與風姑娘那里應該也會有些線索,對了,差點把大哥給忘了。好!此事便暫時告一段落,待甘某助大哥拿下此役掃平天下,便是大海撈針也要講此人找出來!”甘寧微微頷首,隨即亦是正色言道,他是絕不會忘記自己現在的身份的,大哥能在戰事緊要關頭送此人前來不但是兄弟情深更是一份難得的信任,眼下統一大漢江山就在眼前,他絕不可分心。

        “夫君說的是,你盡管全力相助大哥拿下那孫策劉備,小影之事便交給欣然為之,說不得待到大哥一統天下之時就是夫君與小影兄妹重逢之日!”毒王聞言欣然道,早就知道丈夫會是這樣的決定,她來前就想好了一切,有華佗神醫與諸多醫者坐鎮,自己的作用倒是不大,當全力為夫君追查小妹的下落,以消弭他今生最大的遺憾!

        “這……欣然與后勤之中亦是重地……”王欣然出言之時自有一股英風俠氣,甘寧是最清楚愛妻的能力與心思的,她出手絕不在自己之下,但毒王與漢軍亦有著很大的作用,這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二將軍,我來前陛下已經有交代了,王先生出手的話我與烏戈及各處天耳盡皆聽令,全力相助先生!”見甘寧猶豫一旁的藍箭出言道,劉毅對二弟及弟妹有著很深的了解,這個場景也在意料之中,今世他與甘寧趙云肝膽相照情深意重,做這些也算不了什么。而看藍箭對王欣然的稱呼就知道毒王的地位,當今之世怕也只有二將軍的愛妻能以女流之身當得起著先生二字了,去穢丹之后天下莫不如此稱之。

        “揚州之事一向是七弟主之,三哥乃是漢中蜀中二地的監查,我等相助王先生行事定不會對此戰有任何損及,王爺放心。”見甘寧還在猶豫藍箭又道,此次為了甘寧尋妹劉毅是給了王欣然天耳之中最大的權限的,如今在大漢各處的天耳之士便有千余之眾,專司各種情報的收集工作,用他們來找人那是最有效率的一條途徑。

        “還是大哥想的周到,那就有勞欣然了。”甘寧聞言也不再猶豫,他和劉毅之間實在用不著太多的言語,既然大哥有此心意又何必扭捏?再說有王欣然出馬他也能將全部的精力集中在揚州一線。

        毒王聞言卻是沒好氣的看了甘寧一眼,夫妻一體還需要客氣什么?倒是劉信一旁言道他還要修書一封交于岳父,讓他發動教眾來追查此事,張魯的身份可不僅僅是漢中太守,如今更是一教之宗,麾下信徒遍布大漢,這個官位他已經向劉毅請辭多次一行想要傳教,赤壁之戰一完多半就會有所調整,他能發動的人手亦是不可小視的。

        一切安排既定,王欣然第二日凌晨便帶著藍箭與一眾隨從快馬先奔漢中而去,而幾乎與此同時在漢軍將領水寨之中卻是響起了一陣鼓號之聲,聞聽此聲似徐晃、麴義、文丑、于禁樂進等大將面上都露出慎重與欣喜之色,這是陛下在帥帳之中聚將的鼓號,號響之后一盞茶時間之內必須到達,否則便是軍法處置,除了第一次天子來到大營這鼓號之聲已經很久沒有響過了,今天響起怕是只會有一個消息。

        一時間各處營寨之中都有飛騎直奔帥帳,開戰近月以來都只是看著軒朗的飛虎軍與荊南水軍在江上大戰,陸軍諸將早就是憋的難受十分了。而在這其中尤以龍驤軍統領徐晃徐公明為最,他的龍驤軍乃是漢軍王牌當之無愧的第一先鋒,水軍交戰用不上龍驤軍,可假若是登陸作戰就是他一展所長之時,且徐晃心中亦是能大致揣測出今日陛下聚將的原因,虎衛軍張雋乂一定是有所動作了。


  (http://www.ybnsfg.tw/book_4939/1367999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ybnsfg.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com
500万彩票网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