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封仙 > 章百四八 諸般道術

章百四八 諸般道術


        青樹依然。

        內中清原已藏了數日之久,而他的傷勢,也已盡數恢復。

        只不過他發覺以此法修行,竟是比外界更好,借著大樹根須,汲取大地生機,如此修行,幾乎讓他生出一種身在洞天福地的錯覺。

        于是他也沒有急著遁出樹外。

        這幾日間,他自覺修為已至三重天巔峰,短時日內,要成就上人,并非易事,便想起了所得的那些道術。

        他如今身懷古鏡,道術不必多么精深,只須修行得當,借著古鏡施展,就能是完善的一門道術,造詣精深,直指大成。

        數日間,他以感知探入古鏡之中,翻閱內中物事。

        孫家的青龍化元術,是孫文鵬所學,還算粗淺,談不上高深。說白了,實則他只得殘篇,未得全本,施展不全,哪怕借著古鏡施展開來,也只能達到所施展出來的完善境地罷了,比起當初折射孫家老祖的青龍化元術,還有不小的差距。

        至于元靈擒拿手,他已經大致能夠運轉,再經古鏡而發,威能更甚,未必就會比甘煥施展的元靈擒拿手厲害,但相差也不會太遠。

        至于化血元術,他稍微習得一些,但并未精修,只因此法極為歹毒,若是挨了一記,除非道行高深,足以壓迫得住,否則必然是飽經折磨,生不如死,待過得一段時日,方自死去。當然,盡管自身造詣不高,但是經過古鏡施展,也是極為厲害的。

        另外,七靈門的典籍,他也略微解讀了一些。

        這一部典籍,名為七靈真本,內中有一部功法,算得是較為精深,但清原觀想九重玉樓,身具黃庭仙經,均為道祖傳承,自然也不會在意這些法門。

        這黃庭仙經,真氣中正平和,與他極為相合,修行起來,尤為順利。

        “七靈真本里面,有拘靈之術,御靈之法。”

        清原略有沉吟。

        七靈門的七靈,指天地諸般生靈,而其中最為常見的是人之真靈,也即是魂魄凝成的一縷靈光。

        拘靈之術,是拘禁真靈。

        而御靈之術,則是御使真靈對敵。

        當日何道士面對紅河白夜陰靈車之時,所施展出來的藍光,應當便是此類。

        清原對于七靈真本,頗有興趣,但對于自身,未必有多大用處。只不過,知得多了,識得多了,日后遭遇這般類型的人物或者哪方布置,便不會吃虧。

        這一方面,他最是敬佩的,莫過于紫霄宮之中的清陽師兄,閱覽群書,學識淵博,幾乎無所不通。

        ……

        蜀國與南梁交界。

        深山老林之中。

        破廟之內。

        有許多人在此歇息。

        其中一老一少,坐在角落處。

        那老者手執卦盤,閉目不語。身旁的小姑娘,倒是眼睛靈動,四處觀看。

        就在這時,那老者平靜道:“小雯,看出什么了?”

        小姑娘嘻嘻笑道:“這座破廟,地處極好,常居于此,當能耳清目明,算是一處風水較好的地界。”

        老者點頭道:“說得不錯,只是你說漏了些。”

        小姑娘訝然道:“漏了什么?”

        老者說道:“深山老林之間,人跡罕至,沒有人居住在此,那么又會如何?”

        小姑娘怔了一怔,然后倒吸口氣,小臉煞白,驚道:“草木生靈,然后成精成怪?”

        她不禁抱住包袱,咽了咽口水,問道:“爺爺,那這里有妖怪?”

        老者點了點頭,嗯了一聲。

        小姑娘心中又驚又怕,不斷自言自語,低聲寬慰自己:“沒事沒事,我謝璟雯是要成女劍仙的,不怕不怕,有鬼怪來了,看我不打死它……”

        “這里曾經是有的。”顏望指著前方,說道:“外面的槐樹,在樹木之中本就是邪異之類,栽種在這種地方,必然會生出精怪。只不過,這里現在氣氛清明,應是被人除掉了。”

        謝璟雯露出驚訝之色。

        就在這時,旁邊有一人呵呵笑道:“老先生真是厲害。”

        謝璟雯轉頭看去,驚愕道:“你是誰?”

        那里是一男一女,好像是兄妹二人。

        那男的相貌憨厚,說道:“當時那精怪我們可是都見到的,后來被兩位高人除掉,當時……”

        旁邊那少女似乎也有些笑意,只是眼神稍微恍惚。

        謝璟雯聽了片刻,忽然想起,之前自己遇上的那個清原,也帶著個穿著黑袍的人,不會就是他們兩個罷?這小姑娘想了想,便要仔細詢問一下,當時在這廟里降妖除魔的那兩人究竟是何模樣……

        而就在這時,旁邊顏望面色驟變。

        “外面出事了。”

        廟宇眾人無不心驚,往外而去。

        只是在廟宇深處,原本神像灰燼所在,盤坐了一人,渾身黑袍,手中握著一方閃爍雷霆的石塊。另一只手,則拿著一柄丈二兵器,十分兇悍。

        古蒼抬頭看了一眼,又斂了氣息。

        當日它在伏重山,也混在眾人之中,逃了性命。

        但先生終究是找不到了。

        它沿著原本的蹤跡,往回時的方向,本是想要去水源道觀,看看先生是否逃到了那里。此時看來,先生根本沒有回去的蹤跡。

        “難道……”

        它撓了撓頭,心道:“我要回南梁?”

        這般想罷,古蒼也不遲疑,起身來,離開破廟。

        它已打定主意,好生修行,待到踏破上人境界,自身成妖,那么就可以去尋那孫家老祖,生生把那老家伙打死。

        ……

        景秀縣。

        樹林中。

        大樹茁壯成長,近些日子,不顯頹然,反有幾分愈發旺盛的姿態。

        這正是清原在此修行,汲取大地生機,不僅未有傷及樹木,反而把富余的一部分,留給這株大樹。

        樹干之中,黑暗陰冷。

        清原盤膝在內,忽地雙眸睜開,在黑暗中掠過一抹亮光。

        其色白,光如玉。

        虛室生白!

        在許多傳承粗淺的修道門派之中,能成真氣已是大幸,能入二重天,施展法術,無異于凡人眼中的神仙。至于第三重天,人身所能發揮的極限,更是許多尋常粗淺門派或散人修道者,所難以觸及的。

        甚至在尋常門派以及散人修道者的眼中,因見識淺薄,所知不多,故而不乏有人認為,三重天的修為,已是修行的極限,也即是所謂的仙家道果。

        于是關于三重天的一些異象,如瞬息而發道術,如虛室生白,等等諸般異象,均是成了典籍中至高無上的象征,將此稱為神仙風采。

        而以清原如今的道行,在尋常凡人眼中展露出來,實則也真是無異于神仙般的人物了。

        倏忽一陣風過。

        只見一人從樹中而出,正是清原遁出樹外。

        他久居樹中,一時間稍有不適,只覺外界光亮,十分耀眼。只是這般感覺,轉瞬便過。

        “那些賊匪……”

        清原深吸口氣,“除惡必盡。”

        ps:下一更很快(未完待續。)


  (http://www.ybnsfg.tw/book_30280/1454747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ybnsfg.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com
500万彩票网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