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封仙 > 章四一二 眼道人

章四一二 眼道人


        北方大地廣袤。

        多年之前,有一日天色驟變,云雨齊至。

        那日從天空上墜下一尊頭顱,有頭無身,卻還未死,只奄奄一息,但殘存威勢,仍是令人為之膽顫。

        當日,有六人在那片地域當中搜尋天材地寶,各自斗法,忽然見到天降異物,頓時各自有了不同心思,然后卻不約而同地聯手起來,一同攻向了那尊頭顱。

        這頭顱本身道行必定是深不可測,盡管此時已是瀕死,但六位上人合力攻伐,竟然也折損了二人,最后才能得手……可是,那頭顱究竟是被剩余四位上人所殺,還是因為傷重而咽氣,只怕誰也說不清楚。

        那一日,剩余四人勉強保住性命,然后分食這尊頭顱,又各得眼、耳、口、鼻為寶物。

        清原聞言,沉聲道:“燕閑得了那頭顱之中的眼?”

        “正是。”閑神真君低沉道:“他是東海人士,去北方尋一天材地寶,而獲此機緣,后來四人各自分開,俱都創出赫赫聲名,而燕閑便是其中的眼道人。”

        清原默然片刻,思索著道:“原來那雙眼睛,不是燕閑自身而來,是從那頭顱得來的……這么說來,他之所以有種種不凡之處,是借了那雙眼睛的本事?”

        “那雙眼睛……”

        閑神真君看了清原一眼,說道:“他常時能觀測數千里,一旦睜眼,萬里皆明,事無巨細,盡在眼中……而這還只是他所能運用的部分,據他所說,這雙神眼妙用無窮,他不過只能運用少許,未能盡展威能。”

        清原暗暗心驚,不禁吐出口氣,就算是燕閑這等真人,也只能施展出一二分本事,可見那一尊從天而降的頭顱,必是非同尋常,只怕非仙即神。

        難怪清原屢屢驚覺有人窺探,卻察覺不出源頭……這個燕閑有這等本事,時刻可以窺探自己,探知自己的本事,而自己對他則全無知曉……

        倘如日后再有交集,燕閑必是先一步知曉,且有所準備,而自身全無防備,正如閑神真君所言,或許會吃大虧。

        “當年四位得了機緣的道人之中,應該是以燕閑悟性最高,所以他借著這一雙眼睛,道行突飛猛進,數年間踏足真人境。”

        閑神真君閉上雙目,但臉上卻有著些許感嘆之色,“他道行越高,對于這一雙神眼的威能,也就運用得越深。想來四道人當中,其余三人對于神寶的運用,還只是初步,只有燕閑才算登堂入室……他悟得神眼玄妙之處,借此道行突飛猛進,而神眼也能助他觀測各方,甚至看破陣法,窺探他人隱秘,習得無數秘法,諸如此類用處頗多……最后他甚至發現,可以自損壽數,換得神眼浩大法力加身。但是……”

        閑神真君睜開雙目,略有嘆息,道:“伴隨這無窮本領的神眼,也有弊處。”

        清原皺眉道:“弊處?”

        “燕閑借此,窺探各方,看破陣法,偷學各方本事……久而久之,心態漸變,逐漸變得猖狂。”閑神真君低沉道:“后來我才發覺,他并不是心態有變,而是那神眼能夠影響心志。這一雙神眼,被他一步一步挖掘出內中潛藏的妙處,也就逐漸被他煉化,融入本身雙眼當中,從而讓他徹底擁有神眼,也就受到了神眼的影響……”

        “神眼源自于那個頭顱,而那個頭顱本身必定不是善類,充滿了兇性……燕閑不能秉持本性,逐漸被神眼殘留的氣息影響,愈發兇惡,然后便招惹了許多事端。”

        清原聽到這里,心中略微一凜。

        就連一位真人,也會被那一雙眼睛,影響了心志?

        “燕閑早年在中土以眼道人為名,也算頗有名氣,但正是因為行事愈發張狂,幾乎被守正道門追殺……后來他逃回東海,在東海上,行事仍無收斂。”

        閑神真君抬起頭來,看著清原,說道:“他如此行事,必定后患無窮,所以我父親與我聯手,加上神居閣這數位六重天上境的好友,一同出手,將之鎮壓在了這里,試圖讓他冷靜下來。而神居閣,便是在此后,才因燕閑而建立起來的。”

        清原聽了這些話,沉吟道:“那位被我所殺的燕公子也姓燕,而這位燕閑真人,也是姓燕……你應該也是姓燕……他是你的胞弟?”

        “正是。”

        閑神真君微微閉目,說道:“當日為了將他鎮封,不再惹事,我等費了許多力氣。當年出手時,先父正是因為被他神眼所傷,最終傷重而逝……本以為多年過去,兇性磨滅,未想時至如今,他愈發兇狠,竟是連我也算計進去了……”

        說到這里,閑神真君目光一凝,說道:“他借浣花閣之手殺我,使他脫困,兄弟情義自此而斷。我如今油盡燈枯,但你既然與他交惡,將來便替我解決了他罷。”

        清原靜靜看著這位真君,默然不語。

        閑神真君對于燕閑,是顧念著兄弟情義的,否則鎮封多年期間,不若斬殺燕閑,一了百了。

        當初鎮封燕閑,閑神真君的念頭,只怕也就如炎君鎮壓炎尊時那般,只為保住其性命,免得再惹事端,招來殺身之禍,與此同時,消磨兇性,為其指明一條道路。

        但燕閑是看不透的,他只想脫困,就算殺了閑神真君也不打緊,也或許他本來就想殺掉這個囚困自己的兄長。

        時至如今,就是閑神真君也徹底斷了念想,不再顧念情義,只想借清原之手,向燕閑報了這仇……也或者是,借燕閑之手,斬殺清原?

        燕閑真君這些想法,究竟有幾分真假,清原也不清楚,但可以察覺,已經將死的閑神真君,確是心如死灰。

        “言盡于此,你日后小心他的窺探。”

        閑神真君看著清原,說道:“原本你殺了我那獨子,我也想殺你,但此時此刻,我更想殺掉燕閑。”

        當日他得知獨子被人所殺,心中震怒,但卻并未多么傷心……然而燕閑這胞弟想要殺他,才真正令人頹喪,更為令人震怒。(未完待續。)


  (http://www.ybnsfg.tw/book_30280/1951630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ybnsfg.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com
500万彩票网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