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封仙 > 章二五七 翻掌殺上人

章二五七 翻掌殺上人


        山的另一邊。

        清原行走在黑暗的山道之上,古蒼尾隨在后。

        “先生,剛才那個人……”

        “那個人不好招惹,同樣也不能結交,今日見過一面就好,日后便不能再與他有什么交集了。”清原說道。

        “為什么?”古蒼露出驚訝之色。

        “因為他不叫江維。”

        “方才他不是自稱姓江名維?”古蒼眼神中更添幾分疑惑。

        “姜柏鑒。”清原沉聲道:“江維是化名,他是姜柏鑒。”

        古蒼先是一怔,隨后露出驚愕之色。

        蜀國大將軍,先生評為“善戰者,無赫赫之功”的姜柏鑒?

        “姜柏鑒早年便是一個文生,只不過習武防身,后來從軍,反而以武為重,再后來便被葛相收服。”

        清原說道:“而他身后那個老八,分明也是軍人出身。此外,他方才評點姜柏鑒時,有些自責自嘲之意。”

        “最重要的是,我先前嘗試用道術試探,自身便有了些許悸動。”

        “這種悸動并不陌生,類似于當初離開明源道觀,去往南梁途中遭遇到那個白衣軍小將的時候。只不過相較之下,眼前這位給我的悸動,比之于那個白衣軍小將,強烈了無數。”

        清原說道:“此外,我修成陰神,也有一種莫名的直覺,心覺此人十有八九,就是姜柏鑒。”

        古蒼撓了撓頭,著實難以相信,適才那個仿若書生一般的青衫男子,就是蜀國掌兵大將軍,對今后天下歸屬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也是天底下氣運最重的人之一。

        “先前大約猜出此人不凡,后來大致上知曉來歷,不免好奇。現在看來,對于這類人還是不要過于親近,否則被牽扯入這天地間的封神局面,便再也脫不了身了。”

        清原說道:“適才已有人前來殺他,雖不知是哪一方,但不論是哪方人物,你我置身事外為好。”

        古蒼撓了撓頭,它在先生身旁,也常聽這類事情,勉強知曉一些隱秘,當即有些疑惑地問道:“他是蜀國大將軍,聽說武學也十分精深,常人是殺不掉他的。至于修道中人,只怕下不了手罷?”

        清原搖頭說道:“類似你我這些不在封神局勢之中的,自然不好下手,但是來人必定是加入了某一方陣營,已是牽扯到了封神局勢,這類修道人便沒有什么下不下得了手的,只有看這姜柏鑒是否氣數已盡。”

        說罷,他回望一眼,說道:“先離開這里,不要過于理會。”

        古蒼應是,然而就在這時,一旁打來了數道火光,十分明亮。

        清原早有感應,不慌不忙,腳下一邁,立時閃過。

        古蒼手中一翻,就已從古仙袋當中取出丈二雷金鏜,打散了迎面而來的火光。

        至于被清原閃過的那道火光,則打在了側邊的一株樹木之上。

        一人合抱的大樹,驟然起火,不過剎那之間,就被赤紅火焰籠罩當中,在這夜色之間,顯得十分耀眼。

        “這就想走了?”

        黑暗中走出一人,身著灰衣,手提一劍,笑著說道:“本座接到的話,是要除掉姜柏鑒,以及他身旁的一切人等。你既然與他有所交集,本座總要滅了你的口,避免他在你身上留下了些什么東西或者消息……雖然本座適才已經見到,你與他僅是路途偶遇,然而……罷了,也算你命不好。”

        說著,他朝著古蒼看了一眼,稍覺訝異,但仍是神情自若,道:“你是什么精怪?如此巨大的身子,莫不是一頭熊?看你手中那物事,應是一件上等法器罷?”

        說到這兒,這灰衣人笑道:“看來本座來此截殺,可要比前頭對付姜柏鑒的那幾位道兄,福緣可是更為深厚了些。”

        “你?”古蒼低沉道:“還對付不了我。”

        “未成妖,卻已能說話,倒是個異類。”灰衣人長劍一指,說道:“就憑你一個精怪,未能成妖,仗著一柄上等法器就想勝過本座?”

        至于清原,因為乾坤封閉之術,宛如凡人,便直接被他忽略過去了。

        正當灰衣人便要動手時,清原忽然開口,說道:“當今想要殺掉姜柏鑒的,不外乎南梁,元蒙,以及蜀國內中的兩人。倘如我猜得不錯,你該是胡皓名下。”

        那灰衣人劍下一頓,露出少許古怪之色,說道:“你怎么知曉?”

        “現今看來,最有可能在此刺殺姜柏鑒的,只有當今大將軍嚴宇,以及京城的那個宦官胡皓。”

        清原平淡說道:“但是,姜柏鑒氣運未盡,這是誰都看得出來的。嚴宇雖然不成器,但是他如今執掌兵權,帳下必有蜀國高人為他效力。”

        “只有胡皓,雖然在朝堂之上呼風喚雨,可是真正的有道之士,大多知曉此人在當今世上,雖然有著很高的分量,但終究只是個玩弄權法的小人,他日必定敗落,不成氣候。只有你們這些修道之人,道行不高,看不清楚,才會入胡皓麾下,也才會不明當前形勢,在當下來刺殺氣數未盡的姜柏鑒。”

        清原看了他一眼,說道:“不過你有句話說得對,你比你的那些同伴,幸運了許多,因為相較之下你死得簡單些。”

        那灰衣人對上了清原的雙眼,莫名震動,心生畏懼,退了一步。對方分明只是個平常人的氣息,然而那淡然自若,全無半點驚懼的眼神,讓他心中頓生寒冷之意。

        “先生,不如讓我……”古蒼提起丈二雷金鏜,躍躍欲試。

        “他終究是個上人,你要對付他又該是大費周章。”

        清原略微擺手,說道:“我來動手,速戰速決罷。”

        那灰衣人心中頓生寒冷,在對面一人一怪的對話之中,似乎已經把自己當作了無法逃離的籠中鳥?

        他不敢去驗證對面這個年輕人是否在虛張聲勢。

        身為上人,已凝成陰神,感知敏銳,而在此時,他心中便已有了許多悸動之感。

        “退!”

        灰衣人心中只有這么一個念頭。

        然而當他開始退卻之時,卻發現自己腳下土地已經裂開,他的身子陷入了裂縫之中。

        眼前一陣恍惚,那個年輕人便已來到了眼前。

        “五重天!”

        灰衣人深吸口氣,目露駭然,道:“你能運轉土地大勢?”

        清原笑道:“一點小技巧罷了。”

        說罷,他伸手一翻,按了下來。

        “饒我……”

        灰衣人見狀,呼吸急促,陡然出聲。

        然而聲音戛然而止。

        清原一掌按在了他的頭頂。

        一位四重天的上人,剎那隕落。

        “這……”縱然是古蒼這等對先生有著十足信心的,也不由得金瞳縮緊,難以置信。

        “姜柏鑒那邊應該也停手了。”清原收回了手掌,順手取過了這灰衣人的法劍,拋入古鏡之中,順手一揮,土地翻卷,將那人尸首掩埋當中。

        這位灰衣上人,自此銷聲匿跡。(未完待續。)


  (http://www.ybnsfg.tw/book_30280/1716611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ybnsfg.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com
500万彩票网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