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封仙 > 章七零一 傳天下

章七零一 傳天下


        守正道門。

        大殿之中。

        這里較為廣闊,而布置端正,顯得威嚴大氣。

        只是如今僅有一人在此,故而顯得冷淡凄清。

        鴻蠡得了解惑,得了指點,已經回到了蜀國京城。

        眼下,這大殿之中,唯有掌教真人獨身在此,仍在推演這一方山河的變化。

        門外道童,侍立兩旁,未敢入內。

        “這山河局……”

        守正掌教正是推演到最為關鍵的時候,也是極為艱難的時候,但心中莫名煩悶,伸手一揮,只得勉強將局面停在這里,避免全盤崩亂,又要重新推演。

        這年逾古稀的老道士,依然道骨仙風之狀,但比起前些時日,已是顯得憔悴蒼老許多。

        他徐徐吐出口氣,低聲道:“老了。”

        低沉的語氣,沙啞的聲音,悠悠在這大殿中回蕩。

        他抬頭看向東南方向。

        正一已經趕到,并且直面清原。

        守正掌教對于正一的本事,自是極具信心,他自問就是本身與正一斗法,也難以勝過這個生而為仙的弟子。

        就連那個先秦山海界的弟子,桀驁不馴的齊新年,斗法極為厲害,聲名顯赫,但也只能在正一初出茅廬之時,與他斗上一場,勉強平分秋色。而若是放在如今,正一早已不再是當年初出茅廬的時候,經過這些年磨礪,就是齊新年再來,怕也不會是正一的對手。

        但不知為何,守正掌教心中仍是顯得十分不安。

        “怎么會這樣?”

        守正掌教眉宇微皺。

        而在下一刻,就有一道光芒,倏地閃起。

        守正掌教伸手一探,將之撈在手中,旋即把這光點在眼前一抹,憑空出現了一面光幕,上面記載著本門弟子的消息。

        然后,守正掌教沉默不語。

        霎時間,他像是老了幾十歲一般,氣態萎靡,垂暮老朽。

        一聲嘆息,充滿了哀然。

        正一敗了。

        但更重要的是,正一棄了先天之體。

        這是連太上祖師都頗為贊賞的無垢仙體,但是正一經此一戰,心灰意冷,將之棄去,也即是斷了原本成仙的道路。

        “怎會如此?”

        守正掌教閉著眼睛,徐徐吐出口氣。

        恍惚間,他好似連身子都佝僂了些許。

        ……

        北方極北。

        此處臨近神國。

        蘇關兒不斷查探消息,得知郭仲堪近期就要徹底踏破這所謂神國,替元蒙掃平這西北八百部族當中,最后仍在頑抗的這座部落。

        當蘇關兒將這消息報知于魔祖之時,魔祖像是早已知曉,順勢將他打發了去。

        說來也是,魔祖本領通天,最能迷惑人心,最能探查人意,最能教人為惡,導人成魔。

        “洞天福地,還當真關閉了?”

        魔祖微微一笑,關于神國,他其實并未多么在意,他真正在意的只有兩個地方,其中一個,就在那洞天福地。

        “看來這位天殺真君,果真是躲過這一劫了。”

        魔祖笑意當中,似乎有些古怪,“可惜了,這一扇門,雖是關得上,卻還是有著縫……你躲不過去的,清原先生。”

        “你我之間的交談,還會有的。”

        “等過些時日,我恢復幾分,再與你計較。”

        ……

        浣花閣中。

        閣主臉上蒙著一條薄紗,看不清表情,但能見她秀美微蹙。

        “罷了……”

        閣主嘆了一聲,道:“葉長老,代我往后山走一趟,將玉靈帶過來。”

        “閣主這是為何?”

        葉長老不免疑惑,她是人仙之輩,盡管歲數頗高,但道行也高,因此并不顯得多么蒼老。

        閣主輕聲道:“清原入了洞天,關了洞門,已避過這一劫了。此外……守正道門號稱當世道行最高的正一,也敗在他手,并心灰意冷,化仙為凡。”

        “這……”

        葉長老渾身一震。

        浣花閣主嘆道:“傳令下去,召回本門長老及弟子,至于這天殺真君之事,也無須隱瞞,是該打擊一下門人徒眾了。”

        出身道祖門下,行走在外,難免驕傲自滿,甚至目中無人。

        盡管浣花閣多是女子,性情稍微柔和,但也不乏這類心態。

        但清原在世短短時日,才真是令人為之驚嘆。

        雖說清原乃是世間大惡,但他的修行之路,倒也可以作為激勵門人后輩的例子。

        ……

        南梁。

        齊新年安靜下來,近幾日與師兄相聚,偶爾飲酒,偶爾作樂,偶爾四處賞景,難得沒有攪弄風雨。

        此刻,他正在自己府上用膳。

        耳道人侍立在后,恭敬萬分,同時稟報著近來的各方消息。

        “正一都敗了?”

        齊新年頓了一頓,良久不語。

        當時他跟正一斗過,不分上下,實際上,他一直被正一那幾乎超脫人世的道行壓住,只是欺負正一不善斗法的弊端,才斗個平手。

        這種斗法,最是令人惱怒。

        但今日,正一敗了?

        “嘿……”齊新年笑道:“正一行走人世十余年,應該比當年更要厲害幾分,斗法起來,不見得會遜色如今的我。也即是說,那個清原的本事,極有可能,連我都不是對手……”

        聽國師自言自語,耳道人心中凜然,忙是一記馬屁輕輕拍上,又道:“國師自謙了,那清原多少本事,經臨東之后,我等已是一清二楚,想來十個清原都斗不過國師。至于那個正一,本就不是國師對手,擊敗了他卻也不能說與國師并肩了,另外,正一是去了洞天福地,屬下不知其中內情,也許他敗的真相,也是另有隱情。”

        “行了。”

        齊新年微微擺手,說道:“我又不是正一,居然還會因為一場爭斗,棄了最有優勢的仙體,這廝心中所想,未免太脆弱了些。”

        停了一下,他嘆了聲,道:“可惜了,要不是清原閉了洞府,我倒真想要去跟這位天殺真君,分個高低……不過也罷,雖然不能跟他過招,我還有個更好的對手。”

        聽到這里,耳道人頓時沉默,神情之中也有些哀傷。

        更好的對手?

        耳道人嘆了一聲。

        “不多說了。”

        齊新年起身來,說道:“近兩日我稍作修養,便會動身。現在,隨我去找師兄,之前他送來的東西太少,都吃空了。”

        耳道人匆匆跟隨在后。

        他聽了齊新年所言,忽然想起那位先秦山海界大弟子從東海帶來的寶物。

        旋即,這道人心中蠢蠢欲動,尤其是昨夜的那一場膳食,此刻想來,真是一場造化。

        “貝殼美人,真是入口即化。”


  (http://www.ybnsfg.tw/book_30280/2199001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ybnsfg.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com
500万彩票网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