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寧小閑御神錄 > 第578章 靈茶的下落

第578章 靈茶的下落

        儲物戒雖是修仙者居家旅行、殺人越貨必備之物,不過許多仙宗的初級、中級弟子分到的儲物戒都只有幾十斤的容量,通常修仙者手里有個幾百斤容量的戒指就不錯了,能達到數千斤就很了不起。這三枚儲物戒的容量,已經足以讓很多人眼饞不已。

        長天曾經告訴過寧小閑,要鑄造容量巨大的儲物容器,光有高超的煉器手法還不夠,還需要一種極稀有的金屬,這種金屬本世界并不出產,只能從掉落在地上的流星里面提煉出來。上古時期由于頻繁的戰爭,煉器手法被開發到極致,這種貴重金屬也被搜刮一空,鑄成的儲物空間越來越大,終于出現了像神魔獄第五層保管的那種容量達到了驚人的五十萬多萬斤的“海納袋”。

        這種儲物袋是運送軍備物資所必備,否則在神魔戰場上,珍貴的軍用物資難道靠馱獸去拉去載?既不隱秘也不安全。若裝載個人物品,肯定用不了這么大的空間,然而若是運送軍隊所需的物資,那么神魔獄里的儲物袋,其實還遠遠不夠用!

        畢竟時間已經過去了漫長的三萬年。這幾枚戒指放在上古時期,當時的修仙者或許都不稀罕。然而儲物袋也是法器的一種,同樣熬不過時光的摧殘,除了海納袋能得到神魔獄的滋養而不損壞之外,人世間的巨型儲物容器多半損毀了,除了那些一活數萬年的巨妖手里或有留存,人類修士和普通的妖怪是休想碰到這樣的寶貝。

        她在拍品圖冊里看到,關注這幾枚戒指的人有三千多人,其中容量最大的那一枚,預估價被抬到了二十二萬靈石,那么預計將它們全部拿下,要花費的靈石數量大概是五十萬枚之內。關注的人多,價格卻不高,這是因為每次出價都只疊起了一點點。

        說到底,眼饞這三件容器的不是修仙者個體,而是仙派或妖宗,乃至實力強大的商會。那么問題又來了,相對于大型宗派來說,這幾枚戒指無論從數量還是容量來說又太小。比如隱流的靈茶園,每年都會往南贍部洲輸送大約十五萬斤靈茶,其線路也分為十余條,就算寧小閑入手這三枚戒指,也不過就是節省了三條線路上的人力運力,從整個運輸格局來說并無改變。

        能坐在白玉京里的客人,哪一個不是人精?所以,這三枚戒指正是關注的人多,看熱鬧的人多,真正愿意出大價錢買的客人卻是少之又少。

        剛上臺的這位拍賣師,大概心里也將這情況分析得十分透徹了,只求將它賣出個實價來,所以開口介紹的語氣就十分平緩,不像前一任那般慷慨激昂。

        寧小閑和吳管事卻笑了。他們等了一整天,好不容易等到了這三枚戒指上場呢。

        白玉京的規矩之一:四個時辰內就要上拍的寶物,必須鎖在大殿內直至進入發賣場,除非在長老議席過半數同意,否則誰也不可接近、觸碰拍品。

        這三件東西上場,他們便算是贏了一半,因為——

        失竊的靈茶,八成就藏在這三枚儲物戒之中。

        寧遠堂的靈茶失蹤,有諸多疑點,其中最重要也最顯眼的一條,即是茶葉幾乎是出了參藥行的后門之后,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要知道這不是幾十斤、幾千斤,而是足足十萬斤靈茶!茶葉輕質而巨量,能裝滿數十輛大車,卻連城防巡守都沒見到那運送靈茶的大車影子。

        能做到這一點,只有兩個可能:

        一,娟娘在藥參行附近買了個院子,就近裝卸。也就是說,車子從寧遠堂才駛出來沒多久,就開進了不遠處的宅院里,然后劫匪就布下疑陣,將寧小閑等人引到李宅去,然后他們留下一部分人,在新購的宅院里悠閑卸貨、儲藏起來。

        由于花在路上的時間很短,這個方法的確有可能避過城防守衛的耳目。不過此時中京內城的宅院,像李家這等中富之家一般也只有不到四百平米。這是由地價決定的,就好像水云現在居住的廈門島,房屋均價都快達到一平方米三萬了,在這買個一百平的房子所花的錢,都能在鄉下蓋起兩棟樓還有剩余。

        而一般的私宅可不作裝貨的設計,李家的后院還是經過了特別的改建,才能裝下天上居的部分貨物。所以娟娘或者戚長老就算在中京買了宅子,也要先經過特別改裝之后,才可能勉強塞得下這體積巨大的十萬斤靈茶,所以決計不可能藏在什么秘室或地下窖子里。

        寧遠堂這批貨是天上居半年前就訂下了的,若從時間上來看,半年時間的確足夠讓娟娘改裝宅院的,不過,為了坑寧小閑一把,她至于費這么大的勁兒么?

        即便如此,寧小閑還是派出了幾名精于遁匿之術的隱衛,在藥參行附近的宅院里逡巡穿梭,尋找可能的疑點,她自己則帶著剩下的人游山玩水,做足了姿態的同時也將暗中盯梢的人引開。

        但凡是被改建成貨棧的院子,必然和普通人家的庭園格局大相徑庭,倒是不難判斷出來。雖說這附近居住的修士不少,隱衛們藏匿行蹤的本事倒是很了得,這樣尋找了兩天都沒被發現。不過,藥參行方圓六里之內,都沒有異樣的宅院,所以這個可能性基本是很小了。

        第二種可能,是娟娘的手下使用了大容量的儲物容器,當靈茶運出門之后就將它們全部裝了進去,如此一來,無論是城防守衛也好,隨后追來的隱衛也好,都休想再尋到這幾十輛大車的影子了,真是方便快捷。

        最妙的是,無論是隱流還是天上居的其他人,都不會想到這三枚戒指里躺著價值數百萬靈石的茶葉。卞長老和吳管事這幾天也暗中追查過了,發現除了那一萬斤靈茶之外,戚長老和娟娘手中的倉庫根本沒有再裝進靈茶,可謂查無可查。

        等到天上居和寧小閑因為靈茶供給的事而爭得面紅耳赤的時候,戚長老只需要安排專人將這三枚戒指拍走,就能平白賺到了十萬斤靈茶!這筆賬怎么算都是劃算至極,因為通常情況下買入這三枚戒指的錢不會超過六十萬靈石,付六十萬賺六百萬,這真是占了天大的便宜。

        什么,你問戚長老為何能將這三枚拍品從白玉京里面取出來,交給娟娘去行竊?呵呵,那就要牽涉到一個使用率極高的詞匯了:以權謀私。吳管事背后的卞長老,都能從監管嚴密的監印司將娟娘的印鑒弄出來,戚長老從遠遠還未發賣的拍品里面暫時挪用三枚戒指,又有什么稀奇的?大組織向來都有大組織的煩惱,越是豪華的樓宇,潛藏的白蟻、螞蟻和蟑螂及各式小寄生蟲也就越多,這是自然界的生態,也是社會生態。

        近二十年來,天上居一共經手了三十二枚儲物戒,扣掉容量太小的,剩下的容量在三萬斤以上的儲物戒一共是二十六枚。卞長老去查過了賬本,這些戒指的下落都不指向戚長老。也就是說,戚長老本身擁有這樣大容量儲物戒的可能性,是極小極小的。

        不得不說,娟娘玩的這一手稱得上高明。換一個對頭,或許都想不到她用的是這種方式,可惜她遇上的是寧小閑。作為神魔獄的主人,作為手里常年握有海納袋的人,她在李宅外頭發現疑點時,第一時間盤算的,就是娟娘用上了大容量的儲物容器來運走靈茶的可能性,到底有多大。并且她還記得在白玉京的拍品預展上,的確看到了這三枚戒指,它們的容量合起來達到了十三萬斤,正好連茶帶車一起裝進去,毫不費力。

        這便是長天經常反復提起的,眼界上的差距了。許多時候,人們想要的豁然開朗,只需要電光石火間的一個念頭閃過。而人與人的差距就在于,你的腦子里,到底有沒有可能產生這樣的念頭。

        她和吳管事反復商議,都覺得娟娘利用這三枚戒指的可能性,至少占到了八成。這樣的機率,已經足夠他們放手一試,并且在嘗試的過程中,甚至都還能確定剩下的兩成機率。

        出價開始了。由于賣家堅持,所以這三枚戒指捆綁發賣,恕不零售,起拍價為十萬靈石。

        “十二萬靈石!”

        “十三萬五千靈石!”

        “十五萬!”

        “十五萬五千靈石!”

        果然如她事先預料的一般,起初出價的人還真不少,包廂外的黑石板閃個不停,拍賣師只覺得兩只眼睛都看不過來。但是每次疊加的金額都只有兩、三萬靈石,顯然大家都比較謹慎,也不愿在戒指上花費太多錢。畢竟,這只是輔助法器,遠不如寶甲、武器那般事關己身生死。

        當她慢慢啃完一枚鮮嫩多汁的桃子,戒指的價格正好抬到了五十萬靈石。

        她剛舔了舔纖細的指頭,立在一邊的小廝就趕緊地取來噴香雪白的帕子,讓她凈手。R1152

  (http://www.ybnsfg.tw/book_1209/108978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ybnsfg.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com
500万彩票网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