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寧小閑御神錄 > 第1328章 糾結(求票)

第1328章 糾結(求票)

        可是別忘了,五老峰和五嘯峰的秘境被炸被劫,先失去了七成靈石,后來聯軍攻勢猛烈,硬拿人命去磨耗插翅難飛領域,幾乎將廣成宮內最后一顆紫色靈石也消耗殆盡。

        五仙靈陣既然能夠運行下去,撼天神君說得不錯,它的靈力,又是從哪里來!不,應該換個問法:

        陰九幽這廝,又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勾當。

        靳絲雨只覺得一陣寒意侵入了骨髓,那是自從修成了冰系天賦以來,再也沒有領略過的感覺。她舔了舔發干的嘴唇,竭力維持聲調:“他,他干了什么!”

        長天沉沉笑了幾聲,那笑聲中充滿了說不盡的嘲弄與惡意:“你心下都已經猜到,又何必問我!”

        緊接著他笑聲一收,靳絲雨就聽到這一貫以冷漠和無情著稱的神獸道:“第四個日出之前,你若再不出手,我們的協議就此中止。休怪我破開陣法之后,將廣成宮連根拔起、雞犬不留。”

        此句說完,白花蛇舌草即垂下了蛇頭,顯然對方已經收了神通,無意再與她對話。

        這是最后的通牒。

        靳絲雨慢慢坐了回去,良久都不曾動彈一下,纖細的身影仿佛化作了木雕。

        又不曉得過去了多久,外頭突然有極細微的腳步聲傳來。她何等修為,立刻就聽出來者的腳步紛亂而急躁,不由得皺了皺眉,喝斥道:“莽莽撞撞,成何體統!”

        來者是她的心腹。奔到她的房外就已經垂首不敢踏入,靳絲雨隔著珠簾,仍能看到她的面色青白。方才和撼天神君對話時的不祥預感再次浮了上來。她定了定神,沉聲道:“說!”

        “掌門下令,要退守上山的弟子分批分次到留仙殿前。”這心腹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才結結巴巴道,“要他們將靈力、將靈力盡數化入音泉!到現在已有,已有三百多名弟子被抽干了靈力。”

        修仙者在戰斗中自會損耗靈力,可是后面總有諸多手段恢復。然而這句話的重點。就在于“盡數”、“抽干”兩個字,修仙者的丹、嬰是靈力儲存之源,哪怕靈力消耗得快要山窮水盡了。只要根底仍在,總可以通過調息、服食丹藥等多種方法自行填補,把靈力慢慢調養回來。可是現在風聞伯下的命令,卻是要門下修士將元嬰內的最后一絲靈力也榨取出來。化入音泉作為護山大陣運行的能源。要知道聯軍派了近三千人進入五仙靈陣。陣法要衍生出種種變化來對付它們,本身也要消耗許多靈力。

        以廣成宮目前的處境,不從修士身上打主意,還能從哪里再擠出護山大陣所需的靈力?

        只是這樣一來,被抽盡了靈力的修士就傷及根本。這就好像河澤到了秋冬季,雖然水位一直下降,但只要有水覆蓋,澤中的魚兒仍能勉強生存。可要是連最后一點兒水都沒了。土壤干掉,那么河中生靈頓時迎來滅頂之災。就算日后還有水源注入,要想恢復原先生機勃勃的景象,還不知道要花去多少時間。

        退上隱仙峰的廣成宮門徒,大概還有五萬余人,五仙靈陣汲取靈力的速度畢竟遠遠比不上插翅難飛領域,因此在大陣不被擊破的前提下,堅持個幾十日還是沒有問題的。風聞伯的思路無錯,正是要以最微小的代價來打這場拖延戰。

        可是這般行事,也實令廣成宮門人膽寒。

        靳絲雨這心腹得了消息,急匆匆趕來稟告于她,原以為靳絲雨當場就會發作,哪知道冰仙子聽完之后,居然什么反應也沒有,連語氣都平淡得沒有半點變化:“其他人作何反應?”

        “指令剛剛傳下去就立刻引起了軒然大波,群情激憤,許多修士要前往隱仙峰頂面見掌門,皆被鎮壓下去。”修仙修到最后,為的還不是自己?被勒令獻出靈力根本,那是殺身奪命一般,有多少修仙者甘心為宗派做到這一步?況且此刻退守隱仙峰的弟子,已經為廣成宮奮戰了七個月有余,臨到末了還要遭逢這樣的待遇,誰不是氣怒難平?“奇怪的是各峰長老保持緘默,并且著力打壓冒頭的弟子,此刻宗內紛亂無狀,人心惶惶。”

        最要命的是,五仙靈陣阻隔了聯軍入侵隱仙峰的腳步,其實何嘗不是阻隔了廣成宮修士逃出去的通道?風聞伯這絕戶令一出,若非有五仙靈陣橫亙在所有人面前,恐怕許多修士都要背宗而逃了。

        靳絲雨想,包括各峰長老在內的廣成宮高層,當然不敢忤逆風聞伯的命令了,門徒自不知曉,如今廣成宮頭上已經換了一片天。

        她點了點頭,淡淡道:“退下吧。”

        心腹大急:“尊者,您……”怎好無動于衷?

        “退下!”這兩字當中帶出威煞,將門外之人震得心神恍惚,遂不敢多言,趕緊退下了。

        她離開之后,靳絲雨仍然呆坐當場,不知時間流逝。

        風聞伯的這道指令,蕭寄云不可能不知道,最終居然也首肯了,打的主意就是讓廣成宮多拖得一刻是一刻。可是她看得清清楚楚,蕭寄云的每一次努力,最后結果都將廣成宮向戰爭和混亂的深淵又推進一步。這可不是偶然,而是廣成宮倚靠了陰九幽的緣故。

        她腦中只回蕩著長天說出來的那四個字:與虎謀皮。

        她沒有經歷過中古之戰,但以她的身份和職責,也閱覽過記載了當年戰況的卷宗。當時有多少驚才絕艷之士,力圖將自己的仙宗拖出戰爭泥淖,最后卻以悲劇收場。這與廣成宮目前的境況何其相似?那樣苦苦掙扎,妄圖堅持到最后一刻的偏執,最終也沒能換得門派的延續。

        那一場曠世大戰,南贍部洲有十分之三的仙宗永遠消失在大陸上。

        然而有一個人得利了。戰爭拖得越久越慘烈、門派之間的仇怨越深刻,這個人獲得的好處就越多。

        不消說,這個家伙就是陰九幽。(未完待續。)

        ps:    全新一周開始了,向大家求月票和推薦票。月票每人每月只能往相同一本書投5票,但是推薦票是每日0點就更新的,由于《寧小閑》已經寫得很長,不像剛開始那樣可以頻頻得到網站的各種位置,因此也要懇請親們將每天的推薦票投給我,在推薦榜上爭一席之地,以便讓更多人看到《寧小閑》這本書,感謝大家!

  (http://www.ybnsfg.tw/book_1209/1215238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ybnsfg.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com
500万彩票网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