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門派掌門路 > 第五百零七章 掌門的安排

第五百零七章 掌門的安排

        “我乃金丹之后,楚秦內門弟子”

        “我乃黑河坊擂臺賽練氣第一人”

        “你們不能這么對我”

        展劍鋒數日苦等,終于有位齊云弟子將他從籠子里放了出來,馬上扯開嗓子狠吼,可惜沒嚷兩句,便被對方一指點在心口,痛徹骨髓。齜著牙被帶到個執法峰金丹面前,不知對方用的什么道法,他只記得自己于凈利落地把這輩子做過的壞事全給招了。

        “倒無甚劣跡……”

        沒想到那執法峰金丹對他評價還不錯,隨手一揮,“三鞭。”言簡意賅地做了判決,然后命傳下一個。

        正想質問為什么無甚劣跡還要被打,就被人倒拖出去,架起來從后‘啪啪啪,,照著后背實打實的抽了三記。痛得眼淚鼻涕齊流的展劍鋒還得自己個兒走出刑場,出去一看,齊休已板著臉在外面等著了,他身后,除了南宮嫣然和幾名同門,還有不知被抽了多少鞭子的柳風,背部稀爛,趴在張輕便竹榻上一動不動,看樣子是昏了過去,旁邊擺著兩口棺材,不知是誰的。

        “老祖”

        委屈地撲倒齊休腳邊跪下,“那人好沒道理,沒甚劣跡也要被打,你看。”又可憐巴巴地轉身給他看背上的傷。

        “怎么弄成這個樣子?”齊休何等樣人,見人性天賦,只需問幾句話,就把前因后果弄得清清楚楚,“逛黑市,買爐鼎,你還有理啦?”嘴上罵著,卻想到這事自己都于過,展劍鋒被女方嫌棄,起了買個女人的心思也情有可原。心一軟,便將其打回天引山,去法引那里自領教訓丨算是小懲大誡了。

        “我都沒買,再說買了也不會拿她做爐鼎的……”

        展劍鋒還有些不服,嘟囔著被同門扶走了,齊休又看向地上躺著的柳風,“教唆”對南宮嫣然命道:“等他傷養好,趕出去了事”

        南宮嫣然答應下來,又問:“那這兩個?”她看向那兩口棺材。

        “唉雖說他們為黑手于過活,但對我們白山修士來說其實不算什么大事,既然運氣不好,被執法峰嚴辦了,那就門里出點撫恤,送回各家罷。”齊休回道。

        碧湖崩塌之后,知道自家子弟出事了的天理門等勢力紛紛云集在碧湖周邊,群情洶涌,一副要借題揮,插手密藏的意思。而屠自如被荊山守帶走后,執法峰將黑手的事一公布,更使得這些級宗門來了精神,天理門和青蓮劍派本就看不慣黑風谷,聽說稷下城那個媯慶之一家三口也死在了里面,生不見人死不見尸,這些眼里不揉沙子的宗門可算是撈到了口實,滿世界地抓捕黑手,搗毀黑市,凡是他們能動手的地方,一個不漏將黑市全部清光。

        還好,齊云執法峰將齊云白山兩地的執法之權牢牢抓在手里,被捕的展劍鋒之流還能得到算是公正的判罰。除了倒霉的展劍鋒和柳風,楚秦盟還有兩名底層修士偷偷受雇于黑手,一個是望風的,一個幫其送貨,可憐正趕在刀口上,連命都沒保住。

        南宮嫣然領人去安排,齊休獨自踱著步子,來到不遠處的湖邊,看著碧綠的湖水中央,心中一抹哀傷閃過,這里便是碧湖,下面的秘境中,楚慎等人永遠的長眠在了那兒,還有楚莊媛……

        “唉”

        長長地嘆了口氣,他其實不想來這,太危險,可是6云子傳召,實在是不得不來。本想著帶楚無影安全點,可這次楚無影反常地沒一點消息傳回來,沒人知道他去了哪,只好將南宮嫣然帶著,這里現在由南宮家和姜家共同控制,估計她能派上點用場。

        可是來了之后,才現形勢大為詭異,南宮家和姜家聯手,守在碧湖密境的入口處,時時刻刻死盯著外面的天理門等勢力,防備他們鬧事硬闖,而這兩家之間又有些勢同水火的意思,誰也不肯放棄十余年后第九層開啟時的獨占之權。當然,姜煥背后是6云子,這便可能代表著齊云派,或者齊云派內的天地峰與南宮家對此地的爭奪。

        其中意味,大不尋常,在這離齊云近在咫尺的白山北部,還真有人敢不給齊云派面子?想到湖邊一溜排開的青蓮劍宗、天理門、稷下城、明陽山、南林寺等營地,這些勢力已不是探寶時的臨時起意,金丹為主,而都來了元嬰修士坐鎮,在各自門派里,還都是實權主事,地位不低的人物。又想到方才臨時刑場里的尸體和鞭笞聲,他知道,執法峰的這些動作,可能就有向對方示威、或是示好的意思。

        無論如何,齊云派并不能完全控制局勢了。

        這是他的判斷。

        在湖邊沉思半晌,終于等到6云子派人來請,跟著對方飛入齊云派的臨時營地,被引進大殿,6云子沒在,卻見里面已來了五人。除連水盟盟主水令儀、碧湖門主、姜云峰姜家家主姜煥、南宮家南宮夢外,只有一位身著齊云道派的中年金丹不認識。

        按指引找位子坐下,6云子沒到,大家便也互不交談,過不多時,靈木盟博木城主柴藝也到了,兩個人精互相投了個詢問的眼神,現對方也不知道被叫來有什么事。不過6云子沒將這個疑問拖延太久,很快急匆匆地趕來,板著臉,全無上次扮成姜煥時的戲謔和藹。

        “事不宜遲,就不羅嗦了。”

        他從進來到坐下,沒看齊休等白山諸人一眼,只對兩位齊云元嬰和那不認識的金丹修士打了個招呼,接著一刻不停,向南宮夢說道:“我已和南宮前輩議定,門里將全力支持你家對酆水流域的開辟戰爭。”

        “噢?”南宮夢疑惑地答了一聲。

        “然后,此地將納為門里的試煉之地,建一座【碧湖宮】,由姜煥暫為碧湖宮主事。”

        這就是個明顯的交換了,在座諸人沒有聽不出的,南宮夢自然反應過來,問道:“我家老祖答應了?”

        “答應了。”

        6云子拿手朝南宮夢和姜煥兩人比了比,“你姜家也跟著南宮家去罷,出出力,拿個開宗立派的資格回來。”

        “是。”姜煥點頭答應。

        三言兩語之間,便將于系到無數人和利益的大事決定,有整個齊云的全力支持,酆水流域壓倒小魔淵,成為下一次開辟戰爭的目標已無懸念。而碧湖密境成為齊云派的禁臠,圍在碧湖外的各家級宗門勢必失望而歸。元嬰姜家南下白山,到時候開宗立派……

        齊休和柴藝同時往水令儀那兒看去,她雙目低垂,正努力壓抑著自己的情緒,看雖看不出什么,但先前的鎮定輕松定然全無了。

        “上次是誰答應你家入我門中的?”6云子也看向水令儀,看樣子是要處理這個事了。

        “稟掌門,是萬天罡、高和同、裴雯三位前輩。”這三位答應的事沒做到,水令儀毫不猶豫地報上他們的名號。

        “私相授受,也是胡鬧。”6云子輕輕拍了下座位扶手,話鋒一轉,“不過你家回白山后,我也觀察了幾次,不因他們失信而生怨忿之心,仍心向正道,秉持仁和之心,甚好,甚好。這樣……”

        他手指齊休唯一不認得的那位金丹修士,“他藍家有一座山門,位于齊云北部,便轉于你家罷,遷移之事,你們商量著辦。”

        “這”

        水令儀往日心愿得嘗,如今卻并未有多少欣喜之態,反而猶豫復雜得很,目光閃爍,半天不答。

        “水師妹何必多想,這是好事,還不快道謝。”反倒是柴藝笑著勸道,連水北遷,五行盟分崩離析在即,也虧得他現在還笑得出來。

        “是,謝掌門。”水令儀跪下,恭恭敬敬給6云子磕了個頭,站起后又朝那位藍姓金丹福禮致意。

        那藍姓金丹自家山門沒了,也不見憂色,笑吟吟地點了點頭,說道:“北遷齊云,水掌門想必早有準備,只是我家原來山門狹小,更沒有修真城市這種家業,只怕委屈你們了。”

        “哪里哪里。”水令儀客氣了幾句,不再說話。

        6云子又對碧湖門主說道:“連水門北遷后,你有兩個選擇,一個便是隨姜煥到酆水流域參加開辟戰爭,戰后加入他新立的宗門,分封三代,在這連水盟舊地過安定日子。二嘛……”他隨手擲出一份地圖,上面光影流動,立體的山峰,潺潺的流水,惟妙惟肖、栩栩如生,手指一劃,在碧湖和連水城之間劃了道豎線,正好將連水盟舊地平分,“東邊歸你家,西邊歸姜家,日后各不相于,如何?”

        “這個……”碧湖門主一樣猶豫了,面露難色,“可否容我回去商量商量?”

        “我哪有空等你商量。”6云子看看殿中的香爐,“給你四分之一柱香的時間考慮。”

        碧湖門主大急,顧不得失態,望著懸浮在空中的地圖,抓緊時間計較厲害,眼珠子轉來轉去,最后目光落在連水城上,再也移不開,“我家弄出這許多事,若日后還受人蔭庇,也沒甚意思,我……我選第二個罷”他跪下咬牙道

        “好。”

        6云子點頭,又對姜煥說道:“那這碧湖宮,日后就是你家的山門所在,世世代代,為我齊云守護這處試煉之地

        “是。”姜煥頷應下。

        這么著,日后姜家將西起器符城,東以剛剛劃定的連水城碧湖宮之間為界,北邊自然是死亡沼澤,而南邊……

        6云子手指向器符城以南,靈木盟北部的一條河流,名為沔水,由東南邊離火盟領地流入,往西北,經楚秦之地流入死亡沼澤,“以這條河為界,靈木盟在南,姜家在北。”這隨手一指,便將原先器符盟舊地里,選擇向連水和靈木盟效忠的許多勢力領地劃給了姜家。

        這已不關水令儀事了,她自然不會再管那些小勢力的死活。

        “是。”柴藝沒表露出絲毫不滿,跪下服從,一臉的心甘情愿。

        齊休尋思著,上次關鍵時候6云子攪黃了連水門的北遷大計,這次趁白山和平時期搞定此事,極可能和柴藝早有默契。

        “你。”6云子又在沔水上劃了一道,看向齊休,“沔水兩岸,你楚秦門就管起來罷。”

        沒想到還有自己的好處,“謝掌門。”齊休跪下道謝時細細一想,這明明就是為了隔開未來的姜家勢力范圍和靈木盟的,自家的楚秦之地只是個正適合的工具罷了。不過白給的地盤不要白不要,再說不要估計也不行,往那地圖上打量了一下,狹長的沔水兩岸土地肥沃,估計能養活不少凡人,沒啥修真資源,但唯一的一座山門竟是三階的,還正正好為提出要展劍鋒入贅的衛家所有。

        “世間的事有時候就是這么巧。”他心中冷笑。

        前后半柱香功夫,6云子這位齊云掌門便將碧湖周邊的一切安排妥當,齊休離開時,他已經帶上南宮和姜家,開始強硬地要求碧湖周邊各家勢力限期離開。而對酆水流域的開辟戰爭,以及碧湖宮的建設,都緊鑼密鼓地進入了籌備階段。

        “讓我從頭捋一下。”

        齊休馬不停蹄,獨自飛往齊云楚家找楚神通他們商量下一步的應對,飛行途中,他仔仔細細地將事件的前后梗概考慮了一遍,“黑手殺人,疑點極多,失蹤的萬軒,‘逃生,的屠自如,死去卻主要是青蓮劍宗、天理門、稷下城等和和黑風谷本就不對付的勢力,巧合?故意?”

        “秘藏塌陷了三天,使得各家勢力有時間趕來,他們對碧湖秘境的覬覦,徹底使齊云派陷入被動,而導致如今6云子為了獨占碧湖宮,拿開辟戰爭來與南宮家妥協,巧合?故意?”

        “聯想到最后的得利者,在開辟戰爭選址之爭中大獲全勝的歸儒派,在碧湖宮和開辟戰爭中選擇開辟戰爭的南宮家,獨占碧湖宮舉族南下的姜煥,如愿北遷的連水門……”

        “還有找到了口實,團結了陣線,想在碧湖密境中分一杯羹,又打算聯手給黑風谷致命一擊的天理門、青蓮劍宗、稷下城等等這些看上去的‘受害者,……”

        誰有能力和意愿設這個局?

        答案或許不止一個。

        但齊休回頭又開始疑惑,化神之能,神鬼莫測,媯正,送妙清一串佛珠,多年后幫他在摘星城直取化神轉世,如此手段,會讓自己這些‘局外人,,僅憑推測,就能想到這次‘黑手,作亂真正的目的嗎?

        “又是誰有能力,讓人看到虛假的‘真相,,將得利者擺到火上烤,而隱瞞自己真正的目的?”

        這,他就想不清了。

  (http://www.ybnsfg.tw/book_2381/209776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ybnsfg.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com
500万彩票网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