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封仙 > 章二八零 異變未止

章二八零 異變未止


        “你已北上?”

        花魅的聲音從竹筒之中傳來,依然嬌媚萬分,但已沒有了往日那種帶著幾分挑逗意味的聲調。多半她也知曉,如今清原道行極高,心境平和,功法不凡,已然可比真人,不再似往昔那般容易動蕩了。

        清原點頭道:“已是臨近北方。”

        花魅問道:“你去北方作甚么?”

        她聲音當中帶著幾分疑惑,似乎還有著更為深層的意思。

        清原平靜答道:“我在南方的處境,你也知曉,守正道門正一乃是當代正字輩的首位弟子,本領奇高,如今他親自追殺,我若不離南方,縱有乾坤封閉之術,也遲早是要落在他手里的。”

        花魅聞言,倒也頗有道理,但是否有更深一層的緣故,則不知曉了。

        “暮陽城及靈溪七鎮,都在南梁境內,而且靠著蜀國。”花魅說道:“如今正一在南梁這邊,遍尋你的蹤跡,隱約也開始往蜀國那邊而去,你往北而上,倒也是頗為聰明的舉動。這天下浩大,只要你不局限于一處地方,憑正一獨身一人,縱是道行再高,也不能遍尋天下間,著實難以尋到你的蹤跡,除非守正道門公布此事,廣告天下,讓門下徒眾俱都知曉此事,追殺于你。”

        清原默然不語,若真是如此,這中土大地便沒有了他的立足之處。

        “此事我自有分寸。”

        清原話鋒一轉,說道:“雖說運轉竹筒與我談話,并不費力,但我想,你在浣花閣之中,也不是整日閑著的,加上每日修行也必不可少。那么你這一次,又是有重要事情告知于我了?”

        “倒是挺聰明的。”花魅笑了聲,說道:“知道姐姐是每次都是百忙之中抽空與你說話,那你便該珍惜一些了,也該感激一些,知道么?”

        清原道:“我倒是頗為好奇,你有什么話與我說?”

        “難道就不能與你聊天敘舊,跟你談些風花雪月……”

        清原默然不語,忽略掉了這段話,然后花魅終于說到了正題上。

        “事關南方一場變故,不過你既然不在南方,那么也與你無關了。”

        花魅笑著說道:“與你無關的事情,也就不必說了罷?”

        清原說道:“與我無關的事情,你不想說也就罷了。但你已經知曉我要北上,依然運用竹筒與我交談,想來另外還有事情?”

        花魅那邊沉默了片刻,嘆了聲,說道:“你這小子,道行一日千里,突飛猛進,行事也變得高深莫測,姐姐幾乎都快看不透你了,反倒是你,都快把姐姐看透了。”

        清原默然不語,靜靜等侯。

        “北方異變不止。”

        花魅說道:“這是我無意間從浣花閣之中得知的,畢竟姐姐我也算是客卿長老,也是一方妖王,層次也算較高了。”

        清原聞言,思索片刻,問道:“是指仙宮道童下界,北方魔域之事?”

        “你知道了?”花魅聲音之中十分驚訝,記得自己先前只是說過北方異變,但并未提起過魔域的事情。

        清原道:“無意間聽人說起。”

        花魅問道:“什么人?”

        清原道:“高深莫測,看不出來歷。”

        花魅那邊沉默了一下,然后說道:“下次遇上這人,須得當心,此人非同小可。”

        清原頓時有所明悟,問道:“此事尚是各方不得外傳的隱秘?”

        “正是隱而不發的秘事。”花魅說道:“所以我只是要提醒你,不要涉足其中。”

        清原想了想,說道:“明白了,但是所謂北方的異變,算是怎么回事?”

        花魅沉默片刻,沒有立即開口,先前她只是想要提醒一下清原,并未打算說太多事情與他知曉。

        “這可都是隱秘,姐姐雖說是個客卿長老,但也是無意間得知這些事情,一旦要是泄露,罪責可不容易承擔的。”花魅低聲嘆了句,道:“你這小子,想要知道這么多,是想作甚么?”

        清原默然許久,然后才說道:“我所學功法,得自于紫霄傳承。”

        竹筒那邊沉寂無言。

        清原輕描淡寫說了這么一句之后,也不再開口。

        “原來如此。”

        花魅聲音之中帶著許多恍然之感,難怪他能夠以二重天的本事,從浣花閣三重天的陸瑜霜手中逃走,難怪他能夠獲得廣元古業天尊的寶物,難怪他能夠以三重天的本事,在五重天的孫家老祖手中逃命,難怪他初破五重天,一躍而上巔峰,甚至論起本領來,堪比六重天的人物。

        因為他所學的也是道祖傳承,而他出身的……也是道祖門下。

        “不枉姐姐看重于你,你終于說出自己來歷了。”

        花魅說道:“北上也是因此罷?”

        清原平靜道:“人有自知之明,我已離開紫霄宮,來到北方,躲避正一也是極為重要的原因。”

        花魅道:“但也脫不了北方這位紫霄道童的原因?”

        清原沒有回話,只是問道:“北方魔域又有什么事情?”

        花魅頓了頓,才道:“既然你也知曉那里有一座魔域,那么告訴你也無妨。”

        她徐徐說來,清原細細傾聽。

        紫霄門下道行頗高,但也并非成仙得道的人物,他所依仗的是從紫霄宮帶來的至寶。

        據說一番爭斗之下,有備而來的紫霄道童,擊潰了大魔,但是在那魔域當中,在大魔的苦心經營之下,打出了一條通道,通往地底深處,直入九幽,至陰至邪。

        天上道祖顧慮幽冥之下那陰冷晦暗的邪氣涌入塵世,會徹底亂了封神局面,于是命紫霄門下道童,將所攜至寶,盡數堵在了九幽通道當中,但只能暫時堵住缺口,可也因為如此,那紫霄道童自身也是岌岌可危。

        傳聞太上道祖已經降下一樁寶物,命守正道門弟子前往,封堵九幽缺口。

        至于浣花閣這邊,未得天君示意,故而不敢妄動,但是浣花閣對于此事,也頗為重視,因此才被身在浣花閣之內的花魅得知了此事。

        “缺口?”

        清原驚愕萬分,“這怎么可能?”

        花魅說道:“我只是一個花妖,又不是你們這些道祖門下的,就算是什么九幽的地界,姐姐我至今還是一頭霧水。只不過那大魔據說是非同尋常,苦心經營之下,打出一條通道,也不算什么難事罷?”(未完待續。)


  (http://www.ybnsfg.tw/book_30280/1738982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ybnsfg.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com
500万彩票网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