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最強狂兵 > 第1560章 妙人老錢!

第1560章 妙人老錢!

  施主,你認錯人了。

  聽到這句話,正百感交集的王瑩武忽然笑了。

  他擦了擦眼睛,說道:“姜瑩,你在逃避什么?事情都已經大白于天下了,師父親手打死了姜懷雄,我是清白的了。所以,你也不用再躲避了,你和姜懷雄的那一樁婚事也徹底的結束了!”

  姜瑩把這一切都聽在耳中,整個人已經有些泣不成聲了!

  其余的尼姑見狀,對王瑩武示意了一下,然后便繞著離開了。

  “跟我回去吧。”王瑩武不管不顧的牽住了姜瑩的手!

  “施主,請注意你的言行,貧尼……”姜瑩想要甩開王瑩武,卻沒想到平日里看似木訥的后者直接抱住了她!

  “夠了,別說什么貧尼!你是姜瑩,你是姜瑩!十年了,我這十年間,無時無刻不在想你!”王瑩武那有力的胸膛讓姜瑩感受到了無邊的安全感,他在她的耳邊說道:“跟我走,我娶你!”

  我娶你!

  這一句話瞬間便狠狠的擊中了姜瑩的心臟!

  此時此刻,她甚至開始覺得自己的呼吸都十分不暢了!身體都緊跟著狠狠一顫!

  “我……我已經出家了……”姜瑩淚流滿面。

  事實上,在來到這里之前,王瑩武并沒有想到自己會說出“我娶你”這三個極具男友力的詞來,可是,當他看到姜瑩的時候,心中那已經壓抑了足足十年的感情便控制不住的噴發了出來!

  這是他的女人,這是他的女人!這次回來了,他不允許自己再錯過!

  “跟我走!我現在就告訴師父,我要娶你!”王瑩武沖動的來了個強有力的公主抱,就這么把姜瑩抱在了懷中,朝外面沖出去!

  見過強行搶婚的,但是強行搶尼姑的倒還是第一次見,因此一路上,這兩人非常的吸引眼球。

  “放我下來,放我下來……”姜瑩不斷說道。

  由于實在是覺得沒臉見人,因此姜瑩干脆把頭埋在了王瑩武的胸前。

  “我以前錯過了你,我這次不會再錯過。”王瑩武在師姐的面前真的是前所未有的硬氣了一次:“姜瑩,我問你,你愿不愿意嫁給我?”

  聽著這強有力的問話,姜瑩簡直感覺到自己的心臟都快要跳出了嗓子眼!

  十年時間,不僅沒有給他們留下任何的陌生感,反而讓之前那一層隔閡徹底的消除!

  在兩者之間的關系上面,王瑩武終于占據了主動權,不再是之前那個小師弟了!

  “我還沒有還俗呢……”姜瑩越說聲音越小。

  唉,真是信仰不堅定啊。

  “讓還俗見鬼去吧!”王瑩武大步流星的朝著卿羅山沖去!

  …………

  而此時,蘇銳和周顯威已經到達了那片安置房小區,在一樓,那個看起來絕非普通人的老太太仍舊在門口坐著,安詳的曬太陽。

  蘇銳和周顯威對視了一眼,均有種不太好的想法,他們走到了老太太的跟前,說道:“阿姨,這已經是秋分之后的第二天了,不知道錢大爺現在有沒有回來?”

  “你們坐在這里等一會兒吧。”老太太說道。

  于是,蘇銳便毫不猶豫的和周顯威一起坐下了,他們從早晨坐到了下午,連午飯都沒吃,仍舊沒有見到錢勝喜的身影。

  蘇銳的一顆心也漸漸的沉了下去。

  就在他準備告辭離開的時候,那個老太太忽然說道:“你們來找老錢所為何事啊?”

  “大媽,我們是想要找錢大爺幫個忙。”蘇銳誠懇的說道。

  他心想,老太太終于問到這個關鍵點了。

  “幫什么忙?”老太太說道。

  “我也沒想好要幫什么。”蘇銳實話實說。

  這對話聽起來有些奇怪,但是老太太卻明白了。

  “我知道你們是誰了,我聽老錢提起過。”

  老太太的話讓蘇銳微微有些詫異:“錢大爺跟您講過這些?”

  “是啊。”

  老太太上下打量了蘇銳幾眼:“你們跟我進來吧。”

  蘇銳點了點頭,不知道為什么,他隱隱的感覺到這房間里面也許有著非同一般的事情在等待著自己。

  然而,當蘇銳走進來的時候,便看到了那位躺在床上的老人。

  “錢大爺他……”蘇銳滿臉震驚。

  蘇銳已經意識到,這位長相樸實的老人一定就是錢勝喜,不過,這老人的氣息看似非常平穩,可實則卻微弱到了極點,似乎是風中的蠟燭,隨時可能熄滅!

  老太太沒有絲毫避諱的解釋道:“老錢每年這個時候都要睡上一次,一次至少要半個月。”

  連續睡半個月?

  聽到這句話,蘇銳的表情登時僵硬在了臉上。

  司徒遠空那個當師父的能夠不吃不喝很多天,這徒弟居然也一樣,這是在修煉什么功夫?

  不過蘇銳也知道,在這種狀態下,是不能強行干擾的,否則有可能會出大亂子。

  他已經下定了決心,明天再等一天,如果錢勝喜還不醒來的話,那么他就要馬不停蹄的奔赴下一個地點了!

  然而,就在蘇銳和周顯威準備告辭離開的時候,錢勝喜的呼吸速度忽然漸漸的提升了,那明顯的吸氣呼氣的聲音,開始在寂靜的房間里面傳播開來!

  望著此景,蘇銳登時面露喜色!

  這就是他所期待的!老錢應該是要醒了!

  只是,在睡覺前說自己能睡半個月,半個月之后說醒來就醒來,這種本領也太夸張了吧!

  蘇銳搞不明白這是怎么回事,反正他是絕對做不到這些的。

  他和周顯威眼睜睜地看著老人的呼吸逐漸恢復正常,此時已經是又過了一個小時。

  天色已經全部黑了下來,老太太打開了房間里面的燈。

  就在這個時候,錢勝喜緩緩睜開了眼睛。

  蘇銳和周顯威分明看到,兩團濃烈的精芒從老人的眼睛里面驟然釋放了出來!

  在他這個歲數,根本不應該擁有如此激烈的眼光!

  “老太婆,給我倒點水喝。”錢勝喜說道,隨后,他眼睛里面的精芒緩緩收斂。

  老太太連忙把水壺給拿了過來,蘇銳赫然看到,這就是那種一次性可以裝七八斤水的老式燒水壺!

  錢勝喜就這么把嘴巴對著壺嘴,一口氣喝個精光!

  然而,喝了那么多的水,他的肚子卻也只是微微隆起了一點點!這個場景已經遠遠超出了正常人的認知了!

  蘇銳卻隱隱的想到了這是為什么。

  這是能夠控制力量走遍全身的最經典的體現!

  錢勝喜甚至能夠細微的感知到,自己究竟哪里缺少水分,便調集力量去迅速讓水分滋補缺水的位置!

  這種情況初聽起來似乎有點駭人聽聞,但是如果能夠把司徒遠空那七個動作練成之后,便再也不是什么問題了!

  看著錢勝喜,蘇銳的眼睛里面綻放出了灼熱的光芒!

  看來,司徒遠空的大徒弟果然不簡單!

  喝完了水,錢勝喜才慢條斯理的問道:“你們來找我做什么?”

  他知道,如果是心懷歹意的人,老太太是絕對不會允許他們接近自己的。因此,錢勝喜并不介意在他們的面前展現自己的“喝水絕技”。

  “錢大爺,我們是請您老人家來幫忙的。”蘇銳說道。

  “幫什么忙?”錢勝喜說道:“我師父讓你們來的嗎?”

  蘇銳不置可否,只是掏出了那塊黑色令牌。

  看到了那塊令牌,錢勝喜甚至都沒有多問一句話,只是說道:“現在嗎?”

  簡直是干干脆脆!

  “一個月后,我要去東洋,我希望您能和我一起同前往。”蘇銳也直截了當的說道。

  “東洋,那個地方我可是去過不止一次。”錢勝喜說道:“有師父的這塊令牌,我便幫你這個忙。”

  聽了這話,蘇銳的眼睛里面露出了狂喜之色!

  這錢勝喜明顯是個實在人!簡直太實在了!

  因為蘇無限已經事先告訴了蘇銳,這塊令牌只能驅使三大弟子每人幫助他一次,蘇銳之前本來還打算從字面意思上做做文章,多占幾次便宜,但是沒想到,錢勝喜居然一開口就如此爽快,他的意思非常簡單,東洋之行所發生的所有事件,都在他的幫助范圍!

  蘇銳知道,錢勝喜完全可以和自己摳字眼,那樣的話,蘇銳也同樣無話可說,沒有道理可以講。

  然而,錢勝喜就是這么干干脆脆的答應了!

  蘇銳把自己彎成了九十度,深深的鞠了個躬!這是發自內心的!

  “前輩,請您放心好了,一般東洋的上忍和高武我都能對付,我會盡量不麻煩您的。”蘇銳實話實說。

  “你別喊我前輩了,聽著別扭,還是喊我錢大爺吧,老錢也行。”錢勝喜笑呵呵的說道。

  “那我還是叫您錢大爺吧。”蘇銳可不敢托大喊他“老錢”。

  他從床上起身,光著腳踩在地上,連拖鞋也不穿:“老太婆,快去炒兩個好菜,我今天晚上和兩個小伙子好好的喝一杯。”

  他在出師之后,當過工人,當過農民,從來也沒有停止過勞動,因此并不會擺任何宗師的架子,樸實到了骨子里。

  甚至,他們今天晚上喝的酒,都是老太太從街角的小賣部打來的散酒。

  看著裝在透明大可樂瓶的里的白酒,蘇銳笑了。

  一種前所未有的愉悅在他的心里面蔓延開來。

  蘇銳給錢勝喜倒上了一杯酒,由衷的說道:“沒想到您竟然是這樣的妙人。”

  ps:第三更送上!抱歉,修改的晚了些。這也是送給凡所有相大哥的第二更!

  (http://www.ybnsfg.tw/book_11905/2944351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ybnsfg.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com
500万彩票网北京单场