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最強狂兵 > 第1246章 意外的消息!

第1246章 意外的消息!

  看到蘇銳使出如此強勢的手段,赫斯基頓時不敢再輕舉妄動了。

  就蘇銳剛才那一下的腿功,絕對超出了赫斯基所認知的范疇!

  無論是速度,爆發力,還是精準度,都達到了一個非常恐怖的地步!

  赫斯基相信,如果蘇銳愿意的話,剛剛在短短的兩秒鐘之內,就能夠用他的無敵腿功廢掉手下的所有人!

  這樣的強人,讓他如何去抓捕?這和找死簡直沒什么兩樣!

  此時,赫斯基氣的簡直想要跳海自殺,為什么以前航行的時候,從來沒有遇到過這種情況,偏偏這次鸚鵡螺號如此的不得安寧?他已經徹底的焦頭爛額了。

  看著茵比那雪白脖頸上的傷痕,赫斯基知道,這件事情無論怎么辦,都會兩頭不討好。

  “你知道我是誰嗎?”茵比笑瞇瞇的問道。

  赫斯基料到對方要講這句話,眼皮再度狠狠的跳了跳,茵比也是使用別人船票上的船,他這個安保部長還沒完全的熟悉情況。

  “你知道凱蒂卡特集團嗎?”茵比微微一笑。

  赫斯基的心里咯噔一下,他當然知道凱蒂卡特,這是石油界的巨頭!錢多的像大海!

  “那你知道他是誰嗎?”茵比指了指蘇銳。

  赫斯基如實說道:“我不知道他是誰。”

  茵比嘲諷的笑了笑,然后指了指天上的太陽。

  在赫斯基的一頭霧水之中,茵比離開了。

  在走的時候,茵比還公開挽著蘇銳的手臂,絲毫不介意自己的某個部位和其緊緊的擠壓在一起。

  看著這一男一女的背影,赫斯基長長的嘆了一口氣,然后蹲下身子,開始撿拾起地上的手槍零件。

  他的右手腕還是很疼,雖然骨頭沒斷,但是至少得休養半個月才能復原,看看他的五個手下,也是同樣的結果。

  他們的臉上都有著駭然之色,如果蘇銳剛剛再多加一分力氣的話,那么他們的胳膊全都保不住!

  “頭兒,這樣的人我們可抓不了啊!”一名保鏢捂著胳膊,滿臉的苦澀:“這可是要命的活!”

  “何止是要命,我估計就算把我們全船的人手全部加在一起,都不是他的對手。”另外一人小心翼翼的說道:“頭兒,要不咱們把這案子先放一放?專心調查盜竊案?”

  赫斯基沉吟了一下,說道:“盜竊案和這個案子是密不可分的,說不定就能找到相關的聯系。”

  在說這句話的時候,赫斯基并不知道,他已經完完全全的偏離了方向。

  “先把尸體帶回去檢查,話說坎特羅斯在船上呆了那么久,這次終于能有她的用武之地了。”赫斯基說道。

  聽到了坎特羅斯的名字,這幾個保鏢竟然齊齊的打了個寒顫。

  赫斯基說完,又看了看天上的太陽,他到現在也沒有理解,茵比把蘇銳比作是太陽,到底意味著什么?難道是說他和太陽一樣閃耀?

  不管怎么說,這件事情都已經超出了他們的控制范圍。這么一個危險的年輕人留在船上,對于整條船的穩定絕對沒有任何的好處,必須盡快向大老板匯報此事!

  …………

  蘇銳和茵比回到房間,前者看了看在對方在自己手臂上壓變了形的山峰,皺了皺眉頭,說道:“茵比,你不是說你不是個隨便的人嗎?”

  茵比低頭看了看,無所謂的說道:“沒關系了,反正都被你看了好幾次了,再說了,誰讓我發育的那么好,就算不想碰也躲不開啊!”

  說著,她便松開了蘇銳的手,那種沉甸甸的壓力頓時消失了。

  蘇銳倒是沒有半點的不舍之意。

  茵比指了指自己身上的襯衫:“話說你這衣服送給我好了,穿著還挺合適的。”

  她走到窗戶前面,轉了一圈,充滿了別樣的誘惑。

  可是蘇銳卻嘲諷的笑了笑:“茵比,這件襯衫是白色的。”

  “是啊,我知道是白色的。”茵比并沒有弄明白蘇銳的真正意思。

  “白色的在太陽下面,會變成半透明的。”蘇銳伸出手,指了指對方的胸前。

  果然,某個位置已經是朦朧可見了。

  茵比無奈的用手擋住了胸前的風景:“又被你這混蛋飽了眼福了。”

  蘇銳似乎完全沒有半點欣賞風景的意思,他伸手指了指床:“坐下說話吧。”

  茵比一臉警惕的問道:“你想干什么?”

  蘇銳哭笑不得:“只是坐在床上而已,又不是上床。”

  “在我看來,這是一個意思。”茵比說著,還是坐在了床邊。

  蘇銳也靠著床頭,雙手枕在腦后,盡量讓自己的姿勢放松一些,望著茵比,說道:“為什么非要跑到頂層甲板上面去?”

  “我就是想去曬個日光浴。”茵比無辜的說道:“誰能想到你們在上面打的那么激烈?”

  “我就知道你會這么回答。”蘇銳沒好氣的說道:“以后不要再做這么危險的事情了。”

  “我要知道我會差點被掐死,我才不上去呢!我又不是傻子。”茵比說著,話鋒一轉,充滿試探意味的問道:“喂,你這是在關心我的安危?”

  “這艘船上還有很多未知的危險,你不要再到處亂跑了。”蘇銳拍了拍床,頗有些嚴肅的說道。

  茵比揉了揉脖子上的掐痕,不滿的說道:“關心人家你就直說,何必這樣呢?”

  蘇銳深深的看了茵比一眼,便換了件衣服,準備躺床上睡個午覺。現在,他已經主動往床上睡了。

  “又占我的床。”

  在茵比看來,睡午覺完全就是浪費時間,她沖了個澡,洗去了身上的血跡,便再度前往賭場了。

  蘇銳一覺睡到天黑,茵比還沒回來,望著光線有些昏暗的包房,蘇銳輕輕的搖了搖頭。

  “活口沒了,接下來該怎么辦?”

  高里奇死了,對蘇銳來說,損失是巨大的。第一,他的離間計起不了作用了,因為高里奇是唯一一個知道山本恭子與太陽神阿波羅交好的人。

  第二,蘇銳也無法從高里奇的口中得知到底是何方勢力與山本組達成合作的了,如果想知道的話,除非詢問山本恭子。

  但是蘇銳知道,就算自己問了,對方也不可能告訴他。要讓蘇銳對山本恭子上審問手段,恐怕他根本做不到。

  所以,這件事情就已經成了懸案了。

  蘇銳不想看到這種情況的出現,他必須要在最短的時間里面尋找到突破口,否則太陽神殿將一直處于未知的危險之中。

  到了餐廳,蘇銳隨便點了一份簡餐,便坐在窗邊開始細嚼慢咽起來。

  而這個時候,先前在泳池遇到的那位東方姑娘“小白”,正坐在他隔壁的桌子上,也是一個人。

  這次蘇銳沒有再征求對方的意見,而是直接坐了過去。

  小白見狀,抬起頭笑了笑,淡淡的說了一句:“你好。”

  隨后她便繼續低下頭,小口的吃著盤中的牛排。

  看著她熟練使用刀叉的模樣,蘇銳問道:“你在西方呆了很久了?”

  “我一直呆在你所謂的西方。”小白的刀叉停頓了一下,而后抬起頭來:“你對我很感興趣?”

  今天的小白穿著一身黑色的短款連衣裙,頭發挽在了一側,蘇銳發現,她那初看起來頗為普通的臉,竟顯得非常的柔和順眼。

  “你也可以理解為我對你感興趣,因為我的心里對你總是有種莫名的熟悉感。”蘇銳繼續之前的說辭。

  “如果你不準備換一套說辭的話,我想我們就沒有繼續交流的必要了。”小白微微一笑。

  蘇銳的表情有些尷尬:“我們能交個朋友嗎?”

  事實上他說的就是心里話,可是小白偏偏一點都不相信。

  “我們已經是朋友了,不是嗎?”小白給出來一個讓蘇銳極為驚訝的答案,而后極為優雅的抹了抹嘴:“我還有事,先回去了。”

  看著她的窈窕背影,蘇銳搖了搖頭:“直覺告訴我你很神秘,但是我又不知道你神秘在哪里。”

  就在小白離開之后,赫斯基坐在了對面。

  事實上,蘇銳早就已經注意到他了,這家伙猶猶豫豫的在一旁已經呆了很久了。

  蘇銳專心的吃著飯,頭都沒有抬。

  “蘇先生,這次我并不是來請您協助調查的。”赫斯基說道,這一次,他甚至用上了敬語。

  “那你是干什么的?”

  蘇銳毫不客氣的反問讓赫斯基有些尷尬,不過他還是說道:“我想讓您和我一起去一趟安保部。”

  聽了這話,蘇銳手中的叉子放了下來:“你這只是換了一種說法而已。”

  “不不不。”赫斯基連忙解釋:“真的不是您想的那樣子,對于這起案件,我們有了新發現。”

  “你們有新發現也不必告訴我,我對你們破案的結果并不感興趣。”蘇銳的眸間閃爍著精光。

  “請您一定要聽我說完。”赫斯基知道蘇銳的身份非同小可,也不敢怠慢了:“表面上看,這個高里奇是被您踢中了腦袋,引起了死亡。”

  “沒錯,這一點我承認。”蘇銳淡淡的說道:“你還想怎么樣?不會告訴我這高里奇并不是我殺的吧?說實話,我很期待看到這個結果的。”

  “是的,您說的沒錯。”

  高里奇給出了一個讓蘇銳非常意外的答案:“根據我們的判斷,高里奇并不是您所殺。”

  (http://www.ybnsfg.tw/book_11905/3058598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ybnsfg.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com
500万彩票网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