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寧小閑御神錄 > 第2278章 殺了小的,出來老的

第2278章 殺了小的,出來老的

        應該說,他的祈禱還是得到了及時的回應,因為間不容之際,他渾身突然泛起了烏光。在深沉的夜色中,這光芒雖然淺淡得幾近于無,然而它的防護能力并不弱于四方天羅。

        那是來自啚末的信仰之力,通過血脈的紐帶傳輸到兒子身上,希望在千鈞一之際能保住獨子性命。

        然而就在此時,娜仁袖中突然竄出來一個細長的、蛇一樣的影子,毫無花俏地一頭撞在這層烏光上。后者連微顫一下的機會都沒有,就悄無聲息地碎了。

        失了防護,蝎尾鞭尖長驅直入,前進、后出,在啚炆后顱上盛開一朵血花,凄艷至極。

        這一下如此兇猛,連他的魂魄都一齊擊碎了。

        王儲殿下,卒。

        擊破了信仰之力護罩的黑影一觸即收,又潛回娜仁袖中。在陰素棠的尖叫聲中,娜仁回手一鞭打爆了白苛的腦袋,又望向她揚起鞭子。

        陰素棠渾身血液都涼了,因此并未注意到白苛裂作兩半的腦殼當中忽然有一縷黑煙冒出來,在雨夜的掩護下飛快飄進了娜仁的袖口里。

        她以為自己在劫難逃。可是娜仁手上一頓,抬頭一瞥,似是被某物驚動,居然放過了她,默不作聲地返身往黑爐堡的方向疾馳而去。

        她的度快極,幾乎一閃身就消失在黑暗之中。

        天地之間,似乎只有雨水連綿不絕。

        陰素棠站在原地簌簌抖,一時回不過神來。方才她還是沙度烈王儲捧在手心里的未婚妻,結果不知道哪里鉆出來這個瘋婆子,舉手投足間就將王儲殺了。前后不過數秒,這荒山野嶺之間只剩下她和幾個侍女,啚炆身邊則只剩下一個幕僚還活著,到現在張著嘴站在原地,顯然嚇得魂魄都險些沒了。

        就在這時,陰素棠眼前的空間突然扭曲,如受火焰炙烤。

        緊接著傳來一陣裂帛聲,空氣如同畫布一般突然從中撕裂,陰素棠從中窺見了另一片天空,那里群星閃爍。

        她雖然修為不高,但在父母耳濡目染之下,也知道這是極高的神術。

        有神人撕裂空間,直接趕到了這里來!

        她驚得轉身就逃,可是才跨出一步,眼前就憑空冒出一個巨大的身影。

        這人高達五丈(十六米),就算是小腿都比門板粗,出現得又很突兀,像是自來就生長在這里,只不過她自己一頭撞上來而已。

        遭遇連番變故,陰素棠早已叫不出聲,這時呆呆往后走了兩步,侍女趕緊搶到她擋著:“公主小心!”

        新出現這人一低頭,就望見了地上的啚炆尸,不由得怒吼出聲!

        他的聲音像極了負傷的野獸,堅硬如金石交鳴,直入云霄,至少也是數百里可聞。陰素棠站得離他太近,只覺得地面震顫、群山瑟瑟,似乎承受不起他的憤怒和悲傷。

        這的確就是她從嘯聲中聽出來的情緒,除此之外似乎還有懊悔、不甘、驚疑,種種難言。

        眼前那兩個侍女沒再吭出一聲就直直倒了下去,一動不動。

        這一聲怒吼太過霸道,直接將她們震得心脈斷碎、魂飛魄散,再也無人能救得。

        陰素棠也被震得臉色白,心頭一陣氣血翻涌,險些噴出血來。這些眾人平日里想見一面都要費盡千辛萬苦的大能,也不知道從哪里一個接一個冒出來。

        她雖受了內傷,卻沒有步上侍女后塵。倒不是她修為有多高,畢竟她只是十六歲的蠻人少女。究其原因,乃是對方怒吼聲剛剛響起的時候,她頭頂就浮起了一支小小的金劍影像。

        這只小劍看起來只有牙簽那么長,懸在半空中還會慢慢打圈,可是從它身上煥出來的金光卻令人感覺到溫暖祥和,它籠罩著陰素棠全身。

        毫無疑問,是這支小小的金劍護住了陰素棠,令她不至于被來人的暴怒震作齏粉。

        而后,沉重的聲音從頭頂響起,仿佛悶雷:“陰生崖的金敕劍!你是誰?又是誰殺了我兒!”

        這小姑娘頭上懸著的金劍,乃是摩詰天之王陰生崖的隨身法器。顯然這二者之間關系匪淺,但他雖處于暴怒之中,卻一眼看出來陰素棠并非殺害啚炆的殺手,理由也是簡單至極——

        她的修為太低,絕突破不了他加諸兒子身上的信仰之力的防護。

        在他仿若雷極的威勢之下,陰素棠雙腿都軟了。幸好她陪伴在父親身邊多年,陰生崖也是不世出的大能,總算她對于神境的威嚴有些抵抗力,這時就用勁兒掐著自己手心,才能勉強答道:“我,我是摩詰天三公主,陰素棠!啚炆是我未婚夫,原本下月就要成婚,結果被沙度烈的娜仁所殺,就在剛剛!”

        她不愧出身王室,雖然連遇變故,自身又是命懸一線,說起話來仍然口齒清晰,條理分明,兩句話交代完了重點。從對方的威嚴、談吐和話語,她如何聽不出來,眼前這人就是堂堂沙度烈之主,特木罕啚末!

        啚炆之死,那種椎心的痛苦終于將他從最深度的休眠中喚醒,跨越漫長的距離一步趕到了這里!

        可他終究慢了一步。

        娜仁?啚末很明顯一愣,搖頭道:“不可能!”娜仁對烏謬忠心耿耿,又怎么敢殺害特木罕的兒子,沙度烈的王儲!

        陰素棠微微冷笑:“怎么不可能,她逞兇不過癮,還想揮鞭子殺我呢,多虧您來了!不信您檢查啚炆的傷口,再不信,你何不問問這個人!”說罷,向著身后一指。

        僅存的那一名啚炆心腹已經向著啚末跪了下來,腦袋都磕到了地上。方才啚末雖然暴怒如狂,吼聲卻未將他震死,顯然是認得他的。

        陰素棠話音方落,這人就點頭如搗蒜:“確如公主所言,是娜仁所為!是屬下親眼所見!”

        啚末微一側,卻看愛子的尸。他只消神念一掃,就將啚炆渾身上下的傷口都驗了個仔細。

        傷口只有一處,致命傷也只有一處。

        顱骨由內而外的散性創傷,是由很奇特的武器造成的。

  (http://www.ybnsfg.tw/book_1209/2271557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ybnsfg.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com
500万彩票网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