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狼行三國 > 一念之差定勝敗

一念之差定勝敗


        虬龍百煉戟與鳳紋寒魄刀相交二人皆是后退,劉信長戟一立欣然道:“老將軍的沉沙刀法果然精妙,純以刀論怕唯有關羽將軍的青龍偃月刀可與之比肩,今日能與將軍一戰,痛快。  ”此時二公子出言已然是一派宗師氣度,不過說起來與天下四大名刀盡皆有過交手怕也唯有劉信一人而已,且以他如今的造詣也具備點評頂尖高手的資格。

        “哈哈哈哈,二公子豪氣果然不輸汝父當年,這血龍六擊才見其二,還談不上痛快,再來。”黃漢升大笑之間白色須發皆張,威勢油然而生,方才交手雖不過一招可二人已經都是盡展所學,劉信天賦驚人果然名不虛傳,自己戰不得劉毅的遺憾是必能在他身上彌補了。

        “呵呵,老將軍你可知信亦曾受盛名所累?將軍小心了。”劉信微微一笑坦然道,身為劉毅的此子他的身上的確背負了很多的東西,皇兄劉桓入軍營只是錘煉心性或者說是培養人脈,但他卻是真正的屬于軍營,而無論武藝還是統軍,父親就像是一座不可翻越的大山!應該說這五年是劉信真正成熟的五年,現在的他已經可以放下了。

        話音一落便又是戟影如山襲向黃忠,重達八十多斤的虬龍戟此時在劉信手中便是輕若燈草,任他隨意揮灑,陡然間黃忠就覺得假如剛才他是在面對強力的雷電的話,現在就是暴雨傾盆,虬龍戟帶出的萬點寒光與濃密的雨點何其相似?微微點頭手中的鳳紋刀亦是幻化出一片刀光,光寒大作之間與這濃密的雨點競相爭鋒。

        黃忠的沉沙刀法深得圓轉如意之道,與剛柔快慢之間轉換迅捷,尤其善于借力打力,通過剛才的交手劉信對這一點已經有了很深的認識,此時手中虬龍戟展開便完全是自己的領悟了,快中帶狠,穩中有兇,加上節奏的不停變化意在讓對方難以捉摸并更難從中借力。此套戟法乃是糅合漢軍眾將武藝特點加上自身領悟而成,目下尚未定名,但威力已經是非同小可,與黃忠的交手也是他對自己的一種完善。

        這一次雙方交鋒又與方才不同,兩邊士卒眼中便只能見到刀光戟影,以二人為中心似乎已經形成了一個氣流中心,隨著兩般兵刃的不斷接觸勁風亦是連連溢出。老將沉穩如山,步伐之間雄渾厚重,而劉信白衣飄飄趨退若神,行動進退便如穿花蝴蝶令人眼花繚亂!

        直到這一刻,漢軍士卒心中那個無敵的身影終于與眼前的二公子相重合了,亦只有遇見黃忠這般的頂級戰將才能讓劉信毫無顧忌的發揮出自己全部的實力,即使在激戰之中他面上都是一派欣然神色。

        酣戰五十回合雙方各不相讓,手中兵刃的揮舞亦不見半點減慢,不過細心的士卒可以發現黃忠所處的位置已經向著本陣退了一步,于是一陣魯王威武的喝彩便從漢軍之中爆發出來,此時絕沒有任何一個士卒會擔心劉信失敗,哪怕是面對黃漢升,因為那個身軀始終挺立如同標槍的身影就是戰神,和陛下一樣,絕沒有人能夠將之擊敗。

        劉信心中明鏡一般,黃忠的后退乃是有意為之,為的是消減自己的氣勢亦是保存體力的明智之舉,這步戰與馬戰之間還是有著不小的區別的,最為明顯的一處就是體力消耗會迅速增大,行動進退之間全憑自身根本無馬力可借,而這一特點亦是對年輕的劉信更為有利。

        此時倘若保持這個形勢下去他是可以對面前的老將形成壓制,而隨著這種壓制的持續他的優勢應該還會更加擴大,到那時他只要等待時機接下對方凌厲的反撲便能制勝,應該說這是一條通往勝利最安全的途徑。可天性豪勇的劉信又豈會如此,哪怕你是示敵以弱主動后退我的攻勢還要暴漲,要用無往不前的攻擊擊敗對方而不是待敵之弱。

        忽然間只聞得場中一聲清嘯直沖天際,劉信手中的虬龍戟又有了變化,在士卒們的眼中竟然九道戟影直擊黃忠周身,這種戟影與方才截然不同,它能給人以實實在在的感覺,絕非幻化而出。此一招的戟意取自趙云的百鳥朝鳳,不過在劉信手中則是刻意控制了它的出手范圍和力道,并不為惑敵而都是力重千鈞的實招!

        見了劉信此招黃忠亦是雙目精光爆射,鳳紋寒魄刀走了一個弧線揮擊而出迎向對方的虬龍戟!“叮叮叮叮……”所有士卒的耳中都聽到了九下輕重不同的金鐵交鳴之聲,有的高亢有的沉悶但都是清清楚楚,面對劉信全力出手的狂攻黃忠卻是半步不退。

        戟影瞬間消失不見,但隨著劉信迅捷無比的一個轉身虬龍戟又似毒蛇吐信一般從他腰間而出直刺黃忠心口,為此一擊之時魯王也和一開始的對手一樣沉腰扎馬,出戟是迅捷無比自身卻是穩定之極,那一瞬間劉信自身竟似成了一具雕像,虬龍戟更像是脫手而飛!

        血龍六擊第三擊斬海!與前兩式的光華奪目不同這一招講的就是腰馬之間沉穩與手上勁道的專注,免去了所有的虛招只求這一刺之間的力道與速度,亦是化繁為簡之道的體現。

        “當……”鳳紋刀準確的砍在了虬龍戟的戟桿正中,發出一連串的顫音,兵法云“半渡而擊之”,黃忠此刀取得就是此意,他是非常清楚劉信在自己尚有余力之時就展開全力共攻擊的原因的,暗暗欣賞的同時亦是激起了心頭傲氣,老夫雖老卻也不需任何人相讓!

        但就算是采用最為省力的方式砍中虬龍戟,黃忠的鳳紋刀也被戟上那股回旋之力帶的偏向一旁,化百擊為一擊之后劉信戟上所帶的力道可謂是雷霆萬鈞!而且雙手持戟本身腰馬沉穩,那虬龍戟與鳳紋刀雖是同時蕩開他卻能搶先一步借助戟身的搖晃借力再度一記簡單至極的橫掃直取黃忠腰身,卻是充滿了千軍萬馬的氣勢沛然莫御!

        就在鳳紋刀擊中虬龍戟感受到那股回旋之勁的一刻,黃忠清楚的知道他第一次在這場大戰之中失去了先機!絕非是因為武藝或者氣勢,而正是他那種不服老的心理,劉信不愿占他便宜提前發動總攻的舉動讓他有了這樣的心理,倘若還像方才一樣后退卸力這個先機是絕不會在此時失去的,亦可見高手相爭一切細節都能決定成敗。

        絕不能怪對方,劉信此舉乃是光明磊落,此時一切的后悔已經無用,面對虬龍戟一往無前的橫掃之勢黃忠唯一的辦法還是退,但此退與方才就是天淵之別了,那是迫不得已不得不退!果不其然就在老將軍后退之際劉信的橫掃只到一半便又改為刺擊!還是斬海擊,還是一般的力道速度兼具,可這一回鳳紋刀砍中虬龍戟身的位置就和方才的正中有了少許偏差,此一點偏差造成的結果便是后撤更多。

        橫掃直刺橫掃直刺,劉信翻來覆去的只是這兩下接連施展,可無論速度力量還是之間的銜接做得都是天衣無縫,一旦被他先手在握就絕不會輕易將之丟失。而倘若黃忠想要扳回因自己一時所失丟掉的先機亦必須行險,但連連后退的他卻很難找到運勁發力的時機。

        逼不得已之下老將軍只能飛退,倘若此時場中只有他們二人劉信的虬龍戟一定會如同跗骨之蛆一般纏上來,他的飛退只會讓對手的優勢越來越大,不過這是兩軍陣前,劉信是無法一直追擊下去的。變相來說這亦是黃忠承認了此戰的失敗,哪怕此時再恢復平手之局他在氣勢上也會輸對方幾分,繼續下去終究還是落敗居多。

        “今日若是馬戰,信定難在此時占得老將軍半點上風。”就在黃忠選擇飛退之時劉信已然收戟而立,口中出言依舊誠懇,他當然知道這一戰對手為何會落在下風,倘若換了雙方都有馬力可借絕不至于在此時就有如此局面,沉沙刀法,老將黃忠,確是自己的勁敵!

        “勝便勝敗便敗多說無益,此戰亦非你我之間便能定勝負!”黃忠稍稍調整了一下急促的呼吸朗聲道。

        “哈哈哈哈,說得好,三軍聽令,與我殺!”劉信聞言仰天一陣大笑說不出的慷慨激昂,言罷虬龍戟向著對方陣中一指,身后漢軍齊聲發喊便沖殺上來,而劉信亦是沖殺上前,方才的一戰是他的武者之戰,而現在就是他要履行為將者職責的時候了。

        此時兩廂混戰一處不過多時漢軍便占據了上風,方才劉信出手擊退黃忠使得雙方士氣已然此消彼漲,己方領軍大將不敵對方帶來的打擊是極為沉重的,缺了那一股氣勢原本戰力就存在細微差別的兩軍強弱更加分明!憋了數日的士卒們在劉信的引領之下一個個如同下山猛虎將黃忠手下的山越士卒殺的是連連倒退!

        本書來自    /book/html


  (http://www.ybnsfg.tw/book_4939/1313026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ybnsfg.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com
500万彩票网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