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封仙 > 章百零三 低頭

章百零三 低頭


        雷霆轟打在冰鏡之上。

        無數細碎冰屑紛飛,又在空中融化消失。

        山洞之中,雷聲滾滾,震蕩不休,兩側洞穴巖壁連同腳下土地,都搖晃不休,站立不穩。

        那冰鏡受了一記雷霆,中央破開一個坑洞,內中并不光滑,坑坑洼洼,傷痕交錯,讓這冰鏡變得十分猙獰,觸目驚心。

        然而冰鏡依然未破,站立在冰鏡之后的陸瑜霜和玉靈,仍然無事。

        “糟了……”

        清原見狀,心中一凜。

        他道行不如陸瑜霜,斗起來只得占據主動,以不斷猛攻,火焰雷霆,逼得她一味防守,而難以反擊。如此,卻也只得是暫時斗個平分秋色。

        如今冰鏡遮擋在前,清原已經失了先機,而若是被陸瑜霜占據了先機,便是后果難料了。

        他提起古蒼,往后奔走,心中頗是惋惜,風符只得一張,否則倒是可以逃得快些。

        ……

        冰鏡被雷霆打出了個大坑,但余下還有尺許之厚未損。

        陸瑜霜伸手按在冰鏡上面,便見冰鏡不斷融化,剎那之間化作水流,滲入地下。

        “師姐?”玉靈眨著眼睛,帶著驚訝的笑意,道:“要追嗎?”

        “既然如此有緣,就跟上去罷。”陸瑜霜說道:“照你娘親的說法,神雷應該也在里邊的……”

        ……

        清原領著古蒼往內中而去。

        按說這里的山洞,應是四通八達,地下有暗河,地水流轉。

        只要往內逃去,繞開山道,應該不會輕易相遇。

        然而,兩人還未走多遠,前方便遇上了阻礙。

        那是一方巨石,方圓約有一丈許,阻住了前路。

        若在平時,清原倒是可以換個方法過去,但此刻已經來不及了,他不再猶豫,鐵棒一指,雷霆呼嘯而去。

        轟然炸響!

        巨石崩碎!

        兩人正待要繼續前行,腳下忽然卻晃了一晃,然后前方山道處,一陣巨響,上方竟是塌陷了下來,阻隔住了前路。

        轟隆隆聲響,此起彼伏,動蕩不堪。

        這一塌方,連綿里許,把前面一里多長的山道,都掩埋了下去。甚至連上方也開始迸出裂縫,然后隱約有什么東西要塌陷下來……

        “上面居然也是洞穴山道?”

        清原立時便明白,上層也如下層一般,洞穴通道四通八達,但上下分隔的巖層,卻還太薄弱了一些,經雷霆震蕩,居然塌陷了下來。

        他拉住古蒼,只得往回退去。

        也與此同時,上方轟然塌下,塵埃泥土覆蓋,甚至有一方巖壁砸落下來,近乎地動山搖,再定睛一看,那竟是一個厚達一丈許,長寬三四丈的巨大巖石。

        這才有劫后余生之感,而那邊,陸瑜霜和玉靈腳下不急不緩,悠然走來,看見這里的情景,二人均有驚訝之意。

        “運氣不好。”

        清原攤了攤手,隨后便即打出道術去。

        火焰熊熊,熱浪逼人。

        這里是山道之中,左右巖壁相距一丈許,在爭斗之中,便顯得十分狹窄。尤其是對清原來講,少了許多騰挪周旋的余地,只得正面迎敵,也是一種劣勢。

        兩人繼續爭斗,但清原知曉,不能斗得太久,否則難免后力不繼,并且浣花閣弟子勢必會有援手。

        古蒼在后怒吼一聲,從古仙袋中取出一柄長槍,也迎了上去。

        玉靈見狀,手中探出一只花兒,花苞一放一收,前端探出一截劍刃,又把古蒼攔住。

        “浣花閣真是緊追不舍……”清原一棒打落,他已經不敢輕用雷霆,只不過鐵棒上面,隨著真氣運轉,雷紋泛光,紅芒閃爍,附上了一層雷霆之力。

        陸瑜霜劍上附上冰霜,不懼雷霆之力,她聽見了清原的話,卻也無意解釋。

        只不過,兩人斗了一番,她未能取勝,心中不免有些幾分難言的想法,談不上爭勝之心,可也有了少許不服氣的味道。

        浣花閣真傳弟子,與人爭斗,素來是以較低的道行,勝過道行高于自身的人物。如今她道行高過這個年輕人,反而斗不過他,只占得一個平分秋色。

        隨著斗法良久,依然未分勝敗。

        陸瑜霜若是在生死斗法之中,勢必要以受傷為代價,反占先機。但她一來并無殺意,其次,同為三重天,道行還高過人家,竟也要以傷取勝,不免弱了浣花閣的名頭。

        清原也知曉這點,略感僥幸。

        但隨著陸瑜霜劍上抵擋,她腳下所踏之處,俱成冰霜。

        每走過一步,地上的腳印便能成冰霜之狀,并且還如水中漣漪一般,不斷往泛開,似乎要逐漸占據這山道之中,把這里盡數凝結冰霜。

        如若真是到了那一步,陸瑜霜便有如魚得水般的助益。

        “她竟在暗中布置,我必須尋得破解之法。”

        清原才這般想著,忽然間,陸瑜霜眼中閃過一絲訝色。

        此刻,正值清原一棒打去。

        但陸瑜霜竟是沒有抵御,一劍往前刺來,直指清原眉心。

        “糟糕,難道她要以傷換命而取勝?”

        清原還在這般想著,鐵棒末梢的紅光,已經觸及了陸瑜霜的肩頭。

        剎那之間,陸瑜霜身子一顫,臉色蒼白,肩處白衣破損,血肉焦灼。但她一劍刺來,依然未改,直指清原。

        此時危及性命,清原顧不得憂慮,手中已經按住了紅河白夜陰靈車。

        “先生!”

        古蒼也已見到先生處境堪憂,硬生生受了玉靈一劍,便將手中長槍,往陸瑜霜背后投擲了過去。

        “低頭!”

        陸瑜霜仿若不覺,忽然說了這么一聲。

        兩人正自爭斗,清原自是不會聽信對方所說,然而心中念頭未起,背后陡然生出寒意,立即低下頭來。

        一道冰寒的劍氣,從頭頂上擦了過去。

        清原就地一滾,便見那劍氣斬向自己身后,斬斷了一條泛著藍光的長蛇。

        而與此同時,那長槍投擲過來,卻從陸瑜霜背后穿過,自小腹探出一截。

        陸瑜霜輕哼一聲,眉頭輕蹙,忽然倒了下去。


  (http://www.ybnsfg.tw/book_30280/1406880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ybnsfg.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com
500万彩票网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