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封仙 > 章八二零 姜柏鑒,石麒麟,打神鞭

章八二零 姜柏鑒,石麒麟,打神鞭


        劍門關。

        蜀帝圣旨已至,大將軍之令已下。

        當夜,劍門關大開,迎入梁軍。

        鄧隱初時忌憚天色已晚,還有顧忌,然而待先一批軍隊入城之后,才知劍門關乃是真正投降。

        他入關之后,召見姜柏鑒。

        未想,姜柏鑒未有來見。

        “怎么……姜柏鑒既成敗軍之將,莫非還無顏見我?”

        鄧隱老態龍鐘,然而威勢依然,乘著這一股得勝之勢,更顯意氣風。

        下方將領有些惱怒,有些黯然,有些終究無奈。

        過了片刻,去尋姜柏鑒的將士,才匆匆歸來。

        “姜將軍……”

        那將士略有遲疑,旋即還是嘆了聲,道:“已自刎身亡。”

        營帳之中,靜了一下,氣氛立時變得有些低沉,甚至有些蜀軍將領抑制不住,哭喊出聲來。

        有人悲傷,也有人歡喜,卻也也有人頗為惋惜。

        一瞬之間,營帳之中眾人,甚是復雜。

        少數幾位,聽聞姜柏鑒已死,不禁心灰意冷,有些忠于姜柏鑒的,甚至對鄧隱起了殺機。

        但鄧隱又是何等人物,不過使了個眼色,便鎮壓了眼前的場景。

        “姜柏鑒……”

        鄧隱想起此前寫給姜柏鑒的那封信,盡管另有謀劃,為了分心,但其中也不乏真情實意,真心敬佩。

        他與姜柏鑒,也已爭斗多年,著實也有敬重,如今想來,不免惋惜。

        他嘆了一聲,看向營帳眾人,目光掃過,終究悠悠說道:“姜柏鑒本為梁國之將,為梁國太守所棄,方是降于蜀國,他能以降將之身,得獲蜀國大將軍位,令人敬佩。”

        “姜將軍走中庸之道,行事穩重平淡,聲名不響,然而,只有我輩中人,與之交集甚多,方能知曉,此人文武全才,也是一世雄杰,當真令人敬佩。”

        說著,又聽他嘆息道:“怎奈何,他姜柏鑒遇得鄧某,縱有雄才大略,滔天本事,也終是窮途末路也。”

        說到這里,他略微撫須,不免有些傲然之態。

        只可惜,姜柏鑒雖然厲害,聲名終究不顯,如若不然,他鄧某人之名,在青史之上,這一筆下去,必要更為濃重。

        軍中眾將,聽他說來,竟是一時無聲。

        鄧隱略微搖頭,說道:“立場不同,一世對手,但姜柏鑒當真令人心敬,且他貴為蜀國大將軍,單是禮數,便不可廢……厚葬了罷。”

        就在他說完這句,身邊便有一員偏將面色微變,悄然上前,低聲道:“太子殿下對于姜柏鑒,也頗看重。之前攻打劍門關,殿下便有交代,若姜柏鑒愿意歸降,便予以重用,可若是姜柏鑒執迷不悟,便割了級,剖了心肝,送回京城。”

        鄧隱聞言,面色變了一些,他對于姜柏鑒,敬重不假。

        如今逝者已去,再斷其級,再剖其心肝,似乎過于不敬了。

        偏將繼續說道:“太子殿下也想要看一看,這個讓梁國費盡心力的人,究竟長得什么模樣。”

        “數十年前,姜柏鑒在葛盞潰敗之時,能力挽狂瀾,穩坐大將軍位,獨力支撐,守住蜀國,后來又助嚴宇得勝,擊退將軍,如今蜀國糜爛,嚴宇大敗,他又再接大任,守得劍門不失……許多年來,他多次讓梁國大費周折,太子殿下想要知道,此人出身梁國,卻守蜀國,究竟是什么心腸。”

        見得鄧隱沉默不語,那偏將輕聲道:“畢竟是個死人,便依了罷。”

        鄧隱微微閉目,良久,稍微點頭。

        他目光掃了一眼,口中微動,內勁稍傳,低聲道:“暗中行事,莫要聲張,畢竟蜀國初降,便辱其大將軍,難免變故,如今不容動蕩,行事謹慎些。此后,便將他殘身,厚葬了罷。”

        那偏將松了口氣,道:“是。”

        ……

        劍門關以北。

        麒麟咆哮,它丈許來高,鱗甲堅如金石,一步踏下,就是一座深坑,一瞬往前,就能撞碎一座山峰。

        它幾近癲狂,昂然咆哮。

        然而就在這時,一個沉悶的聲音響起。

        “安分下來罷。”

        聲音落下,一個磨盤般的粗壯手掌,朝著麒麟頭頂打落下來。

        麒麟哀嚎一聲,頹然倒地。

        直到這時,才能見麒麟身前,多了一個巨漢,身高丈八,通體黝黑,渾身筋肉虬結,見之而生畏。

        但在不遠處,又有一人徐徐走來,腳步平緩,卻顯得十分沉穩。

        細看之下,這是一個年輕人,笑意吟吟,溫潤如玉,但見他身著明黃衣衫,腰戴白玉,顯得翩翩不凡。

        “帝君……唔,公子。”

        巨漢恭敬道了一聲。

        黃公子略微擺手,說道:“不要傷了這頭麒麟,它出生不久,還是年幼,如今命數已改,好生待它罷。”

        這二者,赫然便是帝君,以及他身邊的神魔護衛九黎。

        當初紫霄下界,帝君稍作遮掩,便去九幽躲了一回,也只算掩耳盜鈴。

        后來紫霄歸天,帝君也不現身,直到如今,封神之事即將停歇,他才重新現世。

        “清原已經覺我們了。”

        帝君微微笑道:“以這小子的性情,沒有打殺這頭麒麟,就是要將它送到你我手中,任你我處置……可惜,如今姜柏鑒也死了,它便沒有了歸處。”

        九黎愕然道:“關姜柏鑒什么事?”

        帝君說道:“這頭麒麟,本注定與姜柏鑒有著莫大關聯,只可惜世間出現了一個清原,讓這頭麒麟出世的時日變了一些,且出世之時,汲取兩軍殺意,如同兇獸一般。若不是清原出手……姜柏鑒只怕還會被這頭麒麟吞下,當然,這也不是壞事。”

        九黎愈迷茫,道:“不是壞事?”

        帝君嘆了聲,道:“若沒有清原入世,這頭麒麟能為姜柏鑒所用,而在先前,清原若不救人,這頭麒麟能吞下姜柏鑒,從而與姜柏鑒魂魄相合,宛如一體……無論是哪一種,其實都好過如今。”

        九黎問道:“這是為何?”

        帝君略微搖頭,說道:“姜柏鑒兵敗,本不致死,無論是降服麒麟,還是與麒麟相合,他都將執掌打神鞭,并趕赴封神臺,但是現在……都跟他無關了。”

        九黎驚愕道:“還有這種事?”

        帝君看了他一眼,道:“你百年前還是九幽之下的一頭神魔惡類,哪能知曉仙界諸事?”

        九黎頓時咧嘴一笑,摸了摸腦袋,顯得頗是憨厚。

        但帝君知道,這頭神魔是何等兇悍霸道,所謂憨厚,也只是在自己面前罷了。

        “走罷,先將這頭麒麟安頓好了,再隨我走一遭。”

        “公子,那現在咱們要去哪里?”

        “去尋一個人。”

        “尋人?”

        “尋一個叫作玄松子的人。”

        帝君露出笑意,道:“在他的身上,有守正道門機緣巧合傳下的打神鞭。”

        九黎訝然道:“那個玄松子有打神鞭?”

        “此玄松子非彼玄松子。”帝君略微擺手,笑道:“這人乃是葛氏后人,姜伯鑒一直命人關照著他。若無清原此人下界,混亂了世間,那么今后姜柏鑒便會在他身上,獲得這一根打神鞭。”


  (http://www.ybnsfg.tw/book_30280/2277086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ybnsfg.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com
500万彩票网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